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:大治之世

第一千零九十六章:大治之世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真的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街,也顾不得他是体面人了,揪着自己的心口,滔滔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无法理解,面前一个人,居然敢咒自己驾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弘治皇帝偏偏……震怒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继续大哭:“皇上啊皇上……你怎么就没了啊……小人……小人几年前,在通州,还只是个农户,没有陛下在定兴县开新政,小人一辈子,也出不了通州哪,没有您,小人……又怎么进了定兴县的作坊,先做学徒,后来做了匠人,攒了一笔银子,带着几个伙计出来,在这容城县立足,草民的女儿是个跛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处,赵时迁哭的更厉害:“若不是皇上您的恩典,小人怎么会发迹,又怎么会有给这跛了脚的女儿,大胆到招赘婿的念头。草民的一切,都是皇上您给的啊………可是陛下,你怎么就没了呢,您若是没了,咱们这些百姓,谁来给咱们做主,让咱们安安生生的过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哭的要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头一震,却突然眼睛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上前去,道:“好了,别哭了,皇上吉人自有天相,想来……无碍的吧……何况,皇上也未必有你说的这般圣明,否则,常成又怎么会背井离乡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拍着他的背,安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一听,炸了,平时在弘治皇帝面前,都是一口一个叔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政了,什么最宝贵?

        人才啊!

        深谙如何成功的赵时迁,又怎么不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他突然面目狰狞起来,眼睛红红的,狠狠瞪着弘治皇帝:“胡说,这是因为通州那些狗官,和咱们皇上有什么关系?没有皇上,我赵时迁屁都不是,怎么来的今日,皇上如此的爱民,为了咱们百姓操碎了心,这才有了新政,有了定兴县,有了保定府,有了现在的容城县,我等沐浴圣恩,皇上……怎么会不圣明呢?大叔,别的我可以不计较,唯独这样的话,别看你是读书人,我不客气的说,你们读书人,十之八九,都是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……以后再如此说,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时竟骂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皇上没了,像失了魂魄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眼里泪水涟连,袖子擦拭着眼泪,突然呜咽了:“我第一眼瞧见你,就晓得你从前理应有个好家世,可看你们穿着的衣衫并不华贵,想来家道中落了,你们这些人……是没有真正吃过苦,除了这个小王,其他的,个个都是肩不能挑、手不能提,尤其是那个小方,那样的人,哪里像个做事的人,成日抱着脑袋躲懒,见了我来,才懒洋洋的动弹两下,吃的还比别人多,吃完了还抹着嘴,一副嫌我饭菜的样子,你说说,这样的人……亏得我当初见他,真是瞎了眼,还想将女儿嫁他,谁有女儿,若是嫁给这么个货,我赵时迁敢拍着胸脯说,这人便是瞎子聋子,咱们大明千千万万人,也挑不出这样的傻瓜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又哭:“你们啊,就是一群没吃过苦头的人,不知道从前,世道有多艰难,咱们这些寻常百姓,过的是什么日子,你们没有尝过,才不知道,陛下的新政,有多好,饱汉子怎么晓得饿汉子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滔滔大哭,锤着自己的心口:“皇上没了,我可怎么办,这样圣明的皇上,若不是他,哪里有我今日,有咱们老百姓的好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眼睛湿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下意识的举起长袖,要去擦拭眼里的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所伤痛的,是他的好皇帝没了,是他的美好生活,开始出现了变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弘治皇帝所伤痛的,却是面对赵时迁,自己羞愧的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哪里有什么好皇帝,什么圣君哪。若不是方继藩力主新政,不是欧阳志带着上下官吏们在此尽心竭力、呕心沥血,怎么会有今日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一切……最终成就了他这个好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想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更无法去想象,平时这个满脑子只想着怎么收买人心,怎么挣银子,怎么琢磨他的成功之道的商贾,竟也有如此淳朴的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面……很傻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足以触动弘治皇帝的泪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”赵时迁突然咬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做……做什么?”弘治皇帝错愕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道:“找皇上去啊,说不准,皇上还活着呢?皇上吉人自有天相,一定还活着,在咱们保定府的某处,说不准咱们就碰上了。你看,这世道这样的险恶,皇上若是遭遇了歹人,这可怎么办?今日这买卖,不去谈了,先回作坊里去,今日让大家吃一顿好的,然后大家散开,四处找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却来不及和弘治皇帝啰嗦……已是拉扯着弘治皇帝便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走了没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街面上也开始出现了骚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某个消息已经传开,沿途,竟出现了许多人气急败坏的议论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脸色都极不好看,偶尔,居然也传出了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……一下子这容城县的天……塌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突然大吼道:“皇上年近四旬,大家都找找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说,所有人都开始盯着街面上年近四旬,看上去应当是肤色白皙的人四处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有人道:“皇上肯定身长丈二,甚是威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番话,赵时迁红着眼睛道:“若不是大叔你年近五旬,我都要怀疑你是皇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回到了作坊,开始呼唤着所有人集结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十个匠人和学徒一个个到了赵时迁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咬牙道:“小方呢,小方又躲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叹了口气,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,今日实在没功夫去计较那个小方,却是道:“告诉你们,皇上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作坊里,安静的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和萧敬不约而同的看向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随即……有人捶胸跌足道:“皇上啊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先哭的是那个老门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众人纷纷哭做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时迁当初虽也是泪流满面,现在却格外的坚强:“皇上还没死,不,皇上应该叫驾崩,他老人家,还没见到尸首呢,听说可能是在咱们保定,老张,你预备好酒肉,让大家吃好喝好,今日不做工了,订单的事,先放一放,咱们立即,找皇上去,四处的角落里,多找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和方继藩以及王守仁编为了一组,方继藩睡眼惺忪的样子,一脸懵逼之色,稀里糊涂的被赵时迁几乎拎着领子出来,然后……看着街道,啥……本少爷居然被扫地出门……解雇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好在……他很快明白,原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世上,竟还有自己找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自己都笑了,可是一抬眼,却见弘治皇帝面色苍白的样子,方继藩忙道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远处是一条河道,弘治皇帝沿着河道徐步而行,他回头,看着这小作坊的匠人和学徒们,三五人一组,早已散开,朝着四面八方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伫立,风吹着他的衣袂,眼睛不知是不是被风吹了,又变得殷红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永远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或许……他在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思考的时候,一般没人去打扰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这儿冷,不如我们找个地方,去睡一下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突然扬手,啪的一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清脆的一巴掌,吓的方继藩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巴掌……竟是陛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万万不可自残啊,陛下……到底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巴掌,打的弘治皇帝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宫里的时候,宦官们犯了错,都是给自己一个耳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弘治皇帝哪里想到,那些该死的宦官们,打自己耳光时自有他们的技巧,表面上打的啪啪的响,实际上,面上却不伤分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弘治皇帝这一巴掌很瓷实,面颊居然微肿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面上的手掌印,居然……有一种很带感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又伸出手,拍了拍方继藩的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开口道:“你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陛下……”方继藩嚅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通红着眼睛:“朕这一巴掌,是恨朕登基二十年,竟不能早早的进行新政啊,朕足足耽误了十五年,十五年……十五年有多少赵时迁,多少个常成这样的人,饥寒交迫,没有出路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松了口气,明白陛下的意思了:“陛下知错能改,真是圣明,儿臣一定向陛下学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。”弘治皇帝摇头:“是朕要向你学着才是,新政,是你方继藩提出,是欧阳志在此一步步的实践,王卿家所提出的知行合一,朕在这里看到了,孔圣人所提出的大治之世,朕也在此,看到了的眉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四章,还有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