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七十章:敬天法祖

第一千零七十章:敬天法祖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取了这天子与民约法三则,只略略一看。

        里头倒是通俗易懂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非是确立民财不得随意夺予,非罪不得诛灭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本是宽厚的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倒也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再之下,竟是要天子与百官至太庙,共同盟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一冷。

       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、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个小子,有些过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弘治皇帝也不至立即大发雷霆,而是淡淡道:“这东西,倒是稀罕,诸卿,朕有些乏了,卿等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了,还有,方卿家,暂时留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知方继藩的章程之中,到底什么内容,却见弘治皇帝脸色阴沉,心里却是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姓方的这狗东西,又想了什么主意,卖他的房?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………真是什么昧了良心的事,也做得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真如此吧,这样说来,岂不是这宅邸的价格,要涨到天上去了?

        所谓春暖鸭先知,方继藩这厮的鬼主意,实是太多了,完全没有任何的底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更让人心里打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回去之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各怀心事,各自行礼,而后告退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又侧目看了萧敬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朝弘治皇帝勾起嘴角,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严厉的道:“朕不是说过,朕乏了,你也退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心里委屈,开始没让自己退啊,就算是乏了,那也是奴婢伺候着陛下就寝才是,可他哪里敢解释,忙不迭的躬身告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随即,背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被这气氛吓坏了,忙拜下:“儿臣万死之罪,儿臣……是不是做错了什么,儿臣……诶呀,脑壳疼……请陛下速速召太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依旧背着手,他脸色格外的可怕,踱了几步,方才伫立不动,又似是沉吟良久,突然不客气的道:“方继藩,你可知道,你上的这章程,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倒是有点害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浪的太厉害,谁料,今日踢到了铁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忙道:“不……不知道,儿臣随口瞎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算是彻底服气了,奏请是他方继藩所奏,章程也是他方继藩所上,现在问起他来,他二话不说就认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还以为,方继藩会据理力争,谁知这小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稍稍好了一些,而后,他手指着金銮之上的匾额:“你抬头来,仔细看看着写着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抬头,又垂下:“敬天法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!”弘治皇帝面色更是冷峻:“正是敬天法祖,这一块匾额,自太祖高皇帝以降,便一直挂在奉天殿上,你可知道,这是何意?这才是约法三章,何为天子,天子者,敬祭上天与祖先,祈求上天、祖先的福泽庇佑,并效法祖先的懿德嘉行!若卿非方继藩,上这样的章程,朕几欲认为,你是怀有不轨之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吓出了一身的冷汗,忙道:“儿臣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怒气稍平,语气温和起来:“朕敬天法祖,善待百姓,天下安定,何须与大臣盟誓,不与民争,不滥杀无辜,怎么,在你的心里,认为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。”方继藩心里忐忑,咬了咬牙,道:“陛下乃圣君,爱民如赤子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你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不敢继续说下去了。”方继藩期期艾艾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抬头看着那敬天法祖的匾额:“继续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道:“只是……陛下以为,太子殿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太子殿下,性子比较鲁莽,咳咳……这不是儿臣说的,这是儿臣听萧敬那狗东西说的。儿臣亲耳听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弘治皇帝继续道:“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固然是宽厚,爱民如子,太子殿下,亦算是聪敏,宅心仁厚。可是性格鲁莽,若是一旦太子殿下……稍有什么疏漏,那么……岂不寒了天下人的心,儿臣此举,并非是想要限制宫中,只是希望,陛下能做表率,而使子孙效仿。立下约定,便为祖宗之法,太庙之中盟誓,子孙岂敢逾越雷池,如此,如寿宁侯、建昌伯这样的人,才会踊跃出海,为我大明开疆土,发掘宝藏,富国强民,陛下广开言路,所以儿臣敢在陛下面前,上次章程,可若是他日……儿臣斗胆要言,若是他日,陛下驾崩,儿臣……就不敢说这样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是性子……在弘治皇帝心里,都有缺陷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由叹了口气,而后,弘治皇帝道:“倘如此,滋生了地方豪强,以至政令无法实施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细则,还需拟定,如所发掘的宝藏,宫中得三成,国库取三成,发现者,亦得三成,再有一成,可发行出去,令商贾筹措资金,共同发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立下了规矩,臣民们才可放心,无后顾之忧,而只要有规矩在,内库和国库的收益,反而得到了更大的保障。至于其他的约法,也是如此,陛下,儿臣上此章程,绝无私念,这章程粗糙,只是儿臣拍脑袋想出来的,至于细则,可召人重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细则方继藩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之所以如此粗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因为方继藩是个极聪明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,越粗糙,越显得自己拍脑袋想出来的,绝没有其他深谋远虑,陛下答应,自己进一步,可以拟定细则,若是陛下生疑,退一步,就可说自己属于脑门一热,如此粗糙的约法,显然不可能被人认为是别有所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朕没有怀疑你的已死,只是……此事,一旦盟誓,便是向民昭告,与天下百姓,共同约法,可是……朕是天子,上承天命,克继的是祖宗的法统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民盟誓,那还是天子吗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他已算是极开明了,换做任何一个天子,方继藩敢玩这个,早就拉出去剁成了肉酱喂狗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痴痴的盯着敬天法祖四字,沉吟不语,他淡淡道:“此事,容朕再思量吧,继藩,朕知道,你极聪明,也是忠心耿耿,这章程,绝非歹意,定是为国筹谋,只是……此事,从长计议……不过………你说的对,寿宁侯和建昌伯,发现了银脉,劳苦功高,赐他们三成收益吧,免得,他们心里有怨言,你……不会是专程给寿宁候和建昌伯走说客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底气了,正气凛然道:“陛下,寿宁侯和建昌伯对儿臣颇有嫌隙,儿臣对他们的品德,历来鄙夷,儿臣……此乃仗义执言,就事论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方继藩一眼,温和的笑了;“这倒是实情,倒是朕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。你呀,太老实了,不该上的东西,也敢上,不该求的情,你偏要求。难怪,你的弟子欧阳志,也是如此老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就说到了欧阳志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提到了欧阳志之后,弘治皇帝眉头一皱,似乎有什么心事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点不明白,却是道:“欧阳志学的就是儿臣的忠厚,他能学到儿臣的一半,儿臣已是很欣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,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又觉得,欧阳志的忠厚,和方继藩的忠厚给他的味道不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上了金銮坐下:“你起来,坐下。今日听你削藩国之道,倒是令朕耳目一新,不错,这些藩国,若是只一味对他们恩赏,难免滋养了他们的实力,使他们日渐骄横,可若是对他们加之以刀斧,又是大动干戈,徒耗国力,此举甚妙,吸诸国养分,以滋大明,且细雨润物无声,实是妙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呵呵笑着:“其实……儿臣在想,天底下,这么多藩王,占据了无数的田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票……有点大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的宗室,到了如今,单单在册且有封爵的,就有数万之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宗室,有的是藩王,有的是郡王,有的是敕封的将军,每年朝廷不但要供养他们,他们还有数之不尽的庄田,他们才是真正的大户,要地有地,要粮有粮,有数之不尽的金银,奴仆成群,更不必说,还有本身宗室的特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祖高皇帝,对自己的子孙,一向是不错的,生怕后世的子孙挨饿,制定出了许多制度,来保证自己的儿孙们,能够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他的子孙们,滚雪球一般的壮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文皇帝靖难之后,虽然进行了一系列的削藩,可当时削藩的本质,只是削去藩王们大量的军权而已,各地宗室依旧得到了优渥的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说上一次造反的宁王,一个藩王,可以养着上万多人的卫队,可以资助数万的贼寇,还可以偷偷打造装备这些人的武器,可想而知,宁王富庶到了何等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哭唧唧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