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:削其藩

第一千零七十八章:削其藩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听的几乎要吐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情你们坑本王,本王还要谢谢你?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冷哼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道:“陛下,听听吧,听听这方继藩,说的是什么话……他这是要置宗室们于何地啊?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,看了方继藩一眼,似乎也觉得,方继藩说的很是不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刚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便听朱祐杬道:“请陛下和百官们来评评理,这方继藩,如此歪曲太祖高皇帝的祖法,这还是人吗?祖宗之法,情何以堪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又看了方继藩一眼,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想,此事,不能再闹下去了,且不说朝中势必要群情汹汹,便是宗室们听了这些话,还不知多么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动摇国本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冷冷道:“方卿家,你休要再说了,卿之所言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刚说到了实在是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殿中,马文升斗胆道:“实在是太有道理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正准备,动所有人,对方继藩大加挞伐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这方继藩人缘很不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还听说,群臣百官,对于召宗室的事,尽都在取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嘚瑟,就等着,几个早已通过气的大臣出口,领了头,狠狠的请求皇帝惩治方继藩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百官的支持,还有无数宗室在自己的身后,掐死一个方继藩,还不是如掐死一只蚂蚁一般的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一句:‘实在是太有道理了’,却让朱祐杬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话有道理?

        百官……出奇的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话被打断,显得有些恼怒,他忍不住看向马文升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乃是重臣,是自己的肱骨,弘治皇帝自是对他信赖有加,等知道这是马文升说的话,令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正色道:“陛下,陛下啊,太祖高皇帝的祖宗之法,其本质,就在于为子孙后代着想。可是……大多藩王和宗室,都遍布于苦寒之地,如齐国公所言,他们的日子……过的苦啊。大明就算再艰难,也万万不可让宗亲们过苦日子,如若不然,这是置皇家和朝廷于何地?老臣建议,召宗室们入京,而今,京师已开了新气象,尤其是新城,这新城是好地方,若是宗亲们在此长居,实是再好不过,这是国家之幸,是宗室之幸运。老臣赞成齐国公所言,齐国公掏心掏肺,殚精竭虑,为陛下分忧,为宗亲们解难,实是难得的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脑子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张大口,看着马文升,这老东西是谁,和方继藩一伙的吧,果然……蛇鼠一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更是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兵部尚书,管这闲事?

        “胡说,你们……这是蛇鼠一窝。”朱祐杬脸色苍白,不禁质问:“敢问高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正气凛然:“马文升,忝为兵部尚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脑子里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兵部……兵部尚书都和方继藩勾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拼命的寻觅着一个面孔,希望……此刻已经通过气的人为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几个人,却都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齐国公真是高论啊!”又有人站了出来,却是吏部员外郎张昌,张昌激动的哭了:“陛下和臣等在京里享清福,宗亲们却在穷乡僻壤之处,这实在有违太祖高皇帝的初衷,咱们早就该将宗亲们接来京里享清福了,到现在亡羊补牢,为时不晚。陛下应早做决断,京师上下百姓,若是得知宗亲们肯来京,定是倒履相迎,欢欣鼓舞,喜不自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有点想将自己的幕友打死,不是说好了,百官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张升竟也站了出来,此人乃是礼部尚书,他言之凿凿的道:“陛下应善待宗亲,万万不可使他们失落各地,若宗亲尚且不幸,那么,朝廷脸面荡然无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……朱祐杬认得……是礼部尚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万万想不到,这个人,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彻底的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大理寺卿正色道:“何况,宗亲们来京,陛下自可与其时刻相见,宗亲之情,本是人伦,岂可忽视,人们都说,陛下不近人情,疏远了宗亲,为防有人悠悠之口,陛下理当……召宗亲入京,随时对其嘘寒问暖,以全人伦之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奉天殿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心里骂着方继藩这狗东西,却一面纷纷为方继藩点赞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,他不是人,可是前些日子,房价暴涨,跳坑的人太多了,现在谁手上,没有几亩宅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宅子的,自然不希望其崩盘,而那些抱着拿宅子来挣钱的,更惨,他们买宅子的银子,可都是借贷的,一旦崩坏,最先死的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,市面上,这么多土地,怎么能消化?

        宅邸要稳住价格,唯一的办法,就是有一批更有力的人狂购,思来想去,也只有这群宗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数万宗亲,哪怕只是一个辅国将军,总要有几亩地住着吧。若是亲王,没有几十亩,好意思自称自己是亲王?还有郡王,郡马,还有辅国将军,甚至……宗室们来了,他们还有属官,这些属官,可都是王爷们的心腹,怎么能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……这些人有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数万这样的人,莫说是挂出来的十万亩地,哪怕再多,也买得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法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知道,这是祖宗之法,也知道,这样做,势必会引宗室的不安和恐慌,这可能重蹈当初建文皇帝削藩的覆辙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总得有点生路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还不能死,还得留着有用之身,为陛下效力,为万民谋福祉!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,争先恐后,纷纷拜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片刻功夫,就已跪倒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王不仕更是怒吼道:“陛下理应立即召宗室入京,凡有不从者,就是推拒陛下的好意,陛下掏了心窝子,对待宗亲,某些宗亲,却不肯来京,这是何故?莫非是想要效宁王谋反吗?陛下,乱臣贼子,人人得而诛之,他们不想来京师享清福,就是图谋不轨,朝廷善待宗亲,其竟有反心耶?此大奸大恶之徒……当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诛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眼睛红了,跟着一起高吼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张大眼睛,看着这一个个摇头晃脑,各种强词夺理的群臣,他哪里见过这么大的阵仗,谋反二字,居然都说出口了,他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面倒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方继藩一眼,却见方继藩气定神闲,这个年轻人……居然得到了这么多人的拥护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那诛字出口,朱祐杬更是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毕竟只是个养尊处优的藩王,没见过什么大世面,竟觉得自己双腿一软,啪嗒一下,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……朱祐杬出了嚎叫:“陛下……臣弟的忠心,天日可鉴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,都是弘治皇帝万万没有预料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群情激愤的大臣,弘治皇帝则看向刘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刘卿家说过,一旦召宗亲来京,百官势必反对,宗亲们的疑虑也会加深,这是下下之策,朝廷承担不起这个风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削藩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念头,电光火石一般,又重新的在自己的脑海中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多么有利的时机啊,文武百官,纷纷拥护,召了宗亲们来京,彻底让他们和卫队以及藩地脱离联系,宗亲们在京师,随时可以接受朝廷的监督,这一个个土皇帝们,自此之后,再不会出现宁王的先例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面色却是尽力的平和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无法想象,张家兄弟和方继藩,有如此巨大的号召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张家兄弟……显然不像什么办大事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定是方继藩办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方继藩一眼,面上的喜色,稍闪即逝,而后……弘治皇帝一副为难的样子,看向兴王朱祐杬:“诸臣的话,都有几分道理,不知兴王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球,又踢回了兴王朱祐杬的脚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的心,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官,代表了庙堂,也代表了整个士大夫阶层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掌握了舆论,甚至有权力,来诠释一切的祖宗之法,以及所有的法律条文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……他们都说了,召宗亲们来,是享清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肯来的,肯定是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……自己能说点啥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战战兢兢,匍匐在地,惊恐不安的道:“臣弟……臣弟……以为……陛下召臣等入京定居,想来……想来必有陛下的深谋远虑,臣弟乃陛下兄弟,若陛下决意如此,倘若如此,能有益于国家和宗亲,那么臣弟……怎么敢反对,臣弟……臣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要继续张口,却哇的一声……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委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群颠倒是非黑白的家伙,一个个伶牙俐齿,自己孤生一人,宛如被人剥干净,拿出去展览一般,到了这个时候,自己还能说点啥?

        他带着哭腔:“臣弟为此而高兴都来不及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还有的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