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:君轻民重

第一千零八十九章:君轻民重

        十鞭子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已是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早就准备好了的几个医学生,居然晃荡了出来,抬着徐鹏举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西山医学院在外伤方面,算是一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没有经验的医学生,为了争夺去保育院做驻医的机会,几乎打破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……临床实践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孩子们,总是少不得有磕磕碰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个医学生,将徐鹏举搬上了担架,居然一点都不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俱都是,怎么又是你的淡然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好办了,徐鹏举的身体状况,他们早已摸了个彻彻底底,能用什么药,对于特殊药物是否有过敏反应,他们都能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待会儿上最新上研制出来的‘付友正金创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消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蚕室里养三天就足够了,他皮糙肉厚,恢复的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抬着担架的人,一面健步如飞,一面相互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趴在担架上,哎哟哟的叫。

        叫着叫着,居然很快的打起了胡噜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军营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手提着皮鞭,兵卒们一个个站的笔直。

        千户官加上魏国公的孙儿都敢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……无论这些‘少爷’们是不是在玩笑,可至少有一点可以证明,他们……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掐死自己,就如掐死一只蚂蚁一般的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白了这一点,人们都噤若寒蝉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不吭声,只板着脸,于是,所有少年都下马,也都大气不敢出,站的笔直。

        兵卒们一见,自也忙是抬起头,挺起胸,生怕自己成为异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久,许多兵卒就开始觉得浑身不自在了,谁晓得,站立竟还这样痛苦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而是少年们,却好似早已稀松平常,他们一个个,面无表情,双目有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对于新卒们而言,是注定了不平凡的一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每一个人,都开始后悔,后悔自己当初,怎么会被这‘亲军’二字所蛊惑,早知如此,不如去这做泥瓦匠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方继藩举着望远镜,看着军营里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此,他很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不愧是自己的亲传弟子啊,鞭挞徐鹏举,简直就是神来之笔,这孩子……像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感安慰,自己总算也是后继有人了,能将自己的手艺,传授给一个聪明的孩子,也算是足慰平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放下了望远镜,背着手,一旁的王守仁也抬着望远镜看了看:“恩师,当真放心将这正德左卫,交给皇孙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玉不琢不成器,这既是在磨正德左卫的这些丘八,也是在磨砺为师的这些小门生们,与其告诉他们遇到问题怎么解决,不如让自己去解决问题,你好生看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王守仁道:“学生下了值,就会来此照看,还请恩师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王守仁:“在刑部,很憋屈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沉默了很久,点点头:“还是在恩师身边,心里踏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,拍了拍他的肩:“恩师也是这样想的啊,不过……终究,你还是要独当一面,刑部是磨砺一下你的菱角,你最糟糕的地方就在于,脾气太坏,做人,不能心高气傲啊。你看为师如此有才华,为师骄傲了吗?可有瞧不起人?可有对人不屑于顾?为师知道你瞧不上许多人,可是……你错了,这个世上,哪怕是一堆狗x,它也是有价值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皱眉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许可是,好好向为师学习,要懂得擅长和人交流,博取一个好名声。我还听说,你在刑部,又差点打人?你呀……”方继藩摇头:“不知轻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:“可是……他们背后说恩师坏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脸上的微笑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说,恩师……恩师……连狗x都不如,恩师……学生本不该告诉你这些的,只是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咬牙切齿:“畜生,这群没有王法,不知死活的下流胚子,将名字报来,为师记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:“恩师,算了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厉声道:“算什么算,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?这等事,怎么能算,到底是谁,明日……我教人将他们的府邸砸个稀巴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封诏书,已是昭告天下,陛下即将前往通州、保定府,太子殿下监国,一时之间,京师已是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,方继藩便接到了诏书,作为齐国公,奉旨陪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真正的巡游,一声号令,骁骑营已是先行去了通州,此后,文武百官,顿时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此次的巡游,自也有一些不谐之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大臣,并不赞同天子出巡,毕竟,天子出巡,预备的东西实在太多,随扈亦是数千上万,到了某地,自需该地进行迎驾,这会给百姓造成极大的不便和负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弘治皇帝这一次,算是铁了心,留下了太子和诸学士,带着其他文武百官,摆驾出宫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伴随君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早就鼓动弘治皇帝出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吏部的京察,直接让保定府诸官,统统评为了最下等,而今……新政最火热的,竟是通州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杨一清,在地方上推行新政,声势浩大,满朝文武,无不赞许,倒仿佛,这新政乃是杨一清拍脑袋想出来的主意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观保定府,至今没有什么动静,欧阳志虽倒也得到了吏部不错的评价,可其识人不明,却也令天子令他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是不相信这些该死的京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出巡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随着圣驾所在的大营,第一步,却是先往通州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,兴趣盎然,坐在马车上,被无数人所拥簇,前头有骁骑营为前锋,勇士营则尾随中军,后军乃神机营,又有锦衣卫、金吾卫前导,更有数不清的宦官,浩浩荡荡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骑马,护着马车,圣驾出了三十里,其实通州并不远,若是快一些,次日就可到达,只可惜……这是圣驾,只怕需慢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,弘治皇帝会停下来,接着,待驾的诸大臣,自是纷纷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唐寅、王守仁、刘文善、江臣四个门生,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的恩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为首的乃是吏部尚书王鳌,以及兵部尚书马文升,礼部尚书张升人等,那吏部右侍郎吴宽也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行至高处,放眼看去,面带微笑:“诸卿都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臣纷纷上前,不知陛下心里打着什么算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左右眺望,萧敬怕陛下吹了风,染了风寒,忙是将一见斗篷,要给陛下披上,弘治皇帝摆摆手,微笑:“诸卿啊,前几日,有人说民生凋零,说宫中仁义不施,可朕放眼看来,这沿途,百姓们……似乎比之往年,少了几分菜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笑吟吟的站在一旁,陛下……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个大臣啊,你们批评陛下什么不好,偏偏要骂陛下仁义不施,陛下固然仁厚,可……某些时候,心眼却是极小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、张升等人,尴尬的笑了,清流偶尔会发一些批评,这本是无可厚非,大明不是一直都如此吗,这叫仗义执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对此,固然不太认同,认为仁义不施四字,有些言重了,却绝不会反驳这个观点,否则……就显得自己谄媚皇上,这是讨好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部堂,若是对陛下如此溜须拍马,处处逢迎,是会坏名声的,士林会认为你没有骨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站在一旁,立即道:“陛下,却不知是何人所言,陛下乃当今之尧舜,是历朝历代都不曾见的圣君,儿臣每每想到,上天竟赐予了陛下为天子,就不自觉的,为天下的百姓,而庆幸。陛下,此等胡言乱语,陛下万万不可放在心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了方继藩一眼,心里却想,果然是自己的女婿,虽然这话说的有些过了,可是……比那些说仁义不施,卖弄直名的人,却不知好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弘治皇帝一唱一和,让吴宽听得刺耳,摆明着,是来讥讽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宽上前,道:“齐国公,仁义不施,这是臣在奏疏中所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只一笑,被风吹的衣袂飘起,可能做驸马,当然是人中龙凤,他站在弘治皇帝身边,伫立,风度翩翩,却连眼角都不看吴宽,道:“你是谁,谁认得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宽脸胀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张口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压压手,道:“好了,不要争辩了,吴卿家,你上的奏疏,朕已看过,奏疏中真假勿论,朕却知卿的好意,自会三省吾身,仁义不施……民生凋零,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值得玩味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宽道:“陛下啊,臣只是具实禀奏,这天下,多少百姓,衣不蔽体,食不果腹,宫中何时去关心过这些苦寒的百姓,却是一心一意积攒内库的钱财,此非圣君所为啊。倘若陛下,将内帑的钱财,分发百姓,又可使多少百姓,能够吃饱穿暖呢,陛下,君为轻,民为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章送到,感谢本书新盟主‘无聊打仗’,万分感谢,爱你,继续更新去了,今天还有两更以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