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:美丽新世界

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:美丽新世界

        朱宠授叫骂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却都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孙,怎么就你脾气这么火爆,不合群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和朱约麒对视一眼,心里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已有一些王爷和宗亲们陆陆续续的买了宅邸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为了这么个宅邸,大家几乎是将自己身家性命都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凡事,关心则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想看,自己买来的宅子,若是附近的地都是荒芜着,没人买,这还了得,宅子的价格,是会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其他地方,房价涨的就比自己买的地方要多一些,为何?不就是这儿的总价更高吗?

        一想到这事儿,朱约麒和朱祐杬都急,得,你西山建业卖了宅邸就不管了吧,好,你姓方的狗东西厉害,你行,我们……我们去拉人来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兄……慎言……”朱祐杬苦口婆心:“现在木已成舟,还说这些,有什么意思呢,何况隔墙有耳,若是陛下听了去,只怕不悦,现在趁着价格还算过得去,赶紧卖了,争这一口气做什么?你是一家之主,你争气,可不能拿自己的孩子来争气啊。再者说了,你到时搬来,大家也有个照应,咱们都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孙,就得照应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乃是天子的亲兄弟,现在又奉旨,协调来京宗亲们的事,颇有几分宗亲中的大家长,宗令府的宗正之权,他说的话,还是管用的,大家得相互照应,可你若是不识相,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的脸色又缓和起来,他眼睛眯着:“前几日,听那方继藩嘀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嘀咕什么?”一听方继藩三字,朱宠授就一肚子的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好整以暇:“他说有些宗亲对他有误解,他很生气,若是惹得急了,别让他给这不识相的家伙房里塞金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才还怒气冲冲的朱宠授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狗一样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王法了?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个外戚,他敢做这样的事?

        金刀,是皇家才能用的,寻常宗亲家里要藏着,若不是陛下御赐,就是谋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等于是栽赃陷害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这个胆子?

        可……朱宠授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姓方的狗东西,还真是一个什么事都做得出的人,这家伙毫无廉耻,没有底线,偏偏陛下还对他信赖有加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宠授觉得自己透心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拉着脸,怒气冲冲道:“本王听了,当时就怒了,他有这个胆子?哼,你塞本王看看,本王弄死他。所以,大家也不必担心,这家伙,只是说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宠授下意识的道:“他自不敢塞兴王,王弟你是陛下的亲兄弟啊,他有这个胆子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其他人……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是皇亲国戚,是太祖高皇帝的子孙,这子孙还有亲疏之分呢,就比如朱宠授,他虽是辽王,可论起来,他的祖先,乃是太祖高皇帝的第十五个儿子,和当今陛下,隔着五六代人呢,这血缘关系,还剩几个?

        朱约麒则在旁感慨:“哎,人有旦夕祸福啊,既来了京师……还是稳当一些好,现在我等入了京,就是瓮中之鳖,还神气什么,好好过日子,比什么都强,辽王,我们论起来,是堂兄弟,这宅邸,买了吧,别有什么念想了,你的藩地,回不去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宠授低着头,咬唇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干人唏嘘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终究,朱宠授站起来:“明日约那王金元,来谈谈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朱祐杬和朱约麒打起了精神,其他几个郡王,眼里也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夜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圆月当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雕梁画栋的兴王府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的侧妃半卧在榻,她的娇躯半遮半掩,吹弹可破的肌肤若隐若现,在这红烛之下,甚是诱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她娇声细语,语带着令人怜惜,那勾魂的眼睛,直勾勾的盯着朱祐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朱祐杬最喜爱的侧妃,一年有大半个夜晚,都在她这儿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朱祐杬却显得心神不宁,对于她的这诱惑,现在却提不起兴趣,只敷衍道:“你候着,不要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您这又是做什么,臣妾都犯困了。”侧妃从锦被里,探出肤如凝脂的一截粉腿,悬在空中,如鱼儿游水一般的荡漾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对此,视而不见,充耳不闻,他手里举着烛台,站在一旁的小几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烛台放下,从袖里取出一个小簿子,摊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面含糊不清的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面手指轻轻的在舌尖上一点,手指再掀开簿子,簿子里,密密麻麻的写着无数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熟稔的翻到了第四页,这第四页里,赫然写着辽王朱宠授的名字,他提笔,轻轻的,在这朱宠授三字上划了一个叉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眯着眼,看着朱宠授之下,清晰的写着周王朱睦?的字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顿时掠过了光彩,脑子里想着朱睦?的性情和爱好,心里大抵有了几分把握一般,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……你来呀,大半夜的,还不正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来了,来了。”朱祐杬皱眉,显得不耐烦,小心翼翼的将簿子合上,塞回自己袖里,才恍恍惚惚的抬头:“人来,给本王宽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头早有宦官进来,给朱祐杬宽衣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祐杬翻身上榻,宦官便蹑手蹑脚,吹熄了灯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听朱祐杬凛然正气的声音:“不是说好了睡觉吗?别瞎拨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你变了,自打来了京师,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日还有正经事要办,约了周王,本王乏了,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娇声变得更加幽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头发长见识短的东西,别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多久,寝殿里便传出了如雷一般的鼾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美滋滋的将所有的资料都整理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确定了蒸汽船已经有了眉目之后,他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技术再进步一些,这行船,再不靠什么海风和洋流,而是凭借真正的动力,那么……海运的时间,将会大大的缩短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爹,已经数年不见了,也不知他到底过的好不好,哪怕是书信,一年到头,也是难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个,方继藩的心里,便觉得一切都值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兴冲冲的入宫,要禀报这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了宫中,方才想起,陛下在新修的崇文殿里听那筳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现在筳讲,却和以往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都是翰林院的学士们去讲,现在却是翰林院一边,科学院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翰林们讲授四书五经,此后,科学院的院士们则开始讲授最近的天文地理,以及工商农学的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的时候,翰林们是炸开了锅,觉得不可思议,实是俗不可耐,这等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,也能来讲授?

        可慢慢的,在陛下的坚持之下,他们虽是骂的厉害,却终究是胳膊扭不过大腿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至崇文殿,行了礼,见弘治皇帝今日精神奕奕,正侧耳倾听着科学院张信大学士关于防治虫害的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只瞥了方继藩一眼,朝他颔首,示意他先站在一边,一面发出疑问:“张卿家,既然,已经可以出现,专门杀虫的药,那么为何,不立即推而广之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信回答道:“回陛下,现在药物刚刚出来,价格有些高昂,因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对此很不满意:“既然造价高昂,百姓们也无用,那么……何故要造?朕看哪,还是经济实用才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信不疾不徐道:“可是陛下,现在不实用,可是未来,等造价低了,就可以推广了,若是现在不着手去研究,就永远不会有农药,凡事,开头难,可只要起了一个好头,未来……才能造福子孙万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晒然一笑:“原来如此,看来,是朕糊涂了,卿乃农学专家,这些事,卿自行定夺吧,有什么好的建言,直接送到朕这儿来,朕终归,会为卿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信拜下:“臣谢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起初的时候,张信并不愿意来科学院,在他看来,这科学院不过是一个朝廷的机构,对于农学,并没有太多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慢慢的,他尝到了甜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整理科学研究,制定科学院的计划,这些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重要的是筳讲和侍驾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随时都可以面圣的机会,但凡有什么想法,都有机会可以和陛下上奏,争取到陛下的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因为自己在科学院,失去了农学研究的一个主心骨,可这些事,有的是的人来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自己在这里,能随时为农学研究争取到陛下的支持,这对于农学研究而言,可谓是受益匪浅,只怕一千个校尉和力士的研究,都及不上自己在科学院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除了每日整理一些农学的研究,给屯田卫提供一个方向性的东西,就是每日去给人进行农业知识的普及,以及向陛下解释农学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推荐一本书,大神夏言冰的新书《全职医圣》,简介就不赘言了,老牌大神,质量保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