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:尧舜之君

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:尧舜之君

        先是坐了马车,到了一处地方与弘治皇帝会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果然是一身便装,方继藩见了陛下,一阵苦笑,最近陛下的恶趣味有点重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能体谅弘治皇帝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体察民情嘛,说到底,还是被自己带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显得心情不错,他和方继藩同车,每每方继藩和弘治皇帝同车的时候,他都能看到,萧敬一脸幽怨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坐在车里,他淡淡的道:“朕记得,你的门生唐寅曾有奏疏,厉数过卫所制的不合理,朕当时,不以为意,今日……倒是想要亲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伯虎这个人,在宁波带兵,自是看不惯,内陆卫所的习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沉默不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次去的,乃是永清左卫,永清左卫在京里并不起眼,此前,他们只拱卫京畿的外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……随着新城的开发,这永清左卫,却因为距离新城颇近,反而变得重要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车马很快抵达了永清左卫的地盘,这里和寻常的农庄,没有太大的分别,放眼看去,是连绵无尽的麦田,似乎到了收割的季节,无数衣衫褴褛的人,在收割着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军田,弘治皇帝坐在马车里,一路至永清卫的大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那大营,早已残破了,营门前,也没有人守卫,只一个老军卒,搬了长凳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下了车,方继藩随即跟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猛的想到,好像自己才是钦差,弘治皇帝不过是自己的随员,便又乖乖的走到了前头,一个眼色,便有禁卫上前,朝那老军卒吼道:“齐国公钦命奉旨来巡营,人呢,人都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老军卒一愣,瞠目结舌了老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巡营,为何不早说,陈指挥使还在家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上前:“他家在哪里,让他给我滚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老军卒是听说过方继藩的大名的,吓得面如土色:“这……这……在新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新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咬牙切齿:“那同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指挥刘同知,也在家呀。”老军卒战战兢兢的道:“要不,卑下去喊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回头看了弘治皇帝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武官们……根本就不在营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眯着眼:“他们几时会来营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军卒吓得身如筛糠,不敢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厉声道:“你们的指挥厉害,还是老子厉害,瞎了你的狗眼,不知道我方继藩是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,说……”老军卒吓尿了,方继藩三个字……真听说过:“一月会来两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左右四看:“士卒们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军卒踟蹰道:“都去收麦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这营里只有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军卒道:“卑下腿脚不便,上官怜惜卑下,让卑下在此看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禁道:“平时营里几日一练习,几日一操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军卒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味了,可看着一身蟒袍的方继藩,居然出奇的顺服:“三五月吧,兵部来人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还要问,回过头,却见弘治皇帝已是拉着脸,转过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已是顾不得老军卒,忙是追上去,低声道:“陛下,这……不去营里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抬头看着这炙热的太阳,下车之后,其实他已是汗流浃背了,只片刻功夫,便觉得身子有些吃不消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还去营中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尴尬笑道:“是,是,陛下真是圣明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怒道:“再说圣明,切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头皮发麻,知道弘治皇帝又动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站在一旁,面带微笑,心里嘀咕,你方继藩也有拍到马腿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时,拉起脸,振振有词的道:“哪怕是切了舌头,儿臣也要说,陛下圣明如尧舜,禹汤不能及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温和了起来,看着一脸悲壮的方继藩,露出苦涩的笑容,他拍了拍方继藩的肩: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有点懵,此刻,他心里笑不出来了,这方继藩……真的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打起了精神,方继藩的话,给了他几分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……这真的是出于方继藩的肺腑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自己的女婿,当初……也是朕,看着他长大的,那时候……弘治皇帝心里想,那时候,他才十一二岁呢,一脸稚嫩,在他的心里……或许……朕就是圣明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念至此,弘治皇帝心里,有了几分涟漪,他背着手,不错,在孩子面前,那就圣明给他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迎着弘治皇帝温柔的眼神,方继藩道:“陛下,接下来……我们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四处走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旨!”方继藩恭顺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弘治皇帝先行,萧敬想追上去,弘治皇帝却朝方继藩招手:“继藩,你到跟前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方继藩将萧敬推到一边:“让一让,别挡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面带笑容:“好的,好的,齐国公,您先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眼神……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……漫无目的的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已是浑身热汗,脸色显得有些苍白,太酷热了,他深深的呼吸,一面道:“这还是卫戍京师的卫所,天下其他的卫所,一定……也好不到哪里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:“是的。不过,倒有不少军户,随家父出海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……当初倭寇肆虐,如入无人之境了。”弘治皇帝的话,显得平静,他似乎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,不是倭寇凶残,也不是,他们有什么了不起,追根问底,是根子烂了。”弘治皇帝居然微笑:“继藩你怎么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世上没有不变的成法,太祖高皇帝在时,这一套,是有效的,那时刚刚平定天下,国家需要安养生息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便到了营地附近的田埂处,这里,无数军户正在抢手着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老汉,手持着镰刀,上身赤裸,露出的皮肤,被晒得如黑炭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老汉年纪显然也不小了,见有人来,只瞄了一眼,继续收割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只背着手,站在一旁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气酷热的不行,片刻之后,弘治皇帝的衣衫,便已湿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忙是去附近,取了冰凉的清泉水奉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摇摇头:“去问问继藩喝不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客气,一把抢过萧敬的水,咕哝咕哝便一口喝尽:“好喝,再去取一盏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陛下喝的。”萧敬不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依旧伫立,足足凝视了小半时辰,他已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建弘治皇帝不吭声,其他人哪里敢说话,都耐心的等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那老汉终于受不住了,方才放下了镰刀,奇怪的看着这田埂中数十个奇怪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,他到了田埂处来,行了礼:“不知诸位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看方继藩所穿的蟒袍,就觉得不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呵呵的道:“你继续割啊,我们在此看着,不妨碍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汉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瞪了方继藩一眼,却道:“给他一点水,再取点吃食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老汉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便见有人从包袱里取出几张饼,盛了清泉,送到了老汉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老汉倒是没有客气,虽是显得迟疑,却忙是千恩万谢,接过了饼,舍不得吃,却是收起来,只喝了一口水,放在口里咂巴咂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忍不住道:“赐你饼,你藏起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给我孙儿吃。”老汉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孙儿二字,像是触动了弘治皇帝的心事,他笑了:“我也有孙儿,今年已有十岁了,个头不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汉道:“贵人的孙儿定是不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似乎被这不凡二字所打动,面上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小家伙,文武双全,当然不凡,唯一不足的地方,就是过于冲动,当然,这是少年人当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道:“不知老汉高姓大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的叫高老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老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名字,倒是挺稀罕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这样的天气,真是酷热啊,若是下一场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老和却是乐了,咧嘴,露出了黄牙:“这可使不得,若是突然下一场大雨,麦子来不及收,是要烂在地里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,随即,哑然失笑:“来,坐下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着,也不避讳,大喇喇的坐在了田埂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高老和却不敢坐,只蹲下来:“贵人们来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路过此地,只想来看看,这是永清左卫吧,这里比邻京师,真是个好地方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当然。”高老和连连点头:“算起来,也是天子脚下呢。这些年来,虽不是风调雨顺,世道却是太平,托朝廷的洪福,大家伙儿,总算过了几年安生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了,当然,他没有被这太平安生的日子所触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这便是太平安生的日子,那么……这所谓的太平盛世,实在太不值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