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:万世基业

第一千零七十九章:万世基业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只是一个藩王,他哪里有勇气,敢于和几百张嘴去斗争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人家不一口一个吐沫,喷死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单打独斗,这奉天殿里,随便挑出最没水平的一个,人家都能当着陛下的面,变得花样喷你朱祐杬一个月,而且,朱祐杬可以保证,对方喷的姿势,都不带重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不乖乖认怂,还等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这一次,又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哭的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上去……仿佛是他被感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如此爱护他们,让他们从穷乡僻壤搬来京师,这是对他们的关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事实上……他是真的伤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安陆的时候,听人说京里的水太深,可现在看来,还真他娘的够深的,自己的脑子,居然屡屡一片空白,完全的不够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眉已一挑,他和兴王虽是兄弟,自有兄弟之情,可即便有天大的情分,也不及削藩要紧。

        削藩的本质,是为了王朝的长治久安,是为了大明的基业。

        要对你好,到时来了京师,自是多给你一些赏赐,给你优渥的条件,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兴王倒是识相,做了表率,看来……这削藩……竟是滋生出了曙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压抑住内心的激动,深吸一口气:“兴王竟能如此识大体,不过……朕许多年不曾见兴王,自相见之后,无一日不是忧心忡忡,就怕到时,兴王又要回藩地去,这一去,只怕今生,兄弟再无法相见了,诸卿通陈厉害,颇有几分道理,若宗室的日子,苦哈哈的,这是我大明之不幸,朕……也愧对太祖高皇帝,既然,现在诸卿纷纷恳请朕召宗室入京……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处,弘治皇帝心里说不出的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心深处,怎么会有窃喜的感觉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喜,不能喜,得哭丧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努力的使自己的脸色,露出愁态,却差点失声想要笑出来,他艰难的继续道:“而兴王,又不肯舍朕而去,巴望着留在京师,能与朕朝夕为伴,他的心思,朕已明白了,那么……朕便恩准了吧,兴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兴王朱祐杬身子又是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恩……恩准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自己兄弟就是狗,这便宜都教你占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努力的挤出几分笑容,他突然意识到,自己在百官面前,就是渣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怕了,怕了,惹不起,一张嘴,可以这样指鹿为马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他生怕再被人挑刺,他眼中虽含泪,嘴角却是扬起,面上的肌肉上扬,一副含笑九泉,啊,不,笑中含泪的振奋之色:“臣弟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:“你既来了,就别走了,就在此住下吧,朕是真的舍不得你走啊,还有厚熜,昨日,朕见了这个侄儿,真是聪明伶俐的孩子,朕问他,是否喜欢京师,他说喜欢极了,你看……小侄儿若是知道,他往后留在此,不知该有多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犬子若是知道,一定高兴的不得了。”朱祐杬觉得自己的心,在淌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方才还紧张的气氛,突然觉得欢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,脸上都带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乐不可支:“陛下和兴王殿下的兄弟之情,儿臣看在眼里,实是为之感动,陛下啊……儿臣有一诗,今日恰逢其会,想要献给陛下和兴王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立即道:“诗词乃小技,卿就不必做诗了,自然,今日乃是大喜之日,朕左思右想,兴王既想留在京中,那么,就明发旨意,昭告天下……嗯……百官请求召宗亲入京,兴王欢欣鼓舞,兴王愿留,朕自然求之不得,因而恩准。至于其他宗亲,若是顾念皇家之情,愿意来京者,朕统统欢迎。可若是有人不愿前来,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面带微笑:“自然也遵从他们自己的意愿,朕岂可强求,嗯……诸卿,如此,也算是皆大欢喜了,诸卿以为如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已是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……奉天殿里,这么多人放了狠话,事态还不清楚吗?

        兴王已经做了表率,其他宗亲,自己看着办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也都已经表态了,你们不肯来是吧,不肯来就是蓄意谋反,别有所图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陛下都说了,这等事,遵从本人的意愿,这自是陛下宽大为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今日的事,到了宗亲们的耳朵里,心里会怎样想呢?

        遵循自己的意愿?

        天晓得,最后会不会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    鬼知道,到时候会不会以后有人无事生非,大帽子一扣,获罪,废为庶人,亦或者,直接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宽大为怀的背后,实则却是暗藏杀机,至少……威慑力,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兴王朱祐杬突然意识到,美好的生活,已经向自己挥别。

        藩地……虽然还没裁撤,可兴王府,算是彻底和自己告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藩地的收益,可能还留着,可自己人在京师,安陆的王庄,最后彻底虢夺,只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,自己还能给自己的儿孙,留下一点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说是天潢贵胄,贵不可言,可没了卫队,王庄日益的削减……困在京师,被无数人睁大眼睛盯着,这不啻是囚徒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弟……谢陛下恩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摆摆手:“不必称谢,朕为卿兄,自当照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激动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大的事,居然轻而易举,有了百官的支持,兴王又做了表率,正好,朕此次,索性来个快刀斩乱麻,若是能顺利削藩,那么……万世基业,可期!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眼里冒出精光:“皇弟和朕,熬了一宿,想来也是乏了,且先回鸿胪寺歇息吧,明日,朕再召你入宫,你我兄弟,不必见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‘兴高采烈’的道:“臣弟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哪里还想留,他觉得这地方,就是龙潭虎穴,一辈子都不想来了,还是躲起来修仙炼丹好,什么烦心事,都可以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兴王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,心情平复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突然道:“陛下,儿臣突然想起了一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容可掬的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现在,他还满脑子疑惑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突然之间,百官们不坚持祖宗之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于士林的舆情,弘治皇帝可是一直掌握的,厂卫的奏报,每日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到现在,弘治皇帝还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痛心疾首的道:“儿臣前几日,脑子犯了糊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?”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怎么,你旧疾发作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应当是吧。”方继藩哭笑不得的道:“今日,见了兴王殿下,才使儿臣,如沐春风,整个人,就好像疾病消去了一般。这才想起,前几日,不知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,居然……拿出了数万亩土地,随意兜售,陛下,这些西山建业的土地,根本就是无中生有,因为……原本这些土地,其中绝大多数,早有规划,所以……根本是不能拿出来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,情绪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就知道姓方的肯定是这样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……脸皮之厚,不是早就见识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,他侧目看了一眼萧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打起精神,忙是附在弘治皇帝耳畔,低声说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,这没有被弘治皇帝过于关注的信息,萧敬还没来得及禀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……弘治皇帝统统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无言,看着方继藩道:“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是。”方继藩痛心疾首道:“陛下,这些土地,早有规划,是不可能,全部拿出来营建住宅的,譬如说,有三百亩地,本是因为太皇太后的寿辰,即将到来,儿臣早就命人,规划了一个巨大的广场,好教附近的百姓,能够在这广场中休憩,不只如此,在那广场的正中央,儿臣还预备,矗立起一座太皇太后娘娘的塑像,这塑像,尽显娘娘的慈爱,广场之名,儿臣都想好了,叫做圣母广场,好教天下百姓,无一不瞻仰娘娘凤颜,儿臣甚至还想好了,到时,免不得要请陛下,题字一幅,在这圣母广场之中,立碑……当然,这只是儿臣初步的计划,到时迎建而成之后,还需太皇太后她老人家,亲自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其他的土地,儿臣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说到这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念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广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圣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立太皇太后塑像,是不是不好,此乃凤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似乎很新鲜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不愿留名立传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……太皇太后抚养自己,养育自己成人,对自己恩重如山,这份恩情,弘治皇帝一直铭记于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……办事还是很稳妥靠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家伙……不声不响,就将削藩的事,完成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且,他竟还有此孝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眉一挑,道:“立即营造,造出之后,不但要请太皇太后亲去,朕也要率领百官,亲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孝心,宇内皆知,儿臣……以陛下为楷模!”

        百官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依旧……还是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……这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不傻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不晓得他方继藩,本就是如此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哎……还能说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至少……接下来,在大量的土地突然收回,以及宗室来京的双重利好之下,大家……终于得救了!

        活着……真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写完了,求点月票吧,月底了,谢谢大家,感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