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:万国来朝

第一千零六十二章:万国来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听罢,也只好深表遗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就是几十个人跟在后头追债吗?这有个啥?

        人只要做的事,无愧于心,还怕人追债?

        反正你是太子,他们又不能将你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方……”朱厚照显然心理素质不过硬,此刻愁眉苦脸“现在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笃定的道“现在有上中下三策,这下策,便是对他们不闻不问,置之不理,权当他们是空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摇摇头“中策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昂头“我有一个孙子,这孙子历来为人卑劣,不妨让他出面,打断他们的狗腿,就什么事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恨不得一把揪住方继藩的衣领子,眼里要冒火“这是本宫的老泰山啊,亏得你下的了手,你是不是也要把你泰山的腿给打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打了个寒颤“说实话,我不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策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“上策是最容易的,等房价一涨,万事就顺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朱厚照一脸痛苦“旧城那儿,想要改造,花费惊人,现在虽是不少地卖了出去,可实际上,营收暂时只是勉强做到了平衡而已,真要盈利,怕是数年之后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旧城改造,花费巨大,大量的旧宅,要夷为平地,道路需要修建,无数的公用设施需要修筑。

        用现代的标准来看,京师的旧城,简直是没办法住人的,地是拿到了,真想盈利,至少头几年,暂时是别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新城的宅邸一旦不稳,尤其是朱厚照五环外的宅子,销量开始暴跌,他前期可是投入了大量修筑道路、戏堂、学堂,挖掘了水井,铺设了水管,暖气管道,还有大量的景观,这些……可都是钱哪。

        单单雇佣的人力,就有数万人,几万个家庭,吃喝拉撒,就指着朱厚照五环外的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好了,也不知外头谁造谣,现在竟是卖不出去了,债主们一闻风声,立即登门,个个可怜巴巴的样子哭穷,朱厚照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气定神闲的看着朱厚照“太子殿下,要对自己有信心嘛,每日都要时刻的对自己说,自己能行的,不要怕,殿下的地,一定有人买的,咱们大明,国运昌隆的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听来的都是废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却是乐不可支的样子,手里拿着一份刚刚抄录来的消息,又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各藩国对于朝廷的回函,消息很明确,大家对于大明皇帝的倡议,欢呼雀跃,东洋、西洋诸国,那些贵家子,都已经开始动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事儿!

        次日,便有旨意又来,还是敕封的敕书,方继藩拒绝了一次,倒是担心,陛下收回成命,不敢再玩了,乖乖的接了旨意,穿了钦赐的斗牛服,顿时觉得自己威风八面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便是做酒,十几日的流水席下来,西山这儿,高朋满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门二公,这是何等的荣耀。

        头顶着翅帽,腰间系着金腰带,大红的斗牛服,格外的醒目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方家的世交,方继藩的叔伯们,个个羡慕的围着方继藩,这个拉拉方继藩的衣袂,那个拍拍方继藩的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是感慨,张懋激动的道“老夫早就说了,继藩此子,打小就聪明伶俐,有担当,将来,一定能光耀门楣,果然,我说什么,就来了什么,老方家有德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“我当初也是这样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果然不太好,总觉得这些老东西们在骗自己,可看他们说的言之凿凿,竟也开始糊涂了,卧槽,是这样的吗?为啥他们都说的有鼻子有眼,煞有介事,和我的记忆不太吻合啊,到底是我真的得了脑疾,还是他们都老糊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事,毕竟不能深究,深究了,是要翻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哪怕再嚣张,在这些打小就拎着自己往空中抛的世交叔伯们面前,也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干笑,保持着眼中的清澈,笑容也需纯净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月余,倭国的船队……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千年轻人,带着行囊,乘坐着大船,在宁波水师五艘舰船的护卫之下,抵达了天津港,他们下了船,好奇的看着这个诗书中所描述的中央之国,在这里,一切都是新鲜的,而后,他们开始在鸿胪寺官员的带领之下,浩浩荡荡至京师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里,他们暂时被安排在了旧城的老鸿胪寺的旧舍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鸿胪寺第一次来了这么多客人,可毕竟,他们没有资格,享受真正使臣的单门独院,且又因为人多,也无法人人照顾周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朝廷的意思,这些倭国大名和贵族的嫡长子们,将一直在此学习生活,一直到他们的父亲们去世,方才准许回到自己的故里,去承袭其父的爵位,当然,他们得将自己的儿子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轻人们,在遭遇了大明的坚船利炮之后,似乎也清醒了,他们突然意识到,天朝上邦还是那个天朝上邦,当初,他们所倾慕的盛唐,而今,一句还是那个盛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大明皇帝旨意,不敢违抗,可与此同时,绝大都数人,却也是带着憧憬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,几乎是整个倭国的精华,他们年轻,有朝气,自幼,学习文武艺,精通汉语,读过诗书,他们和大明的士人,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他们踏足进这一片土地,坐上了鸿胪寺预备的马车,心里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父亲乃尾张国守护大名斯波氏治下的城主。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和七八个青年人,住在一个房里,而后,就没有管理他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弘治皇帝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单单倭国就数千人,朝鲜国,又是数千人,还有琉球百人,以及西洋诸国,还有乌斯藏,这是何其多的人数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廷若是统统供养,内帑只怕非要破产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他们勉强提供一处住处,至于如何学习,如何生活,这是他们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织田信定,就开始和无数的同伴,在次日兴冲冲的搭上了自旧城前往新城的蒸汽火车,他们在蒸汽火车上,哇哇大叫,看着窗外的景色,一一掠过,激动的心都要跳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会自己走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比牛车的运力,要高数百上千倍,听着这铁疙瘩的嘶吼,他们在车厢里,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们到了新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笔直的柏油马路,一栋栋簇新的住宅,隐藏在沿着道路的林木之中,这里一切都是干净的,除了远处,有一些大烟囱,呼呼的冒着白烟。

        街上的行人,行色匆匆,没有太多人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就是他们即将定居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同而来的同伴们,便各行其事,他们对这里完全陌生,很快,这里无数的新鲜事物,就让他们再也不怀念自己的故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未来,他们可能在这里住十年、二十年,甚至三十年,直到自己的父亲去世,而后让自己的儿子来接替自己,他们方才可以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……他们太需要适应这里的新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漫无目的的走着,这里比之尾张国的任何一座城池,都要宏伟和热闹一千一万倍,他好奇的打量着这里的每一处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脚步停了,身躯颤抖,而后,他目光凝视着一个方向,突然,眼泪竟下意识的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这里,自己只是一个外乡的异客,身份的落差,还有这繁华的第一都城,让他既是自卑,又附带着陌生,可在这里,他看到了一处新建的宅邸上头,挂了一个巨大的横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凝视着那横幅,上头的汉字,他再认得不过了,此时的倭国,书写的本就是汉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忙是将脸微微扬起七十五角,这是因为,自己的眼角,有亮晶晶的东西,似要滑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……竟有故乡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横幅上写着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!西山建业热烈欢迎远道而来的倭国朋友莅临,祝愿他们生活愉快,学业有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……突然在想,这异乡的温柔呵,只怕自己永远都会记住此时此刻,在自己最孤独和彷徨时,这区区几个大字,给予自己带来的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长途的跋涉和离乡背井的彷徨,以及对于新环境的期待,让他百感交集,眼泪扑簌而下,他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忙是用长衫擦拭自己的眼角,他才张开了自己通红的眼眸,鼻头还在抽搐,好在,他的目光开始笃定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新的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生之中,似乎多了一道曙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面走,脚步开始变得坚定,开始充斥了对未来的信心。于是,他抬头挺胸,再不介意其他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呵……这里真是繁华啊,数不清的人,数不清的宅邸,道路如镜面一般,车马如龙,远处,传来戏班子的欢呼,再往前一些,是一处学堂,学堂里,传来了孩子们的牙牙学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不就是数百年前遗留下来的中土书籍中的所描绘的长安?

        不愧为中土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