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六十章:恭喜陛下

第一千零六十章:恭喜陛下

        这张夫人,早已是不想活了,这日子是人过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好歹也是大家闺秀,却跟了这么个货,当初还以为进了寿宁侯府,皇亲国戚,就能一辈子锦衣玉食,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料到,成日跟着他吃糠咽菜,日子还不如普通人家过得富足,下西洋之后,男人都跑了,就留了一个妇人守活寡,生不如死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人回来了,他竟还要自尽,自尽也就罢了,还死性不改,连吃鼠药都吝啬至此,真不如死了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夫人气呼呼的道:“好好的日子,你还过不过了?你带回了这么多银两来,你就没想过让咱们家过几天好日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张鹤龄跪的笔直,想要争辩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张延龄美滋滋的取了一根趁手的大棒来,远远看到兄弟跪在那,便吓的撒腿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夫人姓王,理应是张王氏,这张王氏此时依旧用剪子戳着张鹤龄,瞪着他道:“你这没天良的东西,我做了什么孽,竟摊上你这么个倒霉,到底愿不愿安生过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过,好好过。”在强烈的求生欲之下,张鹤龄立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夫人的努色终于回缓了几分,道:“好好过日子,那就想着怎么齐家,别成日游手好闲了,你既然带回了银子,现下得多置地产,不要在家里碍眼,现在听人说,新城的宅子又要涨,你好歹是个侯爷,你兄弟还是个伯,两家人就住着三亩地上,憋屈不憋屈,你们不要脸,我还要脸,赶紧去把房买了,多买一些,总不会吃亏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……”张鹤龄似在犹豫,在张王氏的瞪视下,最终道:“噢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买房?

        你逗我吗?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那西山建业,格外的刺眼,看着就来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和张延龄被不客气的逐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,收益倒是不菲的,可除了给内帑的纳税,还有水手、水兵们的分红,到了他们兄弟手头上的,也不过五百万两银子而已,但这数目,其实不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看这高达三万多两银子的房价,张鹤龄和张延龄咋舌!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贵,不如去抢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兜兜转转,跑了新城又跑旧城,甚至还跑去了定兴县,能看的都看了,却是发现,这房价没一个能捡便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真将方继藩恨到骨子里了,此仇不报,不共戴天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,这房价一研究,竟还真的研究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近来不少的大师频繁涌现,一群大儒,偶尔也看国富论,只是……他们带着的,却是批判性的目光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看,居然也琢磨出了不少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出名的,自然是被人誉为国师之称的城东武先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先生此前,就是誉满天下的大儒,近来也讲授一些经济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没法子的事,现在经济二字,实在是太火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房价涨起来,物价也涨了起来,手中的银子日渐贬值,三年前一两银子能扯五尺绸子,而今却只能扯三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通货膨胀,还有物价的涨跌,一下子使所有人都对此上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投点银子出去,做点买卖,心里不安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西山钱庄的储蓄利率,房价的涨跌,各行各业作坊的利润率,现在几乎成了所有拥有存款的大富和小富人家的所关注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交易中心里,有专门的大宗货物看板,更有不少人随时去抄写那些货物交易的看板,来分析经济走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,以往的那些大儒,单讲四书五经,已经没有人愿意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潭死水的世界,有钱有闲的人可以静下心来去研究所谓的修身齐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这浮躁而喧哗的世界,每一个人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,都裹挟进这浩荡潮流中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有人算过,自己这万贯家财,倘若什么都不做,就存在床板底下,三五十年后,可能会一钱不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有人想要保住自己的家财,不得已之下,想去投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有的人,则为了挣取更多的银子,而开始将银子,想尽办法生出利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大师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每一次出场,都是人潮汹涌,无数人捧场,比之戏台子还要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张家兄弟坐在下头,听到无数的欢呼声,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大明脱离了太久,两兄弟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多的新鲜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随着一阵欢呼,一个儒衫纶巾之人,背着手,徐徐踱步登台,人们欢呼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大师深呼吸,人们自觉的开始安静,所有人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大师道:“天道亏盈而益谦,地到变盈而流谦,鬼道害盈而福谦,人道好盈而恶谦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意思?”张鹤龄愣了愣,转头低声朝张延龄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延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很显然,他也没适应这种节奏呀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大师又道:“因而,经济之道便在此理也。当下之时,地价高不可攀,何也,在于有人操弄也,操弄者为何?老夫不愿提此子姓名,多说无益,只是,月有阴晴圆缺,月满则亏,水满则溢。此天道也……而今,老夫折算过新城的人口,以及当下的地价,所得出的结论,实在可怕,在座诸位,可有人在新城有房产和地产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纷纷伸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赶紧卖,再不卖,便要一泻千里,一钱不值了……而今动荡在即啊,诸位可曾想过,这新城征募了多少民夫,现在,新城的房价已是到顶,动荡就在眼前,想想看,无数的民夫,没了薪俸,西山的钱庄,大量的银贷失信,钱庄倒闭,万千人失去生计,就在眼前,现在谁手中有现银,方才是立身之本……老夫治学数十载,从不虚言……国富论之中,将经济奉若圭臬,却殊不知,千年以来,历朝历代,朝廷都是以德孝治天下,经济之道,终会下乘,这国富论,误人子弟多矣,而今,大祸将至,诸位,为何不早做准备,有备无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头的人一阵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开始拉起了唱腔:“驸马爷近前看端详,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,状告当朝驸马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气氛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齐声唱:“欺君王、藐皇商,悔婚男儿招东床,他杀妻灭子良心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武大师,则背手伫立。

        犹如世外高人,这书堂里,却已是声振屋瓦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和张延龄这回应该是听明白了,眼睛都放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很有道理啊,狗娘养的方继藩,他要大祸临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低声道:“不买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买了。”张延龄一脸顾忌的样子,朝兄长大吼:“嫂子会不会打死我们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冷哼一声道:“那头发长见识短的娘们,懂个什么。今儿听了这位大师的话,真是受益匪浅,三日不知肉味,我们且回去,只骗她说,已经买了,买了一百亩,弄个假的地契回去,还不是随便糊弄着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想,张延龄还是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众人欢呼过后,那武大师则又继续开讲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蹑手蹑脚的回到了奉天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持着拂尘,一面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,司礼监已经去西山,送过了诏书,那方继藩推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推辞了……”弘治皇帝愕然道:“当时,朕要敕封他国公时,他不是喜滋滋的说谢朕恩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拉下脸来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只好道:“奴婢觉得,当时陛下开了金口,他是怕陛下反悔,所以立即谢恩。可他都已经谢了恩了,且还是众目睽睽之下,陛下想要反口,也已经来不及了,因而陛下下了敕命,他假装推辞一下,则显得自己……自己……谦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很久,突然瞪了萧敬一眼:“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只好道:“是,奴婢是小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摇摇头,苦笑道:“再颁一封敕命去吧,告诉他,不可再推辞了。否则,便是欺君之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却有小宦官进来道:“内阁大学士刘健、李东阳、谢迁求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又是所谓何事呢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:“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三人进来,刘健率先兴冲冲的道:“恭喜陛下,贺喜陛下,陛下的诏书送去了倭国、琉球、朝鲜国以及乌斯藏、暹罗等诸藩属,欣闻陛下诏书,纷纷有了回函,愿派遣勋贵子弟,尤以其嫡长子入京学习,不敢怠慢,其中倭国的人员,据闻已经启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听罢,倒是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是平倭之后,各国震动,此时各国方知大明的厉害,因而,再不敢虚与委婉,于是,恭顺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可是大规模的入朝,非寻常时候,些许使臣到访。倭国的勋贵,就有数千人,朝鲜国两班贵族,为数也是不少,除此之外,还有西洋诸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朝廷一纸诏书,立即得到如此回响,可见大明对于各藩国的实际控制力,已远超前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