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:回春

第一千零八十四章:回春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沉默了,他不愿和方继藩……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心乱如麻,只关心朱厚熜的安危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定了一些,看向方继藩:“砒霜之毒,当真可以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,心里渐安一些,随即皱眉,道:“是何人下毒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以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等宵小之徒,最是可恨。”弘治皇帝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儿臣以为……”他故意瞥向兴王朱祐杬,似乎有点想让朱祐杬识相一点,别偷听自己和陛下的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朱祐杬不识相啊,他死死的盯着方继藩,大有一副,你自己说我儿子有救得,那我就盯着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无奈,却还是全盘托出:“儿臣以为,这可能和陛下召宗亲们入京有关,一定是有某个图谋不轨的宗亲,心怀不满,因而才做出了这样的事,这是他们狗急跳墙……不过,要查,也未必不能查出什么,首先,有能力的宗亲,屈指可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,有本事能在鸿胪寺,且还能买通人,给自己侄子下毒的人,确实是稀罕,至少……有此能量的人不多,这个人,至少也是郡王级别,否则…………绝无这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道:“陛下召诸宗亲入京的诏书,是在三日之前发放,也就是说,这个人,在这个时间内,能得到消息,这还排除了他下定决心,甚至是下令人前往京师送信,命人动手,而动手的人,也需要准备,这一来一去,再加上准备和决断的时间……儿臣…………以为,这个人,势必是在距离京师快马加鞭之下,大致在一天的路程之内。哪怕是快马加鞭,那也有五六百里,五六百里,说长不长,可是说短,也是不短,陛下只需关注距离京师内,五百里之内的亲王、郡王,而后,再细细查访,想来……一定会有所眉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听到此处,觉得有道理,自己方才心有些乱,早该想到这些,倒是多亏了方继藩提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淡淡一笑:“这笔账,容后再算,现在最紧要的是朱厚熜万万不可出事,他若是出了事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能够体谅弘治皇帝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屋子里,依旧还能传出朱厚熜苦不堪言的呕吐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面上镇定,心里……却也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好的孩子啊,若是就这么没了,实在可惜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却已急的眼睛都红了,拉扯着方继藩:“齐国公,你自己说能救,可为何……还不见动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还早着呢,殿下稍安勿躁,何况,我并没有拍胸脯保证,出了事,可怪不得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怪,不怪!”朱祐杬像是落水之人,抓住了救命稻草,管这个是谁呢,先抓住了再多,他似乎又怕方继藩不够尽心:“齐国公倘若当真能救吾儿,我……我……我肝脑涂地,便是当牛做马,也是情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牛就别做了,做马吧,我喜欢骑马,做牛不好,做牛会被你的侄儿朱厚照牵去宰了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朝他微笑:“噢,你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想说,这只是打个比方,中华文化,博大精深,尤其是汉字的魅力,更是高深不可测,不同语境之下说的话……你怎么这么较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此时,他已没心情扯什么嘴皮子,只是揪着自己的心口,如疯了一般团团转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苏月匆匆出来:“师公,师公……世子昏厥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立即急了:“怎么,还有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昏厥过去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”方继藩安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孩子,被一次次的灌水,不断的呕吐,几乎连胆汁都吐了出来,何况,还给你塞馒头屑,之后,再将其催吐出来,这般反反复复的折腾,是人都承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一般人,本就中毒,再在这种折腾之下,身子早就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……朱厚熜同时还进行了输液,这也是方继藩敢放心大胆的折腾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唯一祈求上天的就是,朱厚熜所服砒霜的剂量并不多,再加上砒霜不够纯,里头夹杂了大量无法轻易被人体吸收的矿物质,而这些东西,暂时无法吸收,统统经过盐水洗胃之后,已呕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馒头,则吸附了胃部被胃液笑容的毒液,且护住了他的胃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有任何的疏失,朱厚熜……也就没有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朱厚熜的大明朝,它不完整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乱七八糟的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般等了良久,方继藩急不可耐的进了里头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早就在病榻前,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这位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尾随其后,走的比方继藩更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朱祐杬则脚步很慢,他的腿在颤抖,显然……他不敢知道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殿下,齐国公……至今……世子,还未有动静……”一个宦官战战兢兢道:“且呼吸,更加微弱了,方才刘御医把过脉,说是脉象不但紊乱,而且越来越微弱,只怕……只怕……世子殿下他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兴王朱祐杬听到此处,如遭雷击,整个人几乎瘫坐在了地上,而后,发出了嚎哭声:“我的儿啊,我的儿啊……你可教父王该怎么活啊,父王就你这么一个儿子,你教父王白发人送黑发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身躯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最坏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……会发生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乱如麻的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应当是流言四起,而他这天子,百口莫辩,削藩之策,在无数人的重重顾虑之下,不得不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……还有自己的兄弟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是自己招来了他们父子,若非是自己决心削藩,何至于……让自己的侄子,陷入这个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阴沉,摆摆手:“来人,多备一些御医,到太皇太后身前,以防不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熜也是太皇太后的曾孙,这太皇太后,又何尝对自己的曾孙不疼爱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是个孩子啊,前几日,还在太皇太后面前邀宠,转眼之间,就没了,太皇太后,怎么承受的了这样的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颔首,忙是道:“奴婢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坐在榻前,看着原本脸色如墨,死气沉沉的朱厚熜,现在虽是没了死气,却是面色苍白如纸,很是煞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挂在床头上的皮囊里,葡萄糖液还是一滴滴的顺着羊肠,进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搭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朱祐杬仍旧瘫坐在地上:“为何会到这个境地,为何会到这个境地,先前还是好端端的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……别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耳朵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朱祐杬还在哀嚎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显然还没察觉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突然厉声道:“好了,住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涕泪直流的朱祐杬哭声戛然而止,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,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错愕的抬头,看着面目狰狞的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他已心乱如麻,又怒,又惊,又是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父王,别揍我,我……我要和方正卿玩儿,我要在保育院里读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似是梦呓一般,声音很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出自朱厚熜那干涸的唇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不动了,身躯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则紧张的看着朱厚熜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熜似是极艰难的张开了眼来,这眼帘极费力的打开,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,这个人,近几日,只有再美梦里才会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世子殿下,你起了?”方继藩的眼里,掠过了一丝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姐夫……我头昏沉沉的厉害,不过……肚里,不再烧了,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已是箭步窜了上来,看着眼睛睁开一条线的朱厚熜,他咧嘴:“儿啊……儿啊……你……你醒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是昏昏沉沉的朱厚熜,像是受了什么刺激,整个人打了个激灵,突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:“父王,别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朱祐杬似乎并没有动怒,他眼里,满是欣慰,眼泪顿时又哗啦啦的落下来:“不打了,不打了,都听你的,父王再不打你了,你如何了,如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熜道:“我疲倦的厉害,想要再歇一歇,比方才,舒服了许多,只是……还是懒洋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忙是抬头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这样说来,太子殿下的毒,是差不多解了,只是……还有一些毒液,已是侵入了五脏,不过……想来………毒性轻微,倒也没有什么大碍,若是再吃一些解读的草药,理应可以恢复,当然,眼下最紧要的……还是好好养着,得让人寸步不离的伺候着,这两日,多吃一些馒头屑,不,我是说,那种松软的蒸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听罢,心内已是狂喜。

        总算是……没有大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虚惊一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到现在……朱祐杬依旧还是觉得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呆呆的沉默了良久,突然想起了什么来,噗通一下,拜倒了方继藩的脚下:“齐国公……多谢齐国公搭救之恩,齐国公但有所求,本王……本王……一定尽心竭力满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