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:摆驾回宫

第一千一百零九章:摆驾回宫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怕什么来什么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的明武宗是什么东西,方继藩能不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这家伙就这个德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朱厚照,虽是兴趣有了转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骨子里的东西,是不会变。

        总结起来,别人纯粹是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,这家伙倒好,他属于见了热闹就一头钻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果?

        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厮破糙肉厚,又是太子,为所欲为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禁道:“殿下的意思是,在皇孙等人附近,埋伏一支伏兵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笑吟吟的道:“聪明,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,本宫早就预备了一支伏兵,只等这该死的代王轻举妄动,本宫便教他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放心了一些:“伏兵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在京师呀。”朱厚照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方继藩:“你怎么这么愚蠢,倘若伏兵跟着载墨他们后头,代王又不是白痴,怎么会轻易中圈套,所以,自然得留在京里,放心,本宫早就预备好了探马,只要附近有什么风吹草动,本宫立即带精兵,前往小五台山,这小五台山距离京师并不远,快马一两日即到,到了那时,倘若当真有贼子,本宫俱都将他们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两日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打了个寒颤:“殿下,这一两日时间,载墨和正卿他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蠢货!”朱厚照不禁龇牙:“看着舆图,这是小五台上,小五台山颇为险峻,载墨他们遭遇了敌情,只需要遁入山中,便可一夫当关、万夫莫开,莫说是一两日,只要他们的给养充分,便是坚守一年半载,也是足够了。你真是太小瞧本宫了,本宫是什么人,料敌致胜于千里,区区一个代王,还不是手到擒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想,又宽了一些心,他盯着舆图,这小五台山的位置……还真是巧妙,只要……他们立即入山,严防死守,代王手里,能有多少死士,而且既是奇袭,人数一定不多,准备的也不匆忙,想要一两日之内,拿下小五台山,这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虽然鲁莽,可不得不说,他的安排,是极细致的,处处都有后手,自己对他看来有所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误字,方继藩突然脸拉了下来,身子一颤,双目之中,掠过了一丝恐惧,他突然转身,看着得意洋洋的朱厚照,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襟,怒喝道:“完蛋了,我们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朱厚照被方继藩扯着,被他的气势吓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龇牙,冷笑道:“太子殿下确实是处处都料敌如神,可是太子殿下有没有想过皇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本宫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非但没有放开朱厚照,反而将他的衣襟,扯得更紧,方继藩气喘如牛:“殿下料到了代王,却没有料到,皇孙还是一个孩子啊,一群孩子,在京里顺风顺水,个个好胜心极强。当他们察觉到了敌情,难道会乖乖的遁入山中,利用山中的险峻,被动防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怒极。

        料敌没有错,堪称完美,可是……孙子兵法之中,讲的是知己知彼,某种程度而言,任何一个角力的成败,既是敌人的强弱决定,也是自己一方,是否有猪队友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当然不能说,自己的那些小弟子们是一群猪队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他却知道人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还未真正见过世面的小牛犊子们,遭遇到了敌情,他们会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瞠目结舌:“理应不会吧,载墨……载墨……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咬牙:“若是殿下,遭遇了敌情,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脸色也是煞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己推人的话,自己肉是遭遇了敌情,第一个反应,应当是哈哈大笑,而后二话不说,抄家伙,不服就干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歪着头:“我觉得,我儿子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放开朱厚照,急的上火:“来不及了,要立即去小五台山,要立即备齐兵马,他娘的,骁骑营……不对,骁骑营已从驾去了,勇士营……勇士营也不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急的如热锅蚂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缺德营,将你的缺德卫交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倒是有点被吓唬住了,战战兢兢,从自己的玉带上,取了数十枚挂在腰带上的印章,努力的翻寻出了一枚小印,忍不住道:“你要还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将印夺过去,这一次,是真的吓着了,这不是开玩笑的事,这真是掉脑袋的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么多小弟子,将他们养大,教育成人,方正卿那个家伙,再怎么没出息,可是……他也是自己的骨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皇孙……皇孙若是没了……那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他可是保育院的人,保育院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取了印,便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忍不住道:“喂,记得还我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面走,一面道:“殿下自求多福,陛下要摆驾回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。”朱厚照突然打了个寒颤,他看着墙面上的舆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还洋洋自得的,以为这是自己的得意之作,可想到了方继藩所说的可能,他脸色也惨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父皇……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方,老方……”朱厚照疾奔,追上方继藩:“本宫想好了,不能让你一人去,你我兄弟……呀,走吧,一起去救载墨和正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监国?

        监个咩的国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队人马,已是浩浩荡荡,出了京师,一路朝那小五台山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骑着马,见方继藩坐在马背上,气喘吁吁的样子,忍不住道:“老方,你也该学学骑射了。“

        “滚,狗东西,别烦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打马走开,乖乖跟在方继藩身后骑行,过一会儿,他又打马上前:“老方,正德卫,招募的人,都是一群酒囊饭袋,有陪着正卿他们胡闹了一阵子,若是载墨和正卿他们真不知天高地厚,你说……会不会……当真出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没底气,他害怕啊,方寸已经乱了,好好的卖房子,是多愉快的事,偏偏……天不遂人愿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又歪着头:“若是当真出了事,比如,载墨和正卿,落入了反王的手里,那么……父皇会不会打死本宫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已策马,又加急了鞭子,呼啸着,狂奔疾驰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叹了口气,忙是继续追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整个京师,早已乱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勋贵,若有子弟在保育院里的,得到了消息之后,已是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内阁在得知消息之后,乱做了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摔翻了案牍,就忍不住用乡音破口大骂:“去球,嫩个鳖孙!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迁直勾勾的看着房梁,他彻底的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下的诏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也觉得,这一句,问了和白问没有分别,敢下诏令,能下诏令的,还能有谁?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足智多谋的他,也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一早,却已有消息来,得知了消息的弘治皇帝,已是摆驾回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保定府,一支骁骑,已经奉旨,立即赶往小五台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弘治皇帝,则直接自大明门入宫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匆匆来迎驾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一宿没有睡得几个内阁大学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怒气冲冲的道:“为何没有阻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经过内阁,直接从詹事府批的诏令,诏令送去的是西山,当即就收拾了东西,随行的有五百余正德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德卫是什么?”弘治皇帝对于这个名字,极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数月之前,陛下下旨,让方继藩练兵的那一支……正德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数月之前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想起来了,数月之前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几乎要摔桌子:“那个逆子呢,那个逆子在哪里,为何没有来迎驾!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匍匐在地,声音嘶哑:“陛下……太子殿下他……昨日,就带着缺德卫,往小五台山去了,十之,是想要……想要……将功折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自己要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功折罪,他有什么功,这又是何等的滔天大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口里喃喃念着:“这才几天,才几天哪,这才几天的功夫……朕就知道,朕早就该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个个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一口气:“方继藩,来人,将方继藩叫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……陛下……方继藩……和太子殿下……一道儿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跑字,实是用的正合弘治皇帝的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用说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家伙,他们还敢留在京师?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……就没有出弘治皇帝的预料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刘健等人一眼:“难道……图谋不轨的,当真是代王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抬头,看了弘治皇帝一眼,他知道,陛下心里还存着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一字一句道:“陛下下诏之后,各地宗亲,已有不少,预备收拾行装了,离得近的,甚至已经快抵达京师,可是据大同那儿的奏报,代王至今没有动静,老臣以为……代王他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