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:削藩

第一千零六十九章:削藩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见弘治皇帝故意板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对于弘治皇帝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板着的脸背后,依旧有掩饰不住的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钱赚,当然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乐呵呵的道:“陛下有什么要问,儿臣自然知无不答,儿臣愚钝,不及陛下万一,陛下乃圣明之君,明察秋毫、洞若观火,世上的事,哪里有隐瞒的住陛下的,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摇头,心里说,这张嘴,到底像谁呢,这不像他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满殿群臣,有不少人是真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待陛下来问,便有人跳出来:“方都尉,敢问,大明邀了这么多的倭国人来,让他们在此学习,这倭人狼子野心,难道……就不担心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担心。”方继藩不等他继续问下去,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弘治皇帝皱眉,其实,他也有所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站在此的,都是大明的众臣,没一个人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说张升,让乃礼部尚书,难道他说的话,就没有道理?

        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回答的如此肯定,倒是让弘治皇帝起了兴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继藩,你细细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新学和西山各科的学问,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的,哪怕是太子殿下的蒸汽机车,其实……也没什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众臣疑惑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说别的,就说这蒸汽机车,对于这殿中的臣子们而言,等他们慢慢接受了之后,方才越发的明白,它的厉害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方继藩竟说,这没什么了不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这里头,任何一门学问,想要发展,使无数的想象,成为现实,根本的原因,其实就是银子。陛下啊,这银子,是世上最好的东西,国计民生,无一不是和银子有关,陛下的内帑,需要银子。国库需要银子。西山要建宅邸,也需银子。百姓们要衣食住行,也离不开银子。而要造蒸汽机车,所需的银子,就多了去了。从最初的研制,到此后的铁轨铺设,再到运营,这里头,是数千万两纹银。将来,要将无数的铁轨铺开,那么……又需要多少银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,这句话,说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皇帝的一言一行,都是会被记录,写入史册,或者,流传出去,成为天下人的谈资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弘治皇帝虽然心里认同,却是淡淡道:“朕看,银子固然要紧,可是德孝,方为根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臣心思复杂,纷纷颔首:“陛下说的是,方都尉将银子看得太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继藩,你继续说下去。”弘治皇帝老脸微红,鼓励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真是一语中的啊,当然还是德孝最是重要,不过,儿臣先说银子。富国强兵之道,其根本,就是钱粮,倭人们来此,哪怕学习了再多新学和西山的学问去,对于他们而言,也是无用。因为……他们哪怕懂得了蒸汽机车的原理,又如何造车呢?车造不出来,哪怕是懂,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儿臣请陛下召他们来京,其本质,就是釜底抽薪,彻底断绝他们的钱粮积累。陛下想想看,这些倭人非富即贵之人,纷纷来大明定居,居京师,不太易,可住房,乃是他们的长期需求,因而,就不得不买房,买了房,要住下,还有衣食行,他们在此学习,还需学费,他们在此条件优渥,可银子从哪里来的?归根到底,还是从他们的领地中来。他们从农民和商人手里征了税,或是从自己的矿山那儿,得到了收益,都会源源不断的送来京师,这些银子,养活了无数的匠人,同时,也会注入进蒸汽机车的继续研究中去,他们来的人越多,学习的越多,最终,反而离不开我大明了,因为……他们所学习的东西,在倭国毫无用武之地,只有在大明,才可以化为现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儿臣将此称之为虹吸效应,倭人的贵族,越是习惯了大明带来的便利,他们领地内的财富,就会源源不断的送来此,那么,他们哪里还有余力,效仿我大明富国强兵呢?这才是儿臣,恳请陛下召各国权贵子弟入京的原因,他们来的越多,花费越大,最终,他们的子子孙孙,只会将京师作为他们的故乡,而他们的领地,不过是他们维持优渥生活的工具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如此用心良苦,有人却污蔑儿臣这只是想要卖宅邸,陛下,儿臣比窦娥还冤枉哪,儿臣心心念念,都是为了我大明的千年大计,哪里有什么私心,他们这般的侮辱儿臣的清白,儿臣恳请陛下,让人将儿臣的心剖开,且看看,这颗心,到底是忠是奸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话,揭示了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学说,都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穿了,什么都需要银子,没有原始资本积累,你拿当下的国富论,丢去给周武王,周武王三年之内,就保证自己的脑袋,会被悬在王城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原始的资本积累,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,聚集在极少数人手里,这极少数人又如何操控这巨量的财富,当倭国这些大小诸侯们,将他们的收益和领地里的税收,统统送来京师,维持他们在京的奢侈生活之时,这只会不断的壮大大明,而使整个倭国,源源不断的失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哪怕是现在直接拍一张蒸汽机车的建造图纸给倭国人,他们拿头去建铁路,去不断的更新自己的生产工具?

        虹吸效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默默在人群之中的刘文善,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显然是一个经济的原理,国富论里没有提及,可现细细想来,竟真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恩师不愧是恩师,只三言两语,就将自己长久的一个疑惑,解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似乎也觉得有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各藩国的勋贵子弟,都来大明生活和学习,其本质,不就是掏空他们的钱粮,不断的滋养京师吗,三五十年之后,这些子子孙孙们都在此生活和学习的各国宾客,只怕,早将大明当做自己的故乡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他们学习到的,乃是新学,是大明的医学还是商学,这些东西,回到了他们的藩地,又能有多大的作用呢?哪怕有用,也是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眼前一亮:“这是削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陛下,这就是削藩,犹如推恩令一般!”方继藩连自己都没想到,自己一个虹吸效应,居然折腾出了一个推恩令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激动起来,他背着手,似乎方继藩的提醒,让他猛地,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而后,抬眸看了方继藩一眼,他的眼神,别有深意,可随即,他又变得平静起来:“继藩这是长治久安之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臣听到此处,似乎也不得不承认,方继藩的前景,不是没有道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陛下,儿臣,还有一事要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卿家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不愧是自己的女婿啊,看看他的办的事,多漂亮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事情是这样的,那黄金洲的巨大银矿,儿臣以为,陛下直接将它占了,甚是不妥。这……毕竟是寿宁侯和建昌伯所发现,他们为了发现这座巨大的银矿,劳苦功高,可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一冷:“朕不是赐了他们几百万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咳嗽:“陛下,儿臣认为,若只是赐几百万金,对于陛下而言,是巨大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好笑起来,朕难道把银矿交给两位小舅子,就没有损失了?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弘治皇帝对两个小舅子有什么仇隙,而是因为,在他看来,这两个混账,要这么多银子干什么,可朕不一样啊,朕有了这些银子,不知可以办多少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,一座银矿,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,这天下如此之大,地底之下,又蕴含了多少的宝藏呢。区区一个银矿,哪怕蕴含的银子再多,陛下乃是雄主,又何必在意呢。只是……陛下若是不立下规矩,让寿宁侯和建昌伯因此而获得巨利,将来,又有谁肯冒着艰难险阻,去为陛下寻觅宝藏,因此,儿臣以为,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陛下想要这银矿也好,可最重要的却是立下一个规矩,所有发现的宝藏,内库得几成,发现者能得几成,其他投入开采之人,又能获利几何,只有将这规矩建了起来,才可使人没有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若不然,世上再没有人为陛下寻找宝藏,哪怕是寻到了什么金脉和银脉,也绝不敢向陛下禀告了。儿臣这里,有一份这几日准备好的章程,恳请陛下过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程递到了御案上,弘治皇帝低头一看,上头写着:“天子与民约法三则。’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微皱眉,约法三章?

        这方继藩,有点胳膊肘往外拐的嫌疑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又似乎有一些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