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零十四章:格杀勿论

第一千一百零十四章:格杀勿论

        嗖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枚枚箭矢,不断的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在这转瞬之间,又是数十人落马。

        代王卫顿时有些心里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一鼓作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遭了一轮轰炸,令他们想不到,对方竟还有‘火炮’,随后,又现对方竟是箭无虚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身边一个一个人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心里一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骑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同,能骑射的人,哪一个不是精锐中的精锐,只有常年出大漠,经常骑在马上,且练习的人,方能在双手离开马背的情况之下,用自己的腰身保持平衡,开弓放箭。

        鞑靼人是自小生长于马背上的民族,因而,骑射功夫了得,这也是为何,鞑靼铁骑曾逞凶一时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时……代王卫已不敢等闲视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心里还存着期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,他们抬头,却见那正德卫的飞骑,自高处直接冲下,这一匹匹的健马,显是精挑细选。

        离的越近,还能看到对方手中的长刀,长刀俱为不知名的精钢打制,在阳光之下,闪着寒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健马扬起四蹄,卷起尘土,在这漫天尘土之中,那一个个人影,浮现出来,几乎……陈彦可以看到,那一个个面孔,这些面孔,个个狰狞,杀气腾腾,这……哪里是什么新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彦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想杀人,最先宰了的,是代王殿下在京师的细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狗东西,竟还说,来的一群……都是土鸡瓦狗。

        土鸡瓦狗……是这样的?

        代王卫在此刻,队形已有些紊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他们曾是身经百战的战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旦察觉到,在损伤惨重之下,遇到了硬茬。

        且对方是顺坡而下,威势惊人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们才意识到…………自己大意轻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待这样的敌人,理应焚香净手,而后饱食三日,休息一夜,打起精神,再将马儿喂个半饱,此后,寻觅一个好的地形,与之决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轻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骑队,直接冲入了大王卫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顺势而下的冲刺力量,将无数的血肉之躯,相互撞击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……惨呼声四处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已收了弓箭,取出了长刀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临阵,不免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身边数十骑,拼死护在他的左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都是最精锐的亲卫。

        保护殿下,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到时若是自己侥幸活下来,也得找个人领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殿下都死了,谁来分房?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骑兵,争相恐后,与代王卫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……长刀挥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锋利的长刀,无情的在对方的身上,划过一道道的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血雨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滴滴的淌在朱载墨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凛然无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听说过太多太多英雄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……他就是英雄。

        举刀……刺破长空: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拼命杀出,他臂力不小,手中的刀,很稳,狠狠一刀,在与对面起兵交错的瞬息之间,刀如闪电一般,扎入对面骑兵的胸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呃啊一声,带着不甘的咆哮和怒吼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不去看那人一眼,却忍不住回顾:“正卿……紧跟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却现,方正卿已嗷嗷叫着,飞马冲入了人数最多的代王卫的马队之中,犹如一条疯狗一般,左冲右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东西!”朱载墨骂,带着亲卫,忙是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像是见了血的苍蝇,这一刻,竟已是激了血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刺死一人之后,就在此时,身后有人惊呼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却见一将,朝着方正卿迎面冲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陈彦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举刀,就在这交错之间,他突然略略迟疑,这一刀,本可使方正卿毙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代王殿下的吩咐,涌入脑海,要生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呵……生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在这刹那之间,下定决心先痛下杀手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竟无察觉,手中的刀,与另一人碰撞一起,溅出火花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的长刀,几乎要扎入方正卿的后腰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却见半空之中,有人扑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竟是朱载墨疯了似得自马上跃起,而后,狠狠的落在陈彦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被朱载墨抱住,二人一起翻滚下马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个孩子……而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陈彦居然现,这孩子的气力……也是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马蹄几乎差点踩在陈彦的面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哈哈大笑,他久经沙场,岂会畏惧一个孩子,于是,一拳狠狠砸在朱载墨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觉得脑袋晕。

        却死死的掐着陈彦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在泥地里翻滚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大呼一声,竟也已跃下马来,手中持刀,又被一个代王卫的人劫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疯了似的与那人刀剑相交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已觉得自己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鼻里淌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手依旧狠狠的箍着陈彦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使出了浑身的气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想要挣脱,此刻,他额上青筋暴起,连眼珠子,都要夺眶而出。他拼命的捶打身上的朱载墨,用膝盖顶,用拳头一次次的狠击朱载墨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却是依然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的身躯……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见过这么狠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,何止是羊羔和牛犊子,简直就是一群饿疯了的狼崽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他竟有点想要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能甘心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使出最后的气力,一手扯住了朱载墨的头,另一只手,在泥地里搜索,终于,他寻到了一把被人遗落的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的眼里,掠过了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脖子……依然被狠狠掐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骨子里,似乎都有一种狠劲,不掐死他,死不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努力的用手抬起刀,口里呃呃的出声音,仿佛是在说:“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刀……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却猛地,他现,自己的手臂,狠狠被人用力一踩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另一个少年,浑身血淋淋的,他脚踩在了陈彦的小臂上,使陈彦的手臂,再动弹不了半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是方正卿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又想哭鼻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刻,他没有继续哭下去,大吼一声:“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殿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似有默契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松手,翻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陈彦贪婪的喘了一口粗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刀光一闪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双手反握长刀,刀尖朝下,这刀剑犹如白虹贯日一般,狠狠的扎入陈彦的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陈彦身子打了个激灵,他一张口呼吸,口里便冒出了血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脖子上,刀尖没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子如筛糠一般的抖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双目狠狠的瞪着站在他面前的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咬牙切齿,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是一群狼崽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刀封喉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不断的想要呼吸,可越呼吸,口里涌出的血水,却是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这长刀自喉头处拔出,一股血箭,也激射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一腔热血,离开了陈彦的体内,他已不出声音,不甘的,看着这血淋淋的世界,终是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处……到处都是冲杀。

        疯了似得正德卫校尉,犹如雄狮、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鲜血,在泥地里,冲刷出了一个个小小的沟渠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翻滚在血地里,怒吼,搏杀。

        骑在马上的人,放马疯狂的冲撞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累了,他双膝跪在地上,扑哧扑哧的喘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却是蹒跚而起,提着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双方鏖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代王卫的士卒,竟在此刻,爆出了极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拼命死战,显得悲壮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支骑队自坡上冲杀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徐鹏举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和数十日,放完了石炮,此刻,如饿虎扑羊一般,提刀顺势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龇牙咧嘴,提着刀,宛如一只小怪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雄赳赳气昂昂的模样,犹如他的祖先徐达再生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代王卫们悲哀的现……自己身边的人……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那马蹄又重新响起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完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被切割,而后包围,最后,犹如被人戏耍一般,身边的包围圈,越来越紧,时不时一柄柄刀刺入包围圈里,身边的伙伴,一个个不敢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已站了起来,站的比标枪一般,还要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起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朝方正卿低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撑着刀,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咬牙,眼睛是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举目四望:“反叛之人,若是得逞,则天下势必烽火四起,无数人……生灵涂炭。因此,历朝历代,对于反叛,俱杀无赦,正卿,随我来,传令下去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处,一个个挥舞着长刀的人不断的重复着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数不清的正德卫校尉,毫不犹豫的冲入那负隅顽抗的敌阵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最后一人,倒在血泊之中时……这宛如人间炼狱一般的战场之上,没有人欢呼,所有人都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处都是尸,已分不清敌我,四处散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徐鹏举高兴的提着刀,用匕割下了一个个叛军的耳朵,喃喃念着:“这个是我的,这个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则让人割下了陈彦的级,手指着方正卿:“这是他的……谁都不能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