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:看房

第一千零六十五章:看房

        从前,同僚们面对王不仕,是没有底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王不仕总是能抛出一些他们不懂的话,教他们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经济之道,他们是真不懂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一群睁眼瞎,面对着王不仕,这王不仕随便开口说点什么,他们只觉得这家伙神秘莫测,哪怕是想要反驳他,也开不得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自打武大师四处传授他的经济之道,这经济之道,浅显易懂,将眼下房价下行,且各行各业俱都要深受其害的道理一条条的摆到了明处的时候,他们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这个说话不好听的王不仕,那说话很好听的武大师,显然更让人信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见他们无动于衷,心里不禁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忍不住,又是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遥想当年,自己和他们,岂不也是一样吗?

        正因如此,王不仕才诞生了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………是因为骨子里,那些圣贤书的作用吧,总觉得他们这些人,也并非是坏,都是生而为人,也都是读书人,寒窗苦读,而今金榜题名,位列清流,这样的人,又能坏到哪里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……只是和当初的自己……愚蠢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便没有再做声,低头……做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嚎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是因为,这大清早的,日头莫说是三竿,便是天都还未亮,自己正搂着自己的妻子睡得正香,朱秀荣在自己的怀里,小鸟依人,这等只有在万物静寂之时的和谐美好,却突然因为一股寒意,彻底的打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床榻边,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因为第六感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或者是,从前的方继藩,过于人渣,是为人间渣滓,社会败类,虽然新的方继藩已取代了从前那个人渣,早已凭着自己的善良,洗心革面,成为了大明满朝称颂、贤明在外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毕竟那个人渣,实在做了太多的孽,天知道他当年,留下了多少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以,方继藩练就了超强的第六感,眼观四路,耳听八方,为的……就是防范有走在街上,被人后脑勺拍砖,睡着被梁上之人,突然一刀结果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警觉的张眸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在那一缕透过了玻璃窗的晨曦之下,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下意识的嚎叫,方要大叫‘好汉饶命,我上有老父,下有妻儿,家穷……’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这个塌边的人毫不犹豫的用手捂住了方继藩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听一个熟悉的声音道:“老方,别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太……太子殿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,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,这家伙绝对是属贼的,好好的太子不做,你做梁上君子?

        一股澎湃的正义感,由方继藩的内心深处焕发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似是朱秀荣也醒了,似乎很有勇气,下意识的举起粉拳,朝朱厚照面门打去,一面道:“人来,有刺客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猝不及防,面门被妹子一拳打中鼻梁,顿时懵了,鼻头火辣辣的疼,于是大叫:“是我,是我,妹子莫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夫妻二人,此刻几乎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下意识的躲入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老方,还愣着做什么,也不看看今日是什么日子,今日是大吉之日啊,这么多的倭国贵宾,都要游览咱们新城,领略我们大好山河,看咱们的房子呢,我背了一宿的台词,天就亮了,就知道你又要睡懒觉,心里不放心,快起来,快起来,我们带人去看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掌了灯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妹子早已躲入了被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心里有点幽怨,突然好像失去了什么,便唧唧哼哼的道“有什么了不起,躲什么躲,本宫又不是没有看过,三岁时就看遍了,后腰有红痣,腿根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轱辘翻身,大义凛然道:“殿下,我们不要再纠缠儿女情长之事了,办大事要紧,我立即起来,咱们赶紧出发,想到贵宾们至今住在破旧的鸿胪寺,我便心里不自在,时间不等人,我们这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举着灯盏,一面道:“好好好,你快穿衣,难道你今日,总算说了人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不迭的穿衣,说起来,平时都是别人伺候着自己,而今,自己要穿衣,还真有些麻烦,稀里糊涂的勉强将衣物套了,来不及将衣带子系上,便搂着朱厚照的肩:“走走走,别耽误工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忍不住回头望:“妹子,打扰了啊,下次给你赔罪,别捂的这么严实,要透着气呀。走了啊,别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用手箍着朱厚照的脖子,故意使他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掰开,大叫道:“我和自己妹子说话,你箍着我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终是俏脸自被里钻出来,冷若寒霜:“我要告诉母后,告诉曾祖母,告诉父皇……告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立即耷拉着脑袋,再不敢多嘴了,麻溜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房,见天色还早,方继藩恨透了朱厚照,又恨门前的侍卫竟和侍者没有阻拦,瞪了他们一眼,他们却只一个个跪在地上,不敢做声,似乎是朱厚照进来时,对他们有过威胁,因而一个个战战兢兢,魂不附体,又怕得罪太子,又怕得罪方继藩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速速的让人取了一些水,很快的漱口,而后便和朱厚照出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此次看房,镇国府调用了上千两马车,所有的马车,有的来自镇国府,还有各个马车行,为了防止,到时交通瘫痪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朱厚照,特意提早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早,王金元就去鸿胪寺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数千倭国的贵宾们,便纷纷登上了专门包下的蒸汽火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个个精神饱满,对于这一日,甚为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无数的马车,摆成长蛇,直接上月台,两三个倭人,登上一辆车,直接将人拉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显示,对于贵宾们的欢迎。

        防止,有人与其产生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头,是数十个五城兵马司的人员,骑上了自行车,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自行车,要制起来,也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有了良好的道路,使自行车的广泛运用,有了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让人试制了数百辆,轮胎用的乃是橡胶,车轮因为蒸汽火车的制造,技艺已经达到,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麻烦的,就是链条。

        暂时,还不能大规模的生产,多为能工巧匠手工打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生产的不多,未来还需不断的改进,这些生产出来的试制品,便将其丢给了五城兵马司,让他们骑着这玩意,四周巡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九辆自行车,摆成了雁形,他们一面摇着车上的铃铛,一面骑行,声势看上去极是唬人,而后,是一辆辆马车,在晨曦之下,倭人们坐在这四轮马车里,密封的车厢以及橡胶制的车轮,再加上沥青的路面,几乎已经过滤掉了所有的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自车厢里的水晶玻璃,看着外头沿途一排排的树木,隐在树木中的宅邸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巍峨的皇城,清晰可见轮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巨大的钟塔楼,亦是抬头可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戏台、学堂、衙门、笔直的街道,通向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 道路……自是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    按时,会有人来进行清扫。

        车中的倭人们,和第一次来此时的心境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,他们更关注的是大明皇城的巍峨大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发掘的却是无数细小的细节。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坐在车中,听着同车的伙伴,不断的发出赞叹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他们的脑海里,都脑补出了这样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坐在舒适的车厢里,外头美好的景物在身边掠过,而后,抵达他们温暖舒适的宅邸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和自己故乡中的守护大名和城主的府邸,完全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故乡的宅邸再大,尊荣感,也及不上能住在此的万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………马车开始将他们拉向近郊,在慢慢的离开主城区,渐渐的,他们看到建筑开始稀疏起来,许多建筑,还只修了一半,甚至可以看到,光秃秃的,裸露在地面上的泥土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下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几乎已至三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看不到皇城和钟楼,只可看到,一两里外,城市的边缘,那无数的建筑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织田君,为什么是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开始发出了疑惑,大为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所有的美好想象,明明是来时的住宅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怎么……就拉来了这……似是鸟不生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孤零零的售楼处便矗立在那里,在这建筑背后,是一缕炫目的晨曦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激动的手舞足蹈,他跳上了专门的高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命人敲了铜锣,吸引了所有倭人们的注意力,而后,方继藩扯着嗓子大吼道:“太子殿下在此,殿下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纳尼?

        竟是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,皇帝之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满心的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太子殿下亲自出现在他们的面前,还是令无数有点儿心凉凉的倭人内心深处,有了一点暖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宾至如归,能受太子殿下这样高高在上的人亲自款待,想来,确实是一件令人振奋的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