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:圣驾入保定

第一千零九十三章:圣驾入保定

        沿途,弘治皇帝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顿时变得胆战心惊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有不好的事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这些年流年不利的缘故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的自己,总能知道陛下的喜好,陛下一个挑眉,自己便晓得陛下是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陛下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思,自己开始猜测不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但使自己不安,还使从前总能游刃有余、轻松应付着宫里和宫外,到了而今,却越发的吃力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,本是坐车的,只是这车,远不及四轮马车,太过颠簸,弘治皇帝索性下车步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不肯下车,虽然颠簸,可是能省省走路的力气,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尾随着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道:“通州所发生的事,为何厂卫,没有奏报,物价涨成了这个样子,厂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心寒,他解释道:“陛下,新政的事,奴婢不懂。而且这新政的两个州府,事关重大,陛下早有旨意,厂卫不得干涉,新政一切都是新鲜的,奴婢哪里敢妄言新政的州府的长短,再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不傻。

        稍有脑子就可以看出,保定府和通州,表面上是各自推行新政,可实际上,却是西山和百官之间的角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萧敬偶尔也说一些方继藩的坏话,可凡事都需点到为止,方继藩将新政看的如此之重,首席大弟子尚且都安插了去,竭尽全力的给予支持,力度空前,在这上头,坏人好事,这就是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,自己若是不小心,被人下毒怎么办?自己的干儿子们,突然在外被人绑了怎么办。自己在外朝,还有两个侄子,他们突然掉进了井里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只是个宦官,他很清楚自己的立场,自己就是陛下的奴仆,虽有自己的喜好,却也必须维持斗而不破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好惹。

        杨一清就好惹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杨一清可是名臣,被士林寄以厚望,百官大多属意此人,便连内阁,对他也有所偏好,欧阳志用吏为官,这几乎是掘了读书人的祖坟,厂卫若是也插手进去,可能一时倒是痛快了,或者在陛下面前,能愉快的刷个脸,得陛下一句褒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长远来看,那些曾如日中天,不可一世的权宦,哪一个最后有好下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萧敬对于新政的态度,格外的谨慎,有些事,他压根不想知道,知道的越多,得罪的人可能就更多,他还想以后好好的养老呢,不求权倾一世,可至少,临到老来,别突然横死街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显然对于萧敬的解释,是很不满意的,他冷哼一声:“无用之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奴婢万死。”萧敬立即请罪,毫不含糊:“奴婢大错特错,恳请陛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唯独可以得罪的,只有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心软、宽厚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那些满口仁义的大臣和读书人,相比于天天说为国为民,以方继藩为首的西山大臣和学人,别看他们个个都笑嘻嘻,整起人来,那都是一个赛一个的狠,不但杀人不眨眼,还诛心,还教你遗臭万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早琢磨透了,陛下才是最老实的那个,虽说天子不可欺,可没办法呀,这个柿子软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一见弘治皇帝依旧脸色铁青,忙是眼泪啪嗒:“陛下辜负了陛下的洪恩,奴婢……愿以死谢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拂袖:“朕要尔何用,要厂卫何用,你成日说死罪,那么就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加急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是真的震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一愣,心里却很踏实,陛下虽然这样说,可还是不会舍得自己死的,他是个重感情的人啊,于是快步跟上去,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心思却很乱,一行人转眼,便至容城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到了保定的容城境内,就完全变了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新修的道路开始出现,虽是道路窄小了一些,只容许两车通行,可这柏油的道路,顿时让车马好行走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则是一片片的麦田,麦田里的庄稼,竟是长势不错,农夫们挖了许多的沟渠,对田地进行灌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麦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也不是五谷不分之人,他下意识的走入了田埂之中去,几乎每年,弘治皇帝都需去祭祀地坛,而后象征性的挖挖土,表示天子对于农耕的重视,何况他还去过西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弯腰,摸了摸这矮小却粗壮的麦秆,此时麦子还未熟,不过却可见,到了秋收时节,可能要大丰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的郁闷之情,顿时消散,朝方继藩招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是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这麦子,似有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听说,是用了屯田所最新培育的新麦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:“这就难怪了,为何朕一路来,在其他的府县,不曾见过这样的麦种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屯田所研制不易,所以这麦种,比寻常的麦种要贵一些,其他的府县,舍不得种植吧。可保定不一样,听说保定的粮价颇高,有利可图,需求量也是极大,因而催生了许多士绅,愿意高价雇人种植新麦种,不只如此,他们还舍得投入新的农具,并且组织人力挖渠灌溉,还有,听说附近的河堤,府县里,也重新组织人进行了加固,所以没有河水泛滥之忧,于是,人们就更舍得投入了。容城县令,好像叫梁敏,此人从前是个书吏,治河有一套,府里专门拨付了一笔银子,就用来兴农的,包括了修建水库,加固河堤,对一些田地引水灌溉,还有引入大漠的种牛,还有与屯田所进行合作,根据保定府的情况,培育新的良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恍然,想不到在这背后,竟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:“这里的麦田,更密实,却不知到时亩产有多少,到时,要报到朕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这是张信三号麦苗,去岁的时候,用的是张信一号,亩产可达六百五十斤。以往,能亩产四百斤,就已算是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产量,竟是提高了近一倍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到了保定府之后,整个人精神饱满,仿佛原地复活一般,他如数家珍的道:“以往,务农就是靠天吃饭。可现在,依旧还是靠天吃饭。正因为靠天吃饭,且粮价又起伏不定,这就导致,哪怕是大士绅,也不愿意大量的投资自己的粮地,陛下想想看,这耕牛,新的农具,高产的秧苗,可都是要银子的,且不说未来长势如何,单说若是遭了虫害、旱灾、水灾,哪一样,都是让人血本无归的。哪怕是丰收了,若是粮价暴跌,岂不也是损失惨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士绅们,心里都有一个算盘,这些人,比商贾还锱铢必较呢,毕竟,这世上,像儿臣这般,心里只想着为国为民的人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瞥了他一眼:“正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方继藩便继续道:“因而,想要让人愿意务农,且愿意投入,精耕细作,增加产量,官府要做的事,不是放任不管,而是要有所为。比如加固河堤,可防治水患;兴建水库和灌溉的沟渠,是防止旱灾。引入屯田卫的校尉和力士,是寻求防治虫害以及提高产量。再加上,修了路,路通了,哪怕是再偏僻的地方,也可保证,粮食可随时送去市场兜售,足以保障收益。有了这些,那些士绅,还有寻常的农人,才舍得给自己的田地投入,投入越多,花费的心思越多,这粮产才可高涨,这也是为何,保定府大量的土地,转化成了道路和其他设施之后,粮产非但没有剧减,却还是日益攀高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听罢,恍然,这……不就是富国论中的内容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所为,有所为……”弘治皇帝口里念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直起腰来:“这县中农事,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至少……通州的麦田,让弘治皇帝心里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到了大路上:“走吧,去容城县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那汉子,坐在车上,似乎还在为背井离乡而郁郁不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笑容,打起了精神,朝那汉子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汉子叫常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你是去保定府城,还是容城?”

        常成道:“我有不少的同乡,都在容城县的一处作坊里做事,此次,就是要投靠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打起精神:“正好,我们又是同路,一道去吧,我也想见见你们的同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常成则心里嘀咕,这一路,一行人虽是朴素,餐风饮露的,可瞧弘治皇帝的做派,却不似寻常人,可若说不寻常,又不知他们到底经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他只是寻常的百姓,自然不会往深里去想,一路来,弘治皇帝都表现的和气,常成自然也对他客客气气:“这样也好,就怕让大叔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……大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的笑容,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暴更了,大家算好,最少五更打底,一口气写完,不写完不吃晚饭,现在第一更,同学们,拿着你们的月票,砸吧,老虎拜谢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有一个活动,就是给书里的角色写信的,有奖励,书评区里有介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