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零一十三章:猛虎出笼

第一千一百零一十三章:猛虎出笼

        陈彦最担心的,就是这些少年,躲进了山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那时,想要将他们找出来,却是不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抖擞精神,像是饿虎寻到了羊群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加快速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浩浩荡荡的代王卫,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是发现,此时……一群人正在屏息的等待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支人马,显得很安静,人人骑马,个个精神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德卫上下,大致都已睡了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时辰时间,再加上草草吃过了一些干粮,足够让他们精力充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人人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反观代王卫上下,却是个个气喘如牛,一路的奔驰,早已让他们疲倦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看着前方的人马,心里一沉,怎么……对方一直都在等待自己?

        一旁,一个校尉上前“指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彦握着腰间的刀柄,对这校尉道“都给我记好了,代王殿下,一直养着你们,没有代王殿下,你们便连街边的乞丐都不如。而今,眼前的,乃是代王殿下的心腹大患,立即出击,都看仔细了,那些少年郎,统统都给我生擒,能拿几个是几个,至于其他人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格杀勿论四字出来,带着森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此刻,眼里放着光,看着远处的队伍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传令兵便飞马来回奔走“拿住那些少年,其余人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    要生擒,似乎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军令如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,若是这些少年统统死了,尤其是那皇孙毙命,那么……代王的袭击,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那时,不但朝廷大军围剿,只怕等反应过来的大同边军,只需得到了一纸命令,都会倒戈相向,将代王府满门杀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陈彦而言,只有拿住了这些人,代王殿下才有了保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拿住那些少年,其余人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拿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传令兵来回奔走,将命令传达到了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代王卫上下听令,再无犹豫,纷纷拔刀,他们虽是筋疲力尽,腹中空空,可眼前敌人就在面前,他们早就得知,眼前这支军马,不过尔尔,而他们,却是大同边镇中出来的,虽非精锐中的精锐,却都见识过沙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抖擞精神,一齐发出了低吼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队在陈彦的率领之下,开始徐徐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的人马,伫立在地势较高之处,陈彦二话不说,当先的举刀,飞马朝向斜坡的顶峰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正德卫上下,都显得有些紧张,他们看着乌压压的队伍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大家人数相当,看上去势均力敌,可绝大多数人,第一次上这战场,难免紧张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的后头,徐鹏举神气活现的带着人,已架设好了几个抛石车,这些抛石车,已经来不及检验了,反正……能不能将炸药包丢出去,只能看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徐鹏举的运气,实在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缓缓的取出了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目视前方,咬牙,而后……大吼一声“将士们,都听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传令兵开始传达朱载墨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继续道“你们的父母妻儿,自有人照料,你们若有孩子,他将来,一定会上最好的学堂,我的恩师,绝不会让他们饿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德卫上下,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他们确实心心念念的,就是自己的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……自己死在了这里,家人们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殿下这是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去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眯着眼,他对于士卒们的心思,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,代王卫的马队已是哒哒哒的开始助跑,那乌压压的队伍,犹如乌云一般,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继续道“若是没有娶妻的,今日立了功,就可以娶妻,将来,可以生子,可以延续自己的香火。人活着,只有一次……这一次,难道你们庸庸碌碌,苟且偷生的活着吗?不如随我建功立业,到时,封荫妻子,除此之外……所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正德卫上下,开始拔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柄柄锋利的长刀,自腰间拔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发出了大吼“所有人……凡有随我奋勇杀敌者,赏旧城紧邻车站三室房子一套……方圆三十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随后,呼吸却又开始加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建功立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任何一个小卒而言,哪怕今日还活着,这朝廷的论功行赏,毕竟过于遥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对于这一点,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那些老卒口里得知,所谓的建功立业,对他们而言,意义不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每一个人,都有什么大志气,更多的人,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根植于普通士卒们心底深处的愿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才是最实际,对于士卒们而言,真正有冲击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士卒的眼睛……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旧城靠近车站的三十丈房,市价五百两以上,为了这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人们举起了手中的刀,自喉头深处,发出了怒吼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人人都有!

    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    骑队开始徐徐顺着斜坡而下,迎着对面的代王卫。

        浩浩荡荡的人马,自然催动着座下的战马,先是小跑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鼓起了勇气,少年人……天性之中,就不知后果为何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取出了弓箭,座下的马,也开始小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此刻,他心里有了一些些的疑问“殿下……房子……我们哪里来的房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觉得都到了这个时候,正卿还这么啰嗦,不耐烦道“恩师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……”方正卿心疼的要摔落下马,悲愤的道“我爹的房子,以后也是我的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朱载墨已是催马,狂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两支洪峰一般的骑队,慢慢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弓马娴熟,不过……他没有使用弓箭,若是不小心,将皇孙射死,那么,他便万死莫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代王卫气势汹汹的发起冲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地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下的战马,略有受惊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火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没什么都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同驻扎的代王卫上下,早就见识过火炮的威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倒还吓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却看到,一枚枚巨大的黑影,自天而降,划过了一个弧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……落入了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    骑队依旧如潮水一般,在那落下的东西上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又突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飞沙走石……尘土漫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陈彦身后,突然传出了哀嚎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头,却见漫天的硝烟升腾而起,十几人,已被炸的千疮百孔,倒在地上,受伤的人还不少,身后一个亲兵,哪怕只在十数丈外,胳膊上,也似乎受伤了,鲜血染红了他的衣甲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曾料到,居然对方……还准备好了火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这不是火炮,若是火炮,怎么可以两日的时间,这些人就从京师抵达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,不是说好了,他们只是来狩猎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哪个丧尽天良的,会丧心病狂到,带着这玩意去狩猎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骑队之中,接连的爆炸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……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落马,凄厉吼叫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脑子发懵,这轰隆隆的声音,响声不绝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落偏了,倒是无碍,可一旦落入了骑队的炸药包,发出的威力,却实是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还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的是,许多士卒的自信心,陡然受到了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四处都有人哀嚎,见到血肉模糊的场景,尤其是突然之间,不知谁身上的零件血淋淋的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……感觉……足以让人心寒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心里悲愤。

        卑鄙!

        他生怕此时,士卒们泄了气,抬起手臂,举起长刀,怒吼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他们都是代王卫的精锐,随着爆炸的稀疏,他们渐渐定下心来,毕竟,自己所面对的敌人,已经技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自己损失惨重,死伤了上百个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要忘记,他们……可是一群新兵……只要冲过去,他们就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抱着这个念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却是突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冲杀在前的少年们,在两百步之外,纷纷弯弓搭箭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座下的战马还在奔跑,马背上的人,不断的颠簸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些少年,却已将弓弦拉满,他们的手……很稳。

        骑射,没有数年的苦功,根本是无法练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德卫这数百士卒,就完全不会,只能抽刀冲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些少年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只在刹那之间,眼看着对方距离自己只有百步开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朱载墨如往常一般,松了弓弦,箭矢便如流星一般,刺破了虚空,径直飞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少年纷纷飞箭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数十枚箭矢宛如飞蝗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陈彦身边一个亲卫啊呀一声,却见他已顾不得拉着缰绳,却是双手捂面,面上……插着一根羽箭,箭矢没入他的眼窝,鲜血淅沥沥的自他的指缝之间泊泊而出,他发出了凄厉的怒吼,而后……一把栽倒在了马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陈彦突然心里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……比他想象中……要厉害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说……只是一群孩子,和一群新兵吗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困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