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:手术

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:手术

        苏月早已取来了医学的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来,他们没少进行解剖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的眼睛、耳朵,鼻子,包括了五脏六腑,他们早已剖析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多亏了鞑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倒不是说医学院和鞑靼人有仇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是,鞑靼人没有太多入土为安的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人死了,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医学院那儿,只需一点银子,便收购了尸,直接进行解剖,分析人体的构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苏月等人的努力之下,不断的积累着资料,更新着人体的知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加上细虫论的横空出世,这细虫论的出现,并非是说,当下的技艺水平,已经出现了显微镜,竟可以观察到藏在体内的细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,当人们意识到细虫的存在时,他们开始对于人头的观察,开始变得越的细致,哪怕是一根毛,毛为何会出现,于是,人们现了毛囊,不断去思索,毛囊的构成以及对毛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没有立即开始动手,而是先将近年来,所有相关于眼睛医学论文,统统先过目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抵的了解了人眼的结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……再通过豚眼,自己亲自去观察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他明白,所谓白内障大致的成因,想要清除白内障,大抵需用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下……方继藩所能提供的,只有一种解决白内障的方法,即是数百年前便已有知的金针拔障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唐代文献大师王焘曾在《外台秘要》一书中对白内障的症状都有简单扼要的描述:白内障眼病初起时,患者“忽觉眼前时见飞蝇黑子,逐眼上下来去。”患者病情展一般缓慢,“渐渐不明,久历年岁,逐致失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而解决方法却是:此宜用金篦决,一针之后,豁然开去而见白日。针讫,宜服大黄丸,不宜大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玩意是有效的,因为此后的文献里,也出现过相似的记载,只是到了宋朝之后,这法子却渐渐失传了,人们开始忽视了白内障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朝的金针法,较为原始,可现在,既然有了条件,那么就可在这个基础上,进行更深入的治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方法,事实上曾一直流行到后世的上个世纪,如何让效果更为显著,便需要不断的练习和讨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涉及到了自己的爹,朱厚照倒是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断的用自己零零碎碎的资料,与朱厚照进行反复的讨论,双方不断在图纸里,绘画着手术的一些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虽只是纸上谈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大批的医学生们,却都拿着簿子,乖乖的排排坐着,记录着两位祖师爷的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财富啊,谁若能够融会贯通,可能对于眼科的理解,将会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墙壁上,挂满了各色用炭笔素描出来的剖面图,眼睛的结构,统统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如痴如醉,听的聚精会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连苏月也抢着,搬了个小凳子在旁旁听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个过程,也未必都是和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讨论的疲倦的时候,不免点牢骚:“反正平日父皇就眼瞎的很,好坏不分,忠奸不辩,这眼睛,不治也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立即道:“太子殿下啊,怎么可以如此诽谤陛下呢,臣对此,大大的反对,陛下实是圣明的很,殿下一定有什么误会。好,我们继续说除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关于手术的讨论,足足进行了小半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接下来,才是重头戏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是让医学生们去寻找白内障的患者,而后,患者寻了来,朱厚照和方继藩进行术前的准备,二人相互打气,因为是第一次做,因而都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病患是个老人,白内障颇为严重,听说西山医学院不但给自己治病,治完了还给三十两银子,顿时便兴冲冲的赶来了,他几乎双目,已难以视物了,眼前,只是模模糊糊的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将他送进了蚕事,他昏昏暗暗的努力想要张大眼睛看着:“呀,是哪位神医治老小儿啊,怎么人影幢幢的,是不是小老儿的眼睛,又严重了,竟好像这里有许多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蚕室里,数十上百双眼睛纷纷瞅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看错,这里有很多大夫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,都是全副武装,穿戴整齐,连双手,都带着皮手套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,取出了纸板,一面提着炭笔,开始记录着患者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他喂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兴奋的医学生,哪里敢怠慢,这是最宝贵的临床经验,太子殿下亲自主刀,谁肯轻易的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老头儿躺在手术台上,随后,有人在他的脸上蒙了一块布,布上,留了一个孔,先从右眼开始,这眼睛裸露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儿吃过了药,整个人便开始昏昏沉沉的,不过意识还算清醒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准备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令下,方继藩在旁开始取了酒精,给老头儿的眼睛进行涂抹消毒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取出一个类似于夹子的东西,将老头儿的眼睛撑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支架上,一个巨大的放大镜挪了来,对准了老头儿的眼睛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已是当下倍数高的放大镜了,经过了七八年的展,这放大镜的应用过于广泛,无论是医学、军事以及机械的制造,都离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一些手艺高的匠人开始出现,通过这面放大镜,老头儿的毛清晰可见,他的眼睛,在朱厚照的眼里不断的放大,眼里的眼白乃至血丝,都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深吸一口气,道:“老方,第一步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点睛。”方继藩汗颜,道:“此前……不是讨论过吗?先点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朱厚照颔点头,他继续呼吸,借此来平复内心的激动,每一次握着工具,看着手术台上的病人时,他内心的激动,就不能自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他的手很稳,朱厚照不断的观察着老头儿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的点睛,是选择进针的部位,朱厚照手里捏着的,并非是手术刀,而是一根细长的铜针,他仔细观察之后,眼珠子便像是勾住了一般,不动了:“下一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听着开始有些心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爷,你别这样好吗?会吓死病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那手术台上的老头儿,虽意识模糊,可听着朱厚照的话,却开始瑟瑟抖起来,敢情你从没治过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时想到,为何西山医学院,要给自己银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大夫的银子,哪里有这么的好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嚅嗫着嘴,想要说什么,只可惜,喝了臭麻子汤之后,整个人没有一丝的气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在旁道:“殿下,下一步,是射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想起来了,他呼吸均匀,最关键的一步开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医学院,都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这一步是在是激动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祖师爷的手艺到底如何,就看这一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很轻松,他笑吟吟的对老头儿道:“你不要乱动,下错了针,可不是闹着玩的,瞎了眼,本宫不负责的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玩笑之间,手却在这电光火石的功夫,突然一动,那细小的针尖,出现在了放大镜之下,开始变得粗大,他眼睛凝视着针尖位置,狠狠的扎进老头儿的眼睛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儿觉得疼,呃啊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他的头部已经固定了,眼睛也被支架撑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种肿胀的痛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针,关系重大,因为必须斜刺入眼睛的虹膜和晶状体的之间,稍稍错了一丁点,都可能直接将人的眼睛刺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到此处,心里一沉,等见这针尖,稳稳当当的刺入,极准,方继藩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方继藩不得不佩服自己唐朝时的老祖宗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他们的器械,一定比当下要简陋十倍、百倍吧,卧槽,这样他们就敢去扎人眼睛,而且还没被人打死,可见自然界中,生命是何等的奇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握着针,一丝一毫都没有动弹,此刻,他脸没有丝毫的表情,便连呼吸,也开始变得微不可闻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一个步骤的错漏,都决定了手术的成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轻轻的开口,喃喃的念道:“下一步,该是“探骊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的手微微动了,却见那刺入了虹膜的针尖继续前进,使针经过虹膜之后,继续进针指向瞳孔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儿的眼里,开始下意识的流出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握针停了片刻,道:“冲洗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会意,取了特指的盐水,开始对着老头儿的眼睛小心翼翼的进行冲洗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个过程,朱厚照必须握着针一动不动,他在旁乐呵呵的道:“老方啊,中午吃点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已跳到了嗓子眼里:“边炉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摇头:“不好,最近吃的火气有些大,换个花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爆炒猪的大眼珠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本宫做了皇帝,下旨,专门拿你这一样的人,抓去砍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认真干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那还是打边炉吧,少放一些辣椒,要清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赶紧“扰海”。”方继藩道:“别耽搁时间,我肚子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