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:厉害了 人间渣滓王不仕号

第一千一百四十章:厉害了 人间渣滓王不仕号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在此时,已是起身,远处,却有一队快马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瞥了一眼,心知,卫里的指挥等官员,已经得知了消息,心急火燎的赶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着脸道:“朕不愿见他们,走吧,上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上了车,方继藩也翻身上马,一队人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永清左卫指挥目送着那车驾,此时……他却勒马,踟蹰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田埂里,还在割着麦子的老汉,他马鞭指了指老汉:“你……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汉上了田垄,看着指挥以及千户官,吓得脸色铁青,战战兢兢的道:“卑下高老和,见过……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!”这指挥急切道:“你和陛下,还有齐国公,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……陛下……”高老和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这指挥也起初以为,只是齐国公奉旨来巡营,可厂卫那儿,居然找上了门,要寻陛下,此时……他方才知道,陛下竟是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指挥已是急的跺脚,现在见陛下直接走了,心里又是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说话的那个老人……是陛下?

        高老和无论如何,也想不到,方才和自己谈笑风生的是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吓得腿软了,一屁股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指挥等人,却是急的不得了:“快说,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老和深吸一口气,喃喃道:“陛下……陛下和我说话,陛下和我拉家常,陛下……他……他……莫非那个年轻人,是齐国公……呀,难怪我看他,眉清目秀,如此和蔼可亲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口里说着胡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指挥却是一把将他提起来,彻底怒了:“狗东西,你说呀!到底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老和想了想,老实巴交的样子:“陛下说,卫里,得给我发三千斤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”指挥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是真的?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事最大的悲剧就在于,没有人可以去证伪,难道还跑去找皇帝,到底是不是让卫里给高老和发米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面面相觑,只能选择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就在于……陛下这句话,到底有什么深意呢?

        为何是三千斤?莫非……这三千是虚数,就如飞流直下三千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为何,是米?

        莫非陛下是觉得……我等残暴的对待军卒,所以,特意提及到了米,便是要让我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再或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念头,冒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指挥又青又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惶恐不安的高老和,想要暴怒,可细细一想,此人和陛下又过交谈,天知道,今日若是自己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会被锦衣卫所侦知,最后密报到皇帝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指挥露出了笑容:“高老和,不错,不错,早晓得你是个本份人,三千斤粮,小意思,来人,明日给他送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老和乐了,露出了他的大黄牙,笑容依旧是憨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匆匆回宫,他心里若有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有处置好的奏疏,依旧堆砌在他的案头上,他深吸一口气,出去了大半日,政务还是不能荒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捡起了奏疏,眼前这一份奏疏,却来自于都察院,乃是御史弹劾方继藩的,说是方继藩误人子弟,使皇孙性情大变,恳请陛下为皇孙另择良师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不知是这位御史良心发现,还是这家伙害怕被人打击报复,在对方继藩的弹劾上,语气显得很委婉,只说齐国公并不适合云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弘治皇帝看到此处,本就怫然不悦的脸上,更似凝了一层冰霜,他将奏疏丢开,冷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伴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奴婢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手指着奏疏:“这个御史,查一查他的底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一愣……正待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御史,撞到了枪口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随后,弘治皇帝却摇摇头:“罢了,这份奏疏,留中不发,不必理会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弘治皇帝分道扬镳,回了西山,朱厚照却在镇国府里,心急火燎的等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方,你去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见了朱厚照,格外的亲切,自家兄弟啊,每一次,朱厚照在自己面前,看着他真诚的样子,都能给自己的心带来治愈的效果:“奉旨巡京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一听,眼睛一亮:“为何不早说,本宫也可以随你去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神秘的看了朱厚照一眼;“这里头的事,很复杂,陛下也去了,当然……又不能承认陛下去了。就算所有人都知道陛下去了,陛下在官面上,也没有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觉得自己头有些晕:“父皇最近有些野啊,不过……哈哈……本宫赶明儿,也颁一道旨意,去巡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吓得脸都绿了:“不能再颁了,会露陷的,同一件事,不能骗别人两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挠挠头:“什么骗两次,老方,你有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拨浪鼓似得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见方继藩不肯说,便叹了口气道:“你心里的秘密,越来越多了,不似当初时候了,也罢,今日来寻你,有两件大事。这第一件,铛铛铛……你看看本宫带来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抓起了案牍上的一个包袱,抖开,里头,一个羊毛衣便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累死本宫了,织了三十多件,父皇的,母后的,曾祖母的,还有妹子和你的,还有载墨和正卿,还有本宫的女儿……们……穿上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大热天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勉为其难的将毛衣套进身体,还别说,手艺很不错,外观也很时新,方继藩忙道:“多谢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叉着手,兴冲冲的样子:“本宫也不是吹嘘,这天底下,没有人比本宫织的好,本宫那妹子,也就是你的婆娘,她的手笨得很,这样的人嫁做人妇,能有个什么出息,不说她,我瞧瞧,哪里需要改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仔细围着方继藩兜了个圈,忍不住赞叹自己的手艺:“真是巧夺天工,世上再没有人及的上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有些热,忙将毛衣脱下来,道:“殿下这双手,确实非人所及,第二件事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蒸汽机,已经装上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点懵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快?”朱厚照道:“这已一年多了,征调了数千匠人,西山书院所有的专家,都随时候命,这花的银子,海了天去了,每日就是上万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想到银子,就想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蒸汽技术的研究,在整个西山,确实堪称是曼哈顿工程,绝不只是兴趣爱好而已,而是调用了所有能调用的力量,攻克一个又一个的难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只是个人自行去研究,可能花费十年、二十年,甚至一甲子,都未必能做到实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对于蒸汽研究所这般的投入而言,只要方向上没有差错,科研的领头人有足够的水平,再加上,蒸汽机的原理已经摸清,接下来,不过是无数次的试验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确定可以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太确定。”朱厚照道:“现在只是装上了船,且装的不是海船,海上的风浪大,所以先行用的乃是寻常的船,在湖泊里进行试验,明日……就要在河里试水了,若是管用,接下来,再装上海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……并没有方继藩想象中那般,牛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令方继藩有点小小的失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即便如此,这也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了:“明日在哪里试,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兄弟,竟一下子都变得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带来了大量的图纸,取出来,耐心的跟方继藩讲解着他的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何利用蒸汽动力,设计传动系统。

        干净的水源问题,如何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锅炉在船上,如何保证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说的津津有味,方继藩呢,似懂非懂的听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蒸汽机这玩意,原理他懂,可是涉及到了实际的研究,方继藩就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这并不妨碍,他继续倾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花了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花了很多很多的钱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说的越是生涩难懂,方继藩听着就越觉得牛逼,牛逼才好啊,说明自己的银子,花的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此次的河试……是为了海试做准备,海试之中,还有一些难关,不过……得船下了海,方才能发现出来,再找出办法,去解决他,为了纪念这第一艘蒸汽船,这艘船的船名,一定要有意义才好,我想了一夜。遥想当年,徐经下海,乘坐人间渣滓王不仕号,环游西洋,这人间渣滓王不仕号,实是意义重大,再过不久,这王不仕号,可能就要退役,毕竟,那艘船……越发的过时了,那么……我们现在试水的这一艘,不妨也叫人间渣滓王不仕号,哎呀,说起来,这船名,真是越听越是朗朗上口,当初……到底是咋想出来的,有时候,我真是很佩服自己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努力的回想,是啊,当初……怎么就取了个这么个威风凛凛的船名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就听殿下的,不过事先说好,若是下水失败了,殿下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睡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