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:大发横财

第一千零六十六章:大发横财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顿了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着,看着这乌压压的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早已预备好了的腹稿,一下子……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良久之后……朱厚照大手一挥“这宅子,无论如何都要买,不买,就是不爱大明!”

        下台。

        众倭人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鼓掌“说的好,殿下说的好啊,听殿下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来来,王金元,你这狗东西过来,带着大家进样板房里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倭人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似乎无法预料,大明的太子殿下,如此的简单直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点道理都不讲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众倭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太子殿下寡言,不正是……好吧,似乎洗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皱眉,忍不住上前去,道“这里似乎很荒芜,不知价格,多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三万五千两!”方继藩龇牙,而后朝远处的售楼处一指。

        众倭人纷纷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那售楼处,竟早已是人山人海,一大清早,居然就来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统统都是来买楼的,实话和你们说,前几日,这里的价格,是一万七千两,可如今,涨了,为何?此处附近且不说会有新的大戏院,会有一处商业步行街,还会有学堂、医院……这些,也就不赘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首付低廉,来……大家且先看一看,除此之外,西山建业,还将推出超值安保服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安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织田信定禁不住狐疑的看向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倭人对这里,是不甚满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一万七的房子,卖我们三万五,都说将来会如何如何,可看着这么一大片荒地……实在是……有点不放心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的套路有点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“诸位买了我们房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“那么自然,要借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又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“既然借贷,西山钱庄,怎可不保证自己的贷款,能够收回?诸位都是倭国的公卿,按理来说,要还贷款,是绝无问题的,可倘若,有一日,失了公卿之位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踟蹰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,幕府已经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譬如在当下,大内义兴就带兵进入了京都,控制住了幕府,自封自己为管领,挟幕府以令诸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随着幕府的衰弱,各个守护大名之间,矛盾也开始激化,颇有几分弱肉强食的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随着下克上的出现,礼崩乐坏,已经逐渐露出了苗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历史上,之织田信定的家族,作为尾张国守护之下的卿士,却夺取了尾张国的大权,此后,自封为守护,开始加入了倭国的混战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局面的出现,本质就在于,幕府已经失去了对各个守护大名的控制力,而守护大名们,对于自己领地之内,那些野心勃勃,且羽翼丰满的家臣们,也开始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任谁都明白,一场风暴即将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是大明提供了各家安保呢?

        想想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明寇,数十艘舰船,就可纵横倭国,倭国任何一处,都可以成为他们随时打击的目标,更何况,宁波水师,数百条舰船已经齐发,占据了周防国,将其作为水师的补给和防御基地,控制了倭国的海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固然未必能扶持哪一个守护大名,进入幕府。却完全可以,让任何敢于破坏游戏规则的大名,教他们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倭人的眼睛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道“我买,我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朝着声源看去,这正是尾张国的守护大名之子斯波仁业。

        论起来,织田信定乃是斯波氏的家臣。

        斯波氏在应仁之乱后实力大幅衰退,权力几乎被家臣织田一族所架空,斯波氏早已是惊恐不安,这织田家就是尾张国的曹操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……一旦得到了大明的保证,那么……这本应继续衰弱的斯波氏,至少在名义上,是绝不必担心,最终被织田家族篡夺大名之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于斯波氏而言,已经不再是买房这样的简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简直就是买房还附送了一张丹书铁券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放光,此时哪怕是砸锅卖铁,这宅邸,也要买了,得买一亩,不,十亩,买越多越好,只有欠着西山钱庄的银子越多,自己睡觉才能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如若不然,织田家族少不得要以下克上,直接篡夺了斯波氏的守护,欠的越多,越安全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“且不要急,先去看样板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看了。”不少倭人激动的道“我们现在就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有点懵,想不到……房子还有这么个卖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很是无语,这些人很讨厌啊,怎么跟i老板似得,这么粗俗,一点情调都没有,你们以为你们是大食来的土豪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只好道“要买的,快去售楼处排队,迟了也就没了,今日只放售五百亩,先到先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许多倭人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那斯波仁业,他如兔子一般,便朝售楼处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如他这般的倭人,哪里敢怠慢,也是一窝蜂一般,撒腿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全,对于许多人而言,可是花费再多的银子,也是买不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倭国即将大乱的节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售楼处那儿,早就有人排队排的水泄不通,一群商贾模样的人推挤,大叫“你们这些该死的倭人,不要乱挤,不知什么叫做先来后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售楼处的护卫,亦是提着鞭子,呼喝着“一个个来,不要激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剩余的倭人,也已没有任何兴趣,在此停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已是急红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尾张国斯波氏的家臣,这没有错,现在织田氏,在尾张国的权势,确实远远超过了斯波氏,可他哪里想到,买一个宅子,居然牵涉到了国内的权势之争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国用宅邸,绑架了安保,这对于现在如日中天的织田家族而言,是不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如此,这岂不是让织田家,永远都困死在了尾张国家臣的地位上。想要推翻那斯波氏,取代尾张国守护的地位,此时,不但要面对斯波氏,还需将大明水师,当做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固然这是一个噩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细细思来,更恐惧的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斯波氏本就占据了大义的名分,名义上,织田乃是他们的臣属,一旦他们再得到了大明水师的支持,若是借此机会,在尾张国剪除织田家族的影响,又当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斯波氏已立于不败之地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咬了咬牙,我也得买,能买多少是多少,至少……也要维持大明水师的中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在一旁,热情洋溢的道“来呀,来呀,都来看看样板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一窝蜂的倭人们,却什么心思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各自开始权衡着自家的财力,想着能买下多少的宅邸,又想着,这位方君的保证,是否有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看到了站在方君面前的大明太子殿下,此时,再没有人犹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百亩宅邸,不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头又有无数人排队,后头的倭人急红了眼睛,甚至……发生了好几场殴斗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短短一炷香功夫,这五百亩,就已销售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头的人,还不肯散去,纷纷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只好在无数的怒吼声中,不断的压着手“静一静,静一静,大家冷静,明日大家再来,今日已经售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人就是如此,一窝蜂的情况之下,人很难理智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其他人不走,大家都不肯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见那斯波氏手里拿着定金的单子,显然已是下单了,这几日就要补齐首付和定金,心里却是百爪挠心,眼看着买的人如此之多,就更不敢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倭人,居然不肯回家,宁愿挨着饿守在此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里天气有些冷,每一个人却都心事重重,天为被,地位床,将将睡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次日清早,终于挂出了牌子,今日挂牌销售一千亩,价格……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涨了一千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千两啊,对于许多人而言,只一日之间,增长了千两,这就意味着,一家老小数十年的开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这里……似乎就好似不值一钱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细细一算,一千两也不算什么,毕竟夹在首付里,不过是多二十几两银子罢了,每月的还贷,多一些和少一些,也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此前已经买了的,瞠目结舌的看着价格,又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纳尼……就因为早一日买了,平白挣了一千两银子?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,哪里有这么多好挣着银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哭喊着,疯了似得又继续开始推挤。

        织田信定只恨自己没带刀来,砍死挤在前头的倭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只是一炷香功夫,竟是销售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似乎察觉到有利可图,居然一次购置了二十多亩。

        西山建业是善解人意的,首付若是不够,还推出了首付贷,到时你去信回国,让家里捎来就是。这首付贷只短期贷款,利息却高的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似乎因为尝到了甜头,这些从来没见过这么个玩法的人,置身在这热情洋溢的气氛之中,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