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:极盛之势

第一千零六十八章:极盛之势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没有解释的机会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他身体比较孱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……是吃素喝粥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王氏虽也陪她粗茶淡饭,却可以隔三差五回娘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张鹤龄头破血流的从家中跑了出来,他眼睛发红,张延龄跑的比他还快:“哥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姓武的,这个狗东西丧尽天良,吃了咱们的腊肉,让他吐出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龇牙咧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等到了那武士卞的宅邸,却发现,这里早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,院墙早被人砸破了,乌压压的人冲了进去,武士卞生死未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有点发懵,吃*都没赶上的热乎的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捂着自己额上的伤口,感觉自己要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龇牙咧嘴道:“打死姓武的这狗东西,走,再去找姓方的算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嗷嗷叫着,喊打喊杀的人,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张鹤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一跺脚,大手一挥:“跟我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跟着他的,永远都只有他的兄弟张延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二人朝着西山,便是狂奔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镇国府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账目,宅邸一涨,消费能力特别的旺盛,那些此前卖房的人,统统将牌子撤了,那些观望之人,疯了似得开始和倭人们抢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的地段,方继藩自是不肯轻易卖的,这些地,要留给自己儿子卖啊,儿子卖不完,还有孙子,孙子卖不完……子子孙孙无穷尽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推出来的,乃是较差的地皮,价格暴涨,依旧是门庭若市。



        短短两三日,就卖了一千五百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市场依旧火热。



        依旧还有大量的倭人,到处在排队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现在不少的达官贵人,也开始坐不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涨下去,何时才有大宅子住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安定之后,大明本就陷入了一个极端,朱门一掷千金,贫者无立锥之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前些日子,新城不断的建设,兜售了不少的房产,可真正的豪族,还没有开始入场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想要糊弄这些人,可不是简单的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我大明,虽然国库没银子,可那些个豪强们,方继藩不是吹牛逼,他们积攒了一百多年的财富,兼并了无数的土地,垄断了无数的营生,他们……有钱!



        银子的贬值,宅邸的不断攀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本质,就是给这些人制造焦虑感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手里的财富,日渐的缩水,而宅邸却越来越值钱,换做是谁,也坐不住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已经开始有人入场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大量从海上发家致富的人,他们带回来了大量的财富,此时……似乎也开始动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,历来都是买涨不买跌,一旦跌了,便无人问津,而一旦开涨,就永远都不缺人来买宅子,有多少,他们都敢买,哪怕是子子孙孙欠下数不尽的贷,哪怕是砸锅卖铁,他们也甘之如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每日在新城的售楼处,都聚集了数千人,可放出来的房源,永远都是不够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这个……方继藩就傻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爱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是个一家国为己任之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里,永远装着的,乃是这一片乡土,还有这里的每一个百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……少爷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急匆匆的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很清闲,毕竟……卖方一炷香,休息二十三个时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寿宁侯和建昌伯来了,他们气势汹汹,很是可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听两位国舅来了,非但不忧,反而乐了:“呀,快快快,去迎接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外头听到了争吵声,只片刻功夫,便见寿宁侯和建昌伯冲了进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几个护卫也忙是冲进来,似乎也察觉到了来者不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一见到方继藩,便如饿虎扑羊一般冲上来:“姓方的,我和你拼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朝他微笑:“舅舅,你好呀,想一起发财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吗字还没出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的拼字也只说了半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已冲至方继藩面前,面目狰狞,满是怒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一下子,空气凝滞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后,张延龄口里大叫:“谁要听你鬼话,哥,咱们打死他。”说着,便已上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脸色一沉,目中掠过了杀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举起手,反手啪的一声,狠狠的便摔在了……张延龄的脸上!



        张延龄懵了,捂住了自己的腮帮子,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兄长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委屈,不是说打方继藩这狗一样的东西吗?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怒气冲冲的看着张延龄:“没有廉耻的狗东西,自己的后辈,说打就打,为长不尊,滚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勉强挤出笑容,朝着方继藩,笑了:“你好呀,继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气定神闲:“见过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才你说……发财?”张鹤龄双目发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狗东西,虽是猪狗不如,可论起怎么坑蒙拐骗,张鹤龄是服气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辛辛苦苦的出海去寻找金山银山,历经千辛万苦,说什么海上暴利,结果呢,人家躺在家里数银子,自己辛辛苦苦所得,还不够人家随便卖几百亩地的,噢,不,照这趋势下去,可能……一百亩地都买不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坐下,架着脚:“都是一家人,不说两家话,你们是秀荣的亲舅舅,就是我的亲舅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忙摆手:“不敢,不敢,能发财,我叫你舅舅也可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请方先生,指一条明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叹了口气:“很简单,你们忘了,当初你们发现了一个银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银矿,张鹤龄和张延龄,就觉得扎心一样的疼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那个姐夫,真是昏君哪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这就入宫,为两位国舅求情,这银矿的收益,怎么可少了两位国舅一份呢,这银矿就是聚宝盆,还怕没银子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呀。”张鹤龄眼睛发亮:“真的可以吗?陛下……他会肯?只怕……此事……不易啊,这不是虎口夺食,你是不知陛下有多吝……”方继藩便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不去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张鹤龄心里,倒是燃起了一丝希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不能如此啊,姐夫对这小子,信任有加,说不准,还真信了这小子的鬼话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要跪了:“去,去说说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先喝口茶,两位舅舅难得来……我还未尽地主之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了,不用了,赶紧,赶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偏巧在此时,却有宦官匆匆而来:“方都尉,陛下请方都尉,立即入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张家兄弟搓着手,他们眼睛红红的,要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张鹤龄下意识的觉得,这莫非又是方继藩的诡计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在这巨大的诱惑面前,哪怕前头真是坑,张鹤龄也毫不犹豫,捏着鼻子要往下头跳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奏报,除此之外,还有这无数觐见的满朝文武,他惊呆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转眼之间,房价暴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每日几千万两银子的销售额啊,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目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如此,所以不少大臣都跺了脚,纷纷前来禀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看奏报,顿时放宽了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银子……算是保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看着满朝一片哀鸿遍野的模样,方继藩……也是头大的很。



        礼部尚书张升不禁苦笑道:“问题的根子,在于这些倭人,陛下,原来方继藩请陛下下旨,让大量的藩国贵人入京,打得是这个算盘,可是陛下有没有想过,这些人不但哄抬了物价,他们入我中国,学我礼仪文化倒也罢了,倘若也学习我大明富国强兵之道,如此……岂不是养贼自重。西山书院,竟还专门开设学院,请他们去学习,他们在这京中,耳濡目染,将来迟早回国,将我大明的本领,都学了去……就说着倭国,隋唐时,他们不过是一群野人,自派出遣唐使之后,而今,其刀剑的工艺,岂不都是自我中国学去,此后,倭患肆虐,以至民不聊生,恳请陛下,驱逐这些倭人,不可使他们觊觎我大明神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张升拜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大臣,也纷纷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更多的只是一个借口,主要是这些倭人太狠了,那么偏的地方,三万多两银子,他们居然也眉头都不眨一下就买,这般的哄抬宅邸的价格……以后……还有朝鲜国,还有琉球、乌斯藏,还有西洋诸国,这日子……可怎么过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露声色,却道:“刘文善卿家何在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出班:“臣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向刘文善:“刘卿家对此,有什么看法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理论研究比较多,因为撰写国富论,几乎被弘治皇帝视为经济顾问,只是……这个现象,他观察的还不够,倒是有些答不上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恩师在就好了,恩师……既然这样做,一定有他的道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宦官道:“陛下,方都尉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想到这转手之间,翻云覆雨的女婿,眉毛一挑:“宣他进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入殿,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,觉得格外的亲切:“继藩,不必多礼,朕有事问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