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:安居乐业

第一千零六十三章:安居乐业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在新城逛了一圈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了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轻人的同伴们,各自兴冲冲的相互讲述着自己的见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织田君,那蒸汽火车,真是大神才有此心智才能制造出来的精妙之物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的食物,实在太好吃了,他们的饼,都有几十种花样,嗝……嗝……”有人抚摸着自己的肚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最好的学堂,并非是国子监,而是西山书院,西山书院不但有蒙学班,又各学院,还有据说开设了一个汉学院。就是让我等进入学习的,汉学院的院长,乃是江臣君,此君乃鼎鼎大名方君的弟子,学识渊博,造诣极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我在这里,已经忘记了故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将来,我们的妻儿,也将要接来,鸿胪寺的住处,实是太小,难道到时我们的妻儿,也和人群居在这房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说……西山建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西山建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了这四个字,织田信定突然眼里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就是那传说中的西山建业?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心里一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西山建业,推出了一些庭院,三百亩,据说……里头的陈设华美,只有达官贵人们,才能住于此,住在那里,应有尽有……”说话的,乃是甲斐国的武田家家督之子,武田信绳。

        武田信绳扯了扯自己的衣衫:“我们的衣衫,都已馊了,这里洗浴,十分不便啊。而那里的庭院,居然会专门设置一个浴室,内设用瓷砖铺就的浴池,若此刻,能住在那样的华宅里,淋着汤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武田信绳此刻,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说过,西山建业,许多人都在说,他们说……只有新城的宅邸,才是豪门的象征,住在那里,就与上国的卿士们没有分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许多人动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住着,虽然不需钱财,可是……不能住一辈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皇帝的旨意,除非自己的父亲故去,他们才能回到倭国,接任其爵位,而自己的儿子,却需留在这里,接替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许多人……是有在北京长期定居的需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本就是贵族出身,自然不愿意和庶民们,待在这旧城里,这旧城的鸿胪寺,年久失修,且有数十人住一个院落,多有不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宅邸,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道:“三万五千两银子一亩,想来一亩,对于诸君而言,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万五千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更是觉得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……不愧是盛世如长安一般的都城啊,这样的价格,实是不菲,哪怕是作为尾张国城主之子的自己,亦是觉得,这是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……西山钱庄,会有专门的贷款,据说是针对我们这些友人的,叫做藩国友人长贷,付,只需五百两银子,就可购置住宅,很快,就可以入住,而剩余的贷款,按月归还,最长的年限,可还款一百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纳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百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武田信绳大吃一惊,这样算来,一月只需还款数十两,就可直接入住?

        倭国盛产金银。

        且似武田信绳和织田信定这些人,和大明寻常的勋贵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倭国的贵族,家族渊源,可以追溯数百上千年,就如织田信定,他们的家族,可以追溯至平安时代,此后,子孙俱为卿族,财富积累了数十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倭国贵族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,倭国生产金银,积累更是丰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能一次性,拿出数万两银子,极为吃力,可这些守护大名、城主之后们,要付个付,还个贷款,却是小儿科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算来,入住了新宅,就省下了未来租住的银钱……如此好的地段,如此优渥的条件……将来自己哪怕回国,还可将宅邸留给自己的儿子、自己的孙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专门针对我们的长贷款,只需用我们在国中的土地来抵押和爵位来抵押即可,那位西山钱庄的方君,据闻对于我们极为友善……而对于寻常的大明百姓,尤其是白丁,他们的贷款,不会过三十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贷款不过三十年,也是没法子的事,寻常百姓,谁也不能保证你死了之后,儿孙们乖乖给你还贷。可是贵族们却是可以的啊,他们的地位,本就有特权来保证,倭国的贵族,地位尤其的稳固,几乎不用担心,他们未来会有家道中落的可能。哪怕像织田信定这样的城主之后,那也是累世卿族,世袭罔替,供奉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身份,莫说是一百年,便是三百年,都敢放贷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,就是利息高的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……若是忽视这些细节,就足以让所有人都动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大笑:“哈哈,才五百两便可下定吗?那么,诸君,我要买三十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看去,却见是一个肥胖的青年,面带得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倭国之中,不乏领地里有矿的豪族,若是守护大名之后,出手就更加的阔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又追加了一句:“我不喜贷款,三十亩,全款结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心里忍不住悲凉,因为……自己的出身,并不算翘楚,不过区区城主之后而已,勉强,也只能买下一两亩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……只怕一旦下定,还需自己在尾张国的父亲,不断的打款而来,结清每月的贷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诸君,我听说,过几日,将会有西山建业的人,组织看房团,前去看房,不知诸君是否有意,不妨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可同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碌的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过几日的看房团的参观,他是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倭国人民,也需要买房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还会有朝鲜国的贵宾抵达,会有暹罗人,会有真腊人,会有乌斯藏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乌斯藏和琉球可会比较穷,当然,方继藩绝无嘲笑之心,他无意贬低任何远道而来的朋友,对于那些带有民族歧视的人,方继藩一向是鄙夷的,作为一个热爱和平的人,方继藩恨不得跑去大明门那里,刻上‘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’的字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贷款的利息,已有数十个明算的人在验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百年长贷款,想要收回成本,必须得加上未来的通货膨胀,这是一个复杂的工程,既要给贵宾们带来实惠,还要保证这长贷款,能收回合理的本金和利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们挥汗如雨的打着算盘,套用各种公式,聚精会神,方继藩觉得很安心,干事业,方继藩就喜欢这股子热情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盘,朱厚照认真的拿着一块玉石,用刻刀小心翼翼的雕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表示对于贵宾们的欢迎,看房团的团长,就是朱厚照。

        既是团长,那么自然而然,需要师出有名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就是这么个较真的人,他得有一个印才好,这才显出郑重,而不是那种街边摊贩似得野生团长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了一眼朱厚照,心里更加满足,这也是一个干大事业的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则在一旁,他已忙的脚不沾地了,此时提着笔墨,正在记录方继藩的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倭国的贵宾们,第一次来,对于咱们新城,还不太了解。”方继藩慢条斯理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的眼睛一亮:“意思是说……好糊弄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瞪他一眼:“狗一样的东西,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汗颜,忙是道:“小人该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而后道:“所以呢,先预备好车马,能征用多少征用多少,先让他们坐着车,在这新城里兜一圈,感受一下气氛。此后呢,新开的盘附近的戏院,学堂,也让他们先走一走,实地看一看,到了地方,再看样板房,样板房要收拾妥当,门前两个护卫,站的直一些,里头预备好人……万万不可出差错。当然……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紧不慢的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则忙是将这些一一记下,他可不敢有什么疏忽,不然太子殿下和方继藩会掐死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王金元抬头:“他们这些乡巴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厉声道:“胡说什么乡巴佬,你这狗东西,就是这样称呼尊客?你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二话不说,拍了自己一个耳光:“小人的意思是,他们这些尊客,要不要雇点人,制造一点火热的气氛,比如……让他们抢房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想了想:“这个,我不管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乐了:“明白,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狠狠将拳头一锤,狠狠的敲击着案牍:“咱们大明,这么多流民百姓,能不能有饭吃,能不能有工作,能不能养活妻儿老小,就看这一次了,总而言之,谁也别出错,出错了,我打死他去喂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打了个哆嗦,一溜烟,想跑,突然又想起什么:“少爷,那个姓武的狗东西,太过分了,到处造我们的谣,说我们的宅子卖不掉,还鼓动人卖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轻描淡写道:“别理他们,我懒得去打死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翘起大拇指,乐了:“少爷宅心仁厚,真是教小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