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:方大善人带你发财

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:方大善人带你发财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好处就在于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徒子徒孙们想要去做点什么,方继藩总能竭力在背后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寻常的精神支持,一般动辄精神上支持的人,都是人渣败类,方继藩不一样,他还提供物质上的保障。

        跨越白令海峡的意义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,它寻找到了一个陆路跨越两大洲的方法,可以直接抵达阿拉斯加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黄金洲实在太大了,大到在当下的交通条件之下,想要从东至西,或从北至南,都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徐经等人,寻找到了通过昆仑洲,抵达黄金洲的方法,所以他们现在源源不断的将人口,迁徙至美洲中部或是后世的委内瑞拉一带。

        张鹤龄兄弟,寻找找到了跨越太平洋的方法,则可以乘着洋流,抵达墨西哥东岸,随即,再遍布于南黄金洲一带,建立定居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当人们抵达这广阔的黄金洲之后,如何建立更多的定居点,就又成了问题,在南黄金洲和北黄金洲之间,有一处巨大的沙漠,当前的条件之下,想要跨越,很困难。更不必说,在这两者之间,随时可能会有敌友不明的土人,甚至还有可能遭遇佛朗机人,更不必说,还有无数林莽和山脉横跨其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直接抵达北黄金洲,甚至在那里,抢在佛朗机人之前,徐徐的建立一个个聚居点,直接通过白令海峡,是办法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个过程,有无数的险阻,可谓是千难万难,可再难,和大航海相比,其实也是半斤对八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,想要突破地理的局限,本身就是难上加难的事,佛朗机人的大航海,同样是通过血泪来铺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这一次冒险,最重要的是要积累足够的经验,在那浩瀚的冰原里,慢慢的摸索出一套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上的大航海之后,佛朗机曾出现过无数的冒险队,他们越过沼泽,穿过冰原,横跨沙漠,人们只看到了大航海的波澜壮阔,却殊不知,无数的探险家们,在天下四方,留下的足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,小冰河期,不啻是一个机遇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打起精神,立即前往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没想到方继藩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,竟是主动跑来觐见,便拉着脸:“无事不登三宝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方继藩道:“儿臣这里有一份章程,还请陛下过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将章程送至弘治皇帝面前,弘治皇帝打开,看了一眼,惊诧道:“既可陆路去黄金洲,为何还要下西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方继藩沉默了片刻:“陛下,陆路也是危险重重,需要穿过海峡和冰原,更有无尽的冰雪,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弘治皇帝皱眉:“如此说来,这风险,比之航海,还要大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在伯仲之间,提出这个理论的,乃是儿臣的徒孙王文玉,王文玉这个人,陛下想来有印象吧,就是当初,提出地圆论的人,他在科学院任翰林学士,待诏宫中,陛下想来许多事,都曾由他参考过,他毛遂自荐,希望组织探险队,去开辟出一条陆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西山书院出来的家伙们,真的一个比一个疯狂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山下海,个个都不要命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是看过舆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所能统御的奴儿干都司,那里极寒,就已是人类活动的极限了,他们还要向北,甚至……向东,想要跨过一片结冻的海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不算,天知道还海峡,有没有结冻呢,若上头,只是浮冰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头,实在太太多太多的变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这支探险队,要如此巨大的规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至少预备两千人的规模,陛下,一方面是,当下需要足够的人力,相互互助,他们生还的可能,方才大一些,而且,既要跨越海峡,就必须有足够的物资,那千里冰原上,物资倒是好办,雪地里平滑,若是有雪橇,就可以带上充足的物资。而最可怕的,却是在那雪原上,随时可能遭遇到狼群和其他猛兽的袭击,倘若人数太少,一次狼群袭击,就足以让他们全军覆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玩一票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说来,需要多少银子?”弘治皇帝又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:“西山这里,预备筹措十万两,若是陛下的内帑,也肯拿出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吟着,良久:“既然是这么多人,且都是我大明的勇士,若是当真能跨越这冰原,便是大功一件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命人取出了舆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,整个黄金洲的西岸,犬牙交错,有许多佛朗机人和大明的聚居点,这是厂卫从佛朗机人那儿打探来的情报,极不准确,不过已经可以确定,不少佛朗机人,在北黄金洲的东岸,已经有可不少的聚居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南北黄金洲之间,却横着一处沙漠,这对于鲁国公这些人而言,不啻是一道天堑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赶在佛朗机人在北黄金洲发展壮大之前,迅速的北黄金洲,尤其是其西岸迁徙大量的人口,使其和南黄金洲的移民形成掎角之势,钳制住佛朗机人,那么……这似乎是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手轻轻的叩击着案牍:“此乃国本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,朕也拿出十万两银子,若是还不足,卿去筹措,朕一直都在想,朝中对于黄金洲热衷的人不多,仿佛这经略黄金洲,与他们无关一般,朕的这些大臣们哪,也不能教他们置身事外。继藩,你怎么看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好办。”方继藩道:“私募银子,糊弄……不,不是糊弄,是向百官征募探险的经费,同时,探险的收益所得,给予分红,陛下以为,这样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了:“果然,还是你有法子,只是……他们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若是告诉他们,这探险队是九死一生,他们肯定不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抚案:“怎么处置,朕不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方继藩心里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又道:“这些日子,宗亲们开始要陆续进京了,这些,可都是皇亲国戚啊,他们进了京,朕可不能撒手不管,得让他们在京里,待的舒舒服服才好。此次……就让兴王,也就是朕的弟弟,来负责宗亲事务吧,你是驸马,也要从旁协助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颔首:“儿臣明白。”正好,兴王殿下的宅子,也营造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探险队开始成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西山书院第一支地理探险队,而他们的第一次探险,却是直接选择了地狱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方继藩需要大量的征募人手,预备沿途上的干粮,还有御寒的衣物,以及一切物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其中的花费,是不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要面对的,乃是极端恶劣的天气,只说御寒的衣物,寻常的衣物可不成,为了保证他们不至冻死,所有的衣物,都需特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干粮要做到轻便携带的同时,还需做到能够补充足够的热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武器,遭遇了狼群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药品也需准备充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选拔的人,多以辽东的军士为主,他们对于大雪纷飞的天气,有一定的认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务求做到足够的忠臣,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,可重赏,就是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有一条陆路,可以抵达黄金洲,顿时,不少人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,西山开始发行探险股劵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肯资助探险队抵达太平洋彼岸的,探险队所发现的矿山以及土地,未来都可按股比分配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便又传出消息,宫中投银十万,西山亦是投银十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子,有许多人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黄金洲,早已证明,蕴含了无数肥沃的土地和矿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年来,大明对于矿产的依赖越来越大,当然,现在来说,那遥远的黄金洲的矿产来供应大明所需,明显不太现实,可……黄金洲却有许多贵金属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,可是大家亲眼所见,数不清的舰船,直接将黄金和白银拉到了天津港,不知多少人,因此而一夜暴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陆路竟可抵达黄金洲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当真能抵达,这岂不是……十倍、百倍的回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张家兄弟率先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,不少人开始围在西山,四处打探消息的虚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对于,西山这儿,只是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家伙……齐国公居然病了,他年轻轻的,其他时候没有病,偏巧就在这个时候病了,这狗东西,发财不带上大家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如此,大家越是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银子日益贬值,除了买宅邸,手里留着银子,看着财富日益缩水,实是一件令人焦虑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有了这么个好事……大家起初有些想不通,为何……西山会发放股券,可随后,有人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宫中入股,而后才是西山,宫中入了十万两,那方家,怎么敢比陛下的股份还多,因而,也只能入十万两,可其余的银子,去哪里筹措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