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:打死他

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:打死他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了农学,弘治皇帝端起了案牍上的茶盏,呷了口茶,看了外头的天色:“时候不早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要下逐客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见方继藩来,知道方继藩肯定有事要说,因而没了听这筳讲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却有人道:“陛下,臣有一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看去,乃是翰林侍讲吴彦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彦行了个礼,踱步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:“卿家有什么想要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彦道:“陛下,臣想谈的是,皇孙之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兵部那事儿,已经在士林酵了,议论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露声色:“噢,皇孙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孙性子冲动,臣以为……他闯入兵部,实是大大不该。”吴彦道:“此事过后,天下人议论纷纷,陛下……皇孙是好的,他自幼性子温和,又聪明伶俐,臣窃以为,其根源,在于对皇孙的教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彦谨慎的看了方继藩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冷眼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令吴彦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终究,他心中的大义,占据了他对方继藩的恐惧,他振振有词道:“臣没有诽谤齐国公的意思,只是,齐国公教授他的学问,错了。臣恳请陛下,为殿下另择良师,君子欲修其身者,先正其心;欲正其心者,先诚其意;欲诚其意者,先致其知;致知在格物。教书育人,率先育的,乃是德,所谓德才兼备,德在才先,圣人所提倡的,乃是温良恭俭让,这即为德,岂可教授皇孙打打杀杀,这打打杀杀,乃是莽夫所为,为士所轻……何况,皇孙在兵部的行径,可有半分正人君子的模样?现在皇孙年纪还小,此时,正是教他修德之时,否则,难免天下臣民百姓惶恐不安,为之心忧啊。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吴彦说罢,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感慨,真是不容易啊,至少这语气还算委婉,没有说什么重话,只是说齐国公教育方法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陛下肯从善如流,另择良师,自己算是为这大明,做了一件大好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依旧面带笑容,只是这笑容却愈来愈冰冷,他手抚案牍:“噢,朕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敢问陛下……”吴彦像是丈二和尚,摸不着头脑,不知陛下所谓的知道了,到底是什么意思,忍不住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慢吞吞的道:“方卿家,你也在此,你如何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委屈,做了半辈子的恶,居然还有人有这狗胆,当面骂自己教育有问题,这是因为自己太善良的缘故吗?还是你们这些翰林飘了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儿臣没什么可说的,若是陛下另择贤明,今岁的学费是不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殿中翰林们,个个先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起初,很佩服吴彦的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公真是仗义执言,了不起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方继藩这是什么鬼,学费很重要吗?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科学院的这些徒子徒孙们,先是忍俊不禁,随即,心里一凛,收了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师公真是了不起啊,表面上是在说学费,实则却是举重若轻,用这学费,来表明恩师对于别人的诘难,不屑于顾,师公的学问,不但博大精深,便是这临机应变的本领,也是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    科学院的院士们,现在个个摩拳擦掌,骂我们师公不行?这是想做什么,砸招牌?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须知,任何时代,师门都是一体的,你的恩师厉害,别人才会高看你,你若是祖师爷厉害,这就叫系出名门,徒子徒孙们,给祖师爷抬轿子,这是抬高自己的身价,而祖师爷站的越高,权力越大,将来徒子徒孙们,方才有好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譬如你要做官,你的上司是师兄,其他几个衙门,也多是你的师兄弟,而你的祖师爷,更是身居高位,德高望重,那么,哪怕是你自己不长进,哪怕不能平步青云,却也不必担心,有人敢刻意打压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恩师王守仁和师叔唐寅,脾气都很古怪,性情傲的不得了,这样的人,适合官场吗?莫说是官场,无论是商场还是工场里,怕都混不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又如何,他们痛骂自己的上官,我行我素,从不攀附任何高官,也不凑同僚的热闹,现在也不一样,平步青云?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院士们,死死盯着吴彦,若不是皇帝在,真要动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吴彦听到学费二字,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禁不住道:“陛下……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说到此处,突然,弘治皇帝眼睛猛张,他眼眸里,喷出火来,厉声道:“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彦一愣,他没想到,陛下突然如此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等他反应,弘治皇帝手指着他:“给朕滚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彦这才有些害怕了,忙是拜倒:“陛下,臣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翰林见状,纷纷愣住了,也纷纷拜倒:“陛下,何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朕的孙儿,与你区区一个翰林侍学有何干系?此朕之家事,你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?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吴彦几乎要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话说的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咬牙切齿:“朕的孙儿,朕喜欢的很。方卿家教授他学问,朕也放心,另择良师,难道择你这般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彦听到此处,眼前一黑,差点昏厥过去,这句话,实在诛心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平日的脾气,出奇的好,却没有想到,会说出如此恶毒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众翰林都吓了一跳,个个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冷笑:“孰是孰非,朕心如明镜,容的了你在此颠倒黑白,滚,都给朕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彦脸色苍白如纸,听到弘治皇帝口里隐含出来的杀气,早已吓得汗流浃背,他忙是起身:“臣……告辞。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翰林也纷纷灰溜溜的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拂袖,看了一眼诸院士:“诸卿,朕乏了,卿等也告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信等人看陛下斥责吴彦,心里乐开了花,纷纷行礼,告辞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最后道:“继藩,你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自是站着没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所有人走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:“你今日真是来的巧,到了御前,就有人来告你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委屈的道:“陛下,儿臣……儿臣尽心竭力,无一日,不是忠心耿耿,为我大明效劳,为陛下分忧,更为皇孙言传身教。想不到,他们竟如此侮辱儿臣,儿臣……也是有自尊心的哪,就如贞烈女子,受人侮辱,此时,万念俱灰,恳请陛下……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压压手,他很怀疑方继藩是不是贞烈女子,却还是温和的道:“少说这些闲话,多说也是无益,你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太子殿下,前些日子,从儿臣这里,拿走了许多银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处,弘治皇帝脸色开始变得高深莫测起来:“此事,朕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诚恳的道:“儿臣自是知道,陛下并不知情,儿臣也不是讨账的,儿臣的意思是,殿下拿着这些银子,前去研究蒸汽机,而今,已有了一些成效,儿臣恳请陛下过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将袖里早就预备好的一份关于蒸汽机船的奏报取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宦官下了金銮,接了奏报,送到弘治皇帝手里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踏实了许多,坐下,打开奏报,细细看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群翰林,如丧考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真的伤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的行为,岂不是和昏君无异,翰林乃是清流,清流仗义执言,陛下居然口出如此恶言,还如此挖苦,这……实在是太诛心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吴彦,走出午门的时候,更是泪流满面,他双手握拳,努力的咬着唇,不使自己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说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是魏征,是比干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不能从善如流,这是断绝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翰林,似乎也察觉到,自己的话语权,开始逐渐的丧失,他们个个垂头丧气,犹如斗败的公鸡。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有人低声道:“吴公,算了吧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吴彦听了,心腹之间,却有一股无名之火,腾腾而起,他厉声道:“算什么算,算了,我大明就完了啊,苍天啊,为何陛下会变成这个样子,陛下尚如此,那么苍生而何呢?说要打人,就冲进了兵部,痛打朝廷命官,他方继藩,若是有人这般殴打他,他就知道痛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方继藩三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头徐徐出了午门的一群院士像是炸了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们师公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信站出来,厉声道:“狗东西,你骂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怪张信粗鲁,种了十年的地,成日和农户打交道,也高雅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疯了,尤其是那吴彦,一群人如潮水一般涌上来,朝着张信指指点点,吴彦怒极,今日遭受的,乃是奇耻大辱,他冷笑,森然道:“自是骂齐国公,齐国公就不能骂吗?难道他是皇上?怎么,你待如何?齐国公今日虽蒙陛下垂爱,却需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翌日弱由也,不得其死然。”&1t;i>&1t;/i>

        这最后一句,最是恶毒,是孔子骂子路的说,意思是说他性情刚强,迟早会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众翰林个个精神一震,纷纷为之叫好,吴公真乃性情中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士们没听出这不得好死的意思,却也大抵知道,这定不是什么好词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引经据典,院士们和翰林们相比,实如弱鸡。

        张信憋着脸,怒视吴彦,他在想办法,怎么反驳吴彦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群院士之中,突然有人道:“这狗东西欺人太甚,打死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群本还在搜肠刮肚,想着怎么反诘的院士们恍然大悟,对呀,打他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院士们都不是善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农学的院士,成日和农户打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工学的可是下过作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天文学的,那更是拿着罗盘,行走过江湖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有工程学,那就更了不得了,工地上的干活,俗称小包工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一下子,像是炸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就受不了这些家伙了,最重要的是,他们还侮辱自己师公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人握着拳头,便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之中,工学院士王烨从袖里取出了他随身携带的扳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……你们……这……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一下子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那吴彦被围了个水泄不通,其他翰林,一下子懵了,纷纷脸色大变,抱头鼠窜,跑了个干净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章,支持一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