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:天上掉下一个方大善人

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:天上掉下一个方大善人

        这鞑靼汉子领着弘治皇帝等人,到了一处简陋的住处,这里马粪的气息更浓,远处,是大量的牛马围在了圈里,足足有数十上百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一给弘治皇帝看过,牛马不多,不过都还算壮士,还有数十头牛犊子,运到了关内,便是耕地和驾车的畜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站在圈外,朝方继藩招招手,方继藩上前:“老爷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你看,鞑靼人养的牛马,还是如此壮实,这真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领,如此,朕倒是略有担心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了笑,这是实话,汉人也在大漠里,建起了牧场,可是他们养的牛马,就是要差一些,天知道这里头,到底有什么诀窍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担心什么?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日,或许这些鞑靼人,又是我大明的心腹大患。”弘治皇帝道:“可若是屠灭鞑靼人,又能如何呢,再过十年二十年,又会有新的部族,来此定居,我中央之国,来自漠北的敌人总是源源不绝,就如这野草,没了匈奴,就来了鲜卑,没了鲜卑,便又有了突厥,突厥人走了,便是契丹、女真和蒙古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那圈里悠闲自在的牛马,楞楞的出神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命儿臣经略关外之地,儿臣自当尽力为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弘治皇帝侧目看了那健壮彪悍的鞑靼人一眼,这家伙一脸横肉,长得……有点丑,丑的人都比较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鞑靼人见了弘治皇帝看来,乐了,便上前来:“怎么样,便宜……很便宜……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得再看看才好。”弘治皇帝笑吟吟的看着他:“你会说汉话?从哪里学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鞑靼人道:“我……就在这里,学,跟着他们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: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鞑靼人道:“我姓祝,祝大常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气的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是没心没肺一般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弘治皇帝明白,这不是朱,而是祝的时候,脸色方才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不到,此人竟还有汉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的鞑靼名是什么,倒是不为人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说了大家也记不住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在旁咳嗽,轻声对弘治皇帝道:“陛下,蛮人就是如此,一旦咱们中原王朝厉害了,他们自然也就倾慕咱们,就如大汉在的时候,无数的异族纷纷给自己取汉名,姓氏却多为刘姓;等到盛唐的时候,那些姓李的异族,也就多不胜数了。不少鞑靼人,在登记自己汉名的时候,都自称自己姓朱,儿臣自是让人进行劝阻,这才没有让这关外,遍地国姓,因而,现在不少鞑靼人,都自称自己姓祝,或是姓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这祝大常,若有所思,脸色缓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祝大常便笑吟吟的道:“要不,到我……我的帐里细谈,就在不远,那里……正午了,吃饭,请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饶有兴趣:“好,去看看也好。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到了那污水四溢的帐篷,祝大常便道:“实在肮脏,惭愧,惭愧的很。”他傻呵呵的笑了,却随即道:“不过很快,就好了,我……我买了房呢,这么高的楼……”他用手比划,形容很高的样子:“三室两厅,西山的好房,方善人,还肯给我们借贷呢,我卖了七十头牛马,付了付,就在不远,平时可以放牧,过冬的时候,就可以去住,可以避风沙,干净……”他骄傲的脸都红了:“里头暖呵呵的,可惜……还没交房,说是……说是要今年年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方‘善人’!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时脸上露出了自豪之状,能给鞑靼的朋友们,带去来自于一个汉人的友谊,这使他有一种油然而生的喜悦感,还是鞑靼朋友们豪气,买房从不看总价,只看付,宅子都不看,银子就送到了,眼睛都不眨一眨,最重要的是,他们不像那些该死的王公贵族一般,扣扣索索,买了房子,还成天谩骂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祝大常说着,卷起了帐篷帘子,打开,弘治皇帝便猫腰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里头有一个妇人,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他们习惯了有客人来,孩子乖乖的背着书囊,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妇人则是去炊帐里预备茶点。

        祝大常盘腿直接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也不客气,也是依着葫芦画瓢。

        待那妇人将茶点斟上来,弘治皇帝看着杯盏里浓稠的液体,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见状,忙是先喝了一口,顿时,脸色通红,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祝大常道:“奶酒,开始不习惯,喝多了,也就好喝了。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吓的弘治皇帝和方继藩忙将杯子放下,只有朱厚照一饮而尽,一抹嘴:“太淡了,下次请你吃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瞪了朱厚照一眼,朱厚照却浑不在意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祝大常此时起身,原来在这大帐之内,还有一处神龛,神龛里,竟供奉着两个神像,这两个神像,俱都是青面獠牙,与怒目金刚神似,他口里念念有词,一脸虔诚,等拜完了,方才又坐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见这神像丑,乐了:“这供奉的是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知者们所言的战神和财神,能给我们赐福气的。”祝大常指了指左边比他自己生的还丑的木像道:“这叫朱厚照,乃是大明的太子,他乃是天神下凡,所过之处,便能赐予大地勇气,有不死之身,他的灵魂,与上天沟通,能使人获得勇气。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下子笑不出来了,他瞪大眼睛,看着那面色黝黑,青面獠牙的‘怪物’,竟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祝大常指着另外一个木像,虔诚道:“这个就更厉害了,这叫方吉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方继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方吉吉……”祝大常的汉话,音很不准,可他显得很认真:“方吉吉乃是善良的神灵,这是大知者说的,他能给大漠祛除瘟疫,给咱们,带来数不清的财富,让咱们的牛羊膘壮,只要让他高兴,我们鞑靼人,才会平安喜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大常感慨道:“方吉吉是众神灵之中,心地最善良的一个,他从不撒播瘟疫,也不忍心看到疾病和杀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听着一愣一愣的,看看朱厚照,又看看方继藩,再看看那丑陋的神像,一时……竟是无言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帐篷里,竟是说不出的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鞑靼人,信奉的乃是萨满,认为万物有灵,他们同时,推崇强者,谁是强者,他们便信奉谁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横扫大漠,杀死了延达汗,这是第一次,鞑靼人感受到了无以伦比的勇气,因为他们这才现,从前稳固的后方,已经荡然无存,只要他们心生妄念,大明的铁骑,照样给予他们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,朱厚照杀死了他们的牛马,下令鞑靼人前往边镇,方可接受救济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鞑靼人,几乎是顺着血泪之路,一路抵达了边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奇迹生了,他们抵达了边镇,到达边镇之后,他们遭遇的,并不是杀戮,而是……安顿,无数鞑靼人,被安顿下来,有的挖矿,有的……去重建牧场,他们现,自己这般安顿下来,竟可以得到银子,银子可以随意的购买盐巴、生铁以及所有他们从前无法想象的东西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延达汗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大漠之中的规矩,当一个强者倒下,接下来,将会是数不清的攻杀,各部之间,将会生出无以数计的厮杀和仇斗,直到,一个新的强者,冉冉崛起,重新统一大漠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一次,却不同了,没有强者,人们所铭记的,只有那个深入大漠,大杀四方,斩下延达汗人头的人,当所有人都安顿了下来,于是,开始对新的强者,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至于这位方大善人,实是因为,在大漠生存,鞑靼人现,自己所从事的任何事,都和方大善人息息相关,方大善人居然还向鞑靼人借贷,要知道,鞑靼人此前,是极少有借贷观念的,在鞑靼人心目中,肯向自己借贷的人,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了很久,突然道:“可是他们是汉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祝大常却是乐了:“他们不是汉人,他们是神明,天上的神明,是不会有种族之别的,他们是长生天委派下来,平息杀戮的使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念念叨叨,带着虔诚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感慨,还是鞑靼人淳朴啊,同样的事,京师的人就骂我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故意不去看那神龛,却道:“你为何……信奉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祝大常咧嘴,乐了:“因为这是咱们鞑靼人日子过的最好的时候,从前的时候,那个延达汗,他统一大漠,自称自己是黄金家族的血脉,可又如何?我就是鞑靼人,我和我的父祖们,跟着他们去厮杀,身边无数人战死,换来的又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祝大常说到此处,竟显得悲愤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