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:不堪一击

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:不堪一击

        战绩很快就清点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徐鹏举亲自拿着小簿子,一笔笔的记下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火炮被击杀的不算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被箭射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被刀砍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有主的尸首,总计三十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支箭,上头都有标记,被谁射死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朱载墨,就射死了两人,方正卿一个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接过了簿子,却涂抹掉了斩二人的记录,给方正卿添加了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方正卿还有一个斩杀陈彦的功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叫陈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亲卫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亲兵是个老兵“此人曾在大同镇守,十年前不过是一个千户,却是声名赫赫,在大同极有名气,曾在关外单人独骑,射死过四个鞑靼人,他的本部人马,在大同镇中立过的功劳,永远都是最多的。只是……他为上头不喜,一直郁郁不得志,想来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投奔了代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和方正卿,心里也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    若真如说的这么可怕的话,他们二人能活下来,真是运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咧嘴道“难怪我爹说,爱笑的男孩子,运气不会太坏。以后我更该多笑一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……这还真是运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,确实是代王的情报不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代王卫,又丝毫没有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彦自恃自己纵横大同,自然不会将一群新兵和孩子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方面,只怕他也没有想到,这群熊孩子只是出去打猎,居然还带了炸药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毕竟已经超出了人的想象力之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对于熊孩子,是无法用正常的思维去分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……最最重要的一点……在于这陈彦的畏手畏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目的,是生擒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他本是神射手,有放箭的机会,却没有去把握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遭遇到朱载墨时,他明明可以很干脆的手起刀落,却在刹那之间,迟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战场之上,哪里容得下稍稍的迟疑?电光火石之间,胜败和生死便要分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亲兵一脸羡慕地看着方正卿“此等名将,不曾想,却被小公爷斩落,小公爷小小年纪,就已非同凡想,要闻名天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不禁脸一红,看着朱载墨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微笑道“是啊,他很是不凡,天下无敌,没有人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士卒们已经汇聚起来,都静待着朱载墨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大家看朱载墨和方正卿这些少年的眼神,开始变得不同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只能说,这位殿下,治军严厉,赏罚分明,大家肯信服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说的话,处处都说到了大家的心坎里,就好像他处处都在为你着想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朱载墨带着这些少年们,亲自冲锋陷阵的那一时起,这种感觉却又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开始真正的相信殿下和这些少年,是真正的‘自己人’,无论遇到任何危险,不再是几句鼓舞,几句所谓的有赏,就可以触动人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,才担当的起大家的生命托付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……哪怕他日战死在沙场,那也绝不觉得自己委屈,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,都沉默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屏息等待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看了众人一眼,才淡淡道“现在……只怕我的那个叔祖父还在等着陈彦将我们拿回去。他想来……心里还存着希望,自以为……自己的奸计可以得逞了。而大同镇的边军,至今还蒙在鼓里,不知我的那个叔祖父,其实已经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朱载墨顿了一顿,他左右四顾“我的先祖文皇帝,因为削藩,不得已之下靖难。当时他在北平燕王府,凭借着自己的护卫,就控制了北平的边军,此后才开始率军南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倘若代王知道陈彦已死,他已彻底的暴露,那么……他一定也会铤而走险,尝试着去控制边军,困兽是最可怕的,哪怕代王和文皇帝相比,不及文皇帝的万一,他何德何能能够掌控大同边军。可只是……哪怕有万一的可能,也绝不能给他机会,他快,我们要比他更快,在噩耗传达到代王府时,我们就要杀入代王府,既然他敢反,那么……就要教他后悔做出此等决定,教他永不翻身,所有人……听令,立即就地休息半个时辰,吃一些干粮,可以小小的打个盹,半个时辰之后,立即出发,我们奇袭大同,拿下贼首,要让天下的宗亲看看,敢于抗拒朝廷的下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齐声大喝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席地而坐,立即修整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受伤的伤兵,则留在原地,等候救援。

        朱载墨去取了干粮,分了一半给方正卿吃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方才还觉得整个人激动的热血沸腾,可这热血过后,看着满地疮痍,还有这血淋淋的场景,却不免有些许的不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来,见徐鹏举居然还抱着一个炸药包,开心的想要拆开炸药包里的构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特意留了一个,舍不得用石炮丢出来,心里还想着,或许回去的路上,可以打打猎,到时……炸兔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正卿上前,很不客气的抬腿就是给他一脚“你还藏这东西,丢掉,别害死我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炸药包掉落在地,徐鹏举打了个趔趄,屁股上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呵……他甩甩头,不屑一顾的样子,心里想,就这点气力吗,你以为这样声色俱厉,我就会怕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一瘸一拐,躲一边吃干粮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大队的人马,精神抖擞的朝着目标进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士们此刻,像是充了血,心绪澎湃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家……就有房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家里人知道,不知该有多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甚至已激动得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是属于他们的人生巅峰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缺德卫已是气喘吁吁,所有人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还在破口大骂,却也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家伙,不争气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养着这群酒囊饭袋,朱厚照恨不得想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报。前方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发现了什么?”朱厚照看着斥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比朱厚照还激动,恨不得直接上去给这该死的斥候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发现了正德卫的人,还有……无数的尸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天。”朱厚照瞪大了眼睛,咬牙切齿道“让他们上山,他们果然没有上山,天哪,我朱厚照要家破人亡,自此要沦落天涯,出海远赴无名小岛,了此残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脸色已是一片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最害怕的事,他不想去做岛主啊,他还想多卖一些房子,造福天下人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……是一群熊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恨不得将这些弟子统统都吊起来,每人打一个时辰,绝不会有一个是冤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已飞马狂奔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往前,越是寒心,一地的尸首,那浓重的血腥,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,已宛如修罗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伤兵在此挖坑,似乎想要掩埋同伴的尸首,而重伤的,则有人进行照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见到有人来,他们抬着头,看到了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人的面孔,可谓是家喻户晓,就算是化成灰,大家都认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人,出现在十两银子的银票上,虽然银票上的那位更英武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,若是穿了羽扇纶巾,几乎和一两银子的银票一模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能活动的人,纷纷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脸焦急的厉声道“人呢,人都去哪里了,怎么只剩下你们几个,朱载墨在哪里,方正卿那狗东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人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再如何嫌弃自己的儿子,可父子是一体的,你骂正卿做啥,你骂他这个,不就是骂我?

        那伤兵连忙道“殿下和小公爷,已带人往大同去了,说是要斩草除根,斩尽杀绝!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……还活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幸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擦了擦额上的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听到斩草除根四个字后,方继藩心里又开始发毛,额头又冒出了一粒粒晶莹的汗粒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拧着眉头道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卑下人等,遭遇了代王卫的人马,他们对我们发起袭击,殿下和小公爷,带着咱们……与贼决战,就在昨日,在这里,斩杀敌将陈彦,其余贼子,统统杀了个赶紧,正德卫,也是损失惨重,死伤了上百人,我等受了伤,殿下将我们留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杀了个干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俱都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眯着眼,不太可信的道“不会有诈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已翻身下马去,心里也乱成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会如此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……还是一群孩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“你们……是如何击溃了代王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样……说杀呀,然后杀过去,谁知晓,代王卫如此不堪一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着那伤兵,竭力的在比划着,他脑子更是有点懵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……杀呀,然后冲过去,这句话的意思,朱厚照是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说他觉得这个狗一样的伤兵,在侮辱自己的智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哭着求支持一下,已经下了一个月的雨,被风湿折磨的要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