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:让他们去死吧

第一千零七十六章:让他们去死吧

        售楼处已是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无数挂出来的地,此前人们还在疯抢,人们还奔走相告,以为……有了便宜可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慢慢的,却有些不对劲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这宅子……卖不完的?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挂出万亩。

        卖出三千亩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,剩余的七千亩挂了出来不说,竟又追加五千亩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日……那挂出来的招牌里,几乎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万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那汹涌的人潮,又跑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耷拉着脑袋,举着苍蝇拍,拍着几个销售的脑袋玩,销售们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前几日,大家都还在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掌柜,王掌柜,不好了,牙行里,挂出了许多二手宅邸,都在急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王金元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傻子都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些日子,宅邸的价格急剧攀升,这不但让不少没有买宅邸的,拼了命的挥舞着银子朝售楼处赶,那些想要出售的,也不敢出售了,捂在手里,就等着继续涨下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呢,还有为数不少,宅子已有了,可就想钱生钱的,看这宅邸的价格,一日一价,日益攀高,哪里还坐得住,因而……纷纷去西山钱庄里告贷,先拿原先的宅邸做抵押,取出现银,而后买第二套,之后……再四处筹措银子,买第三套、第四套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火热了一个多月,一群人像疯子一般,生生将这宅邸,折腾到了四万五千两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四万五千两,还特么的是淮南路的价,都出三环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西山建业疯了似得,挂出数万亩宅子,抢购的要多少有多少,大家突然发现这宅子买不完,越买越多,一下子,变得谨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宅邸没人买了,人都跑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突然觉得……自己的人生,没有了多少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怎么这些人,都跟猴一样聪明呢?”王金元将苍蝇拍子,狠狠的拍了一个销售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销售哎哟一声,舔着脸笑:“王掌柜打得好,这一拍下来,真如小人的再生父母一般,小人本是愚钝,爹娘生的不好,得王掌柜这一拍,竟突然觉得仿佛有一股神力,源源不断的涌入小人的神识,变聪明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销售将脑袋凑上来:“王掌柜打我罢,打我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王金元龇牙,嫌恶的看着这些没脸没皮的东西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在琢磨……少爷…到底是不是犯了脑疾呢?

        每隔一会儿工夫,就有人来,带来一个个可怕的消息:“王掌柜,吓死了,吓死了啊,牙行那里,挂出的宅邸又都了百亩,价格一个时辰,竟暴跌了一千多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掌柜,不妙了,又跌了,又跌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王掌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新城通州路的步步高升院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半夜的,房梁上挂着七尺白绫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头戴乌纱帽的官员,抬头看着悬在半空的白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他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眼里,写满了绝望,整个人,打了个冷颤之后,徐徐的步上了一个矮凳,双手握住了白绫,他突然发出了哀嚎:“方……继……藩……你这个狗都不如的东西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他将脑袋套进了白绫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双目无神的看着虚空,双腿颤抖着,终于鼓起了勇气,双腿一蹬,踢翻了矮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整个人便吊在了白绫上,双目暴出,双腿失去了支撑,或许在这一刻,突然又令他生出了本能的求生欲,他两腿开始挣扎起来,可越挣扎,那窒息感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有人撞开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一个妇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妇人发出了嚎叫:“来人,来人,快来人啊,老爷……老爷他上吊自尽,快救人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府中沸腾起来,许多人涌出来,冲入屋子,人们将老爷抢救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爷拼命的在咳嗽,那妇人则掏出了手绢,一面擦拭着泪水,一面哭叫:“老爷,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啊,天无绝人之路,不就是欠了大笔的银子,买了宅吗?这宅子,才跌两日啊,谁知明日会不会涨?老爷,你若死了,我们一家老小,怎么活啊。您也不想想,你欠了这么多的贷,欠了这么多啊,你一蹬腿,去了也便罢,一了百了,可我们怎么活,怎么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老爷,终于理通了气,第一句话就是瞪大眼珠:“活,活什么活,都死了吧,死了干净,还怎么活?借了十七万两,亲朋好友都借了遍,棺材本都拿出来了啊,西山钱庄那儿,又是十三万两,这是驴打滚的债,可就一天,一天哪,一天的时间里,就跌去了上万两,明日……还不知怎么样,再跌两日,首付就白付了,想要卖宅止损,补了这个窟窿,可卖得出去吗?卖的出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老爷说罢,便如孩子一般,滔滔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那狗东西,他不是人哪,他这是要把人往死路里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个多月来,行情大涨,多少人以为有利可图,在砸锅卖铁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都误以为,这宅邸,只会涨,不会跌的,再怎么不济,也不会亏,这多少官员、富贾,甚至是太监,都拼了命的筹措银子,往里头砸,那些倭人,还有半月前来京的朝鲜两班勋贵子弟们入了坑不说,还不知多少人前仆后继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完了,他方继藩,跳楼大甩卖,几万亩的地,直接甩出来,这……还有活路吗?有吗?

        一家人……无不垂泪,说到此处,纷纷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起了个大早。

        朝会的日子嘛,毕竟是兴王入京,陛下亲自召开朝会,显然,是看重兴王,想对天下人表示,自己对兴王的厚爱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兴王会去,还有……他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叫啥来着……噢,朱厚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真的……是一个孩子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兴冲冲的穿衣、洗漱,却见王金元,一大清早的就出现在了宅子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急的来回踱步,一见中门开了,少爷出来,便疯了似得上前:“少爷,少爷,稳不住了,稳不住了,这可怎么办,可怎么是好,昨日,只卖出了七十多亩,销量较往日,暴跌了数倍不止,少爷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绷着脸,一副淡然处之的样子:“噢,知道了,滚开,别拦我上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王金元一声哀嚎,跪下了,拽着方继藩的裙角:“少爷,这宅子,可怎么卖啊,这不是杀鸡取暖,没见过搬石头砸自己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阴沉着脸:“你以为我想?不是那些狗官,成日在那叽叽歪歪,天天在那之乎者也,不做正经事,好好的日子不过,个个以为事不关己,靠着一张嘴皮子,在那耍横。你以为本少爷想砸盘?本少爷这是在教这京里的那些个狗官们做人,让他们知道,什么叫做以天下为己任,事不关己?好啊,我少挣几千万两银子,有什么关系,为了正义,我视钱财如粪土。至于他们,让他们统统去死吧,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有点懵,卧槽……怎么听不懂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少爷……这是真的脑疾犯了,瞧他语无伦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张口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已登车,车门未关上,方继藩坐在沙发上,翘脚,目光变得深沉,嘴角勾起了微笑,慢条斯理的端起早有人泡好且搁在了车厢茶几里的茶水,呷了口茶,慢条斯理的道:“今日……再挂一万亩地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王金元的嘴,张的比鸡蛋大:“此前的地,已是滞销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挂,今天晚上就挂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已是将车门合上,懒得听他啰嗦。

        世界清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马车的神奇魔力,人在车中坐,管他外面的人去死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夫已是扬鞭,打马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……心里知道,少爷这德行的人,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脑海里,立即就浮现出自己被剥光之后,挂在了少爷房里的一幕画面,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他心里浮出一个可怕的念头,为何这画面里,自己是剥光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兵部尚书马文升,一脸焦虑的上了车,今日早朝,片刻都不能耽误,可他似乎昨天一宿没有睡好,显得忧心忡忡,上了车,也没有疲倦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……有人脚步匆匆的行至马车前,快步入车,他蹲着身,低声对马文升道:“老爷……牙行那里……今日挂出了招牌……歇业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不禁打了个哆嗦,面色更是惨然,他皱眉:“何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也卖不出去,无人问津……天知道……明日……会跌多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马文升点点头,勉强镇定:“知道了,你且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人忙是下车,小心翼翼的为马文升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眉头紧皱,靠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宿未睡的他,虽是眼袋乌青,可此刻,依旧没有丝毫的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……已是动了,朝着大明宫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幸不辱命,有点晚,主要是不好写,删删减减的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