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:天地有正气

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:天地有正气

        密密麻麻的佛朗机人,趁着第一次试探性的攻击,旋即开始集结起来,他们运来了火炮,一门门火炮在步兵的护送之下,徐徐向前推进,运输火炮的马匹,在泥泞中,艰难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战马也由登陆的舰船运输登岸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骑兵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代,依旧是骑兵的天下,哪怕只是火枪手,也不过对于征召的农夫而言,可以迅速的使他们成为合格的士兵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穿着甲胄的骑兵,盯死了远处那一队穿着破旧纶巾儒杉的骑队,他们打出了旌旗,列成一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竟是足足的运送来了一个步兵团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纵队,每一个纵队一千二百人,这些人,显然是专业的战场杀手,长矛兵迅速的排成密集的三个横队,每个横队正面为50至60人,纵深为20列。在四个边角上是排成密集方队的火绳枪士兵,紧接着,开始徐徐推进,骑兵护翼在两侧,炮兵开始布置了队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队伍的上空,绘着雄狮和代表卡斯蒂利亚王室的城堡标志的王旗招展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火炮开始轰鸣。

        灰暗的天空之上,宛如流星落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火炮的试射,威力十足,却没有多少伤亡。

        聚集地里,一群方景隆的亲兵,也同样操纵着火炮进行‘回击’,双方似乎是半斤八两,都在试射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试射,紧接着彼此之间,开始校准,计算着仰角以及炮口的位置,火药的分量,也开始酌情增减。

        聚集地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亲卫杨树匆匆至方景隆身边,道:“公爷,对方火炮众多,且炮手显然经验丰富,只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景隆颔首:“守住,死也要守住,新津决不可陷落,传令下去……坚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传令兵飞马,传达方景隆死战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夯土墙之后,一个个持着火铳和长矛的农夫们,传出了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比公爷的态度更加坚决,他们未必拍死,唯恐害怕的是公爷放弃新津,避战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千难万难,才抵达这里,选择了这一处肥沃的土地定居,在这遍布蚊虫和猛兽,在潜藏在林莽中的土人虎视眈眈之下,开垦出来的一片片土地,他们在农田之上,搭建起了农舍,他们在这里,挖建了水渠灌溉,他们的农舍里,工具和家什日益的增多,他们的庄稼,即将要有收成,他们藏在地窖里的酒,很快就要酿成,身家性命,具都在此,退,往哪里退?死,死也要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火炮终于开始轰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无数的炮弹精准的落入了聚集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聚集地中,火炮回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佛朗机人的鼓手开始敲打起了战鼓,随军的教士,高声呼叫着什么,他们在队伍之中,画着十字,高声吟唱;宪兵长带着六个助手,在后压阵,长矛手和火枪手开始踏着鼓点,开始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炮弹落下,有人倒在血泊,随即,方阵之中,死者的位置,迅速的被人补充。

        聚集地里,零散的箭矢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依然阻止不了长矛手和火枪手进攻的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儒生们已经开始磨刀霍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外游走,为首的教谕宋岩已举起刀,大吼一声: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杀字出口,不需催促,数不清的儒生们便飞马蜂拥而至,目标……显然是佛朗机方阵之后的炮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杰在队伍之中,座下的战马狂奔起来,在这七八十人的马队之中,他挥舞着刀,切齿而起,双目中,蒙了一层薄雾,此次杀入敌阵,显然是有死无生,佛朗机人作战,训练有素,进退自如,武器精良,不在明军这些开拓者之下,这些职业的官军,几乎是刘杰从大明至黄金洲,所遇到的最强大的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耳,被风的吹的呼呼的响,战马奔驰的越来越快,当先的教谕官宋岩,留给刘杰一个背影,一个邋里邋遢的教谕官,孱弱的身躯之下,竟是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杰的眼睛,竟有些模糊了,也不知是因为风沙的缘故,还是在此刻,即将冲入敌阵之时,自己想起了什么,这世上,总有那么一点儿,割舍不下的东西,譬如,那个曾对自己殷殷期盼的父亲,譬如……言传身教,教授自己真学的师公,还有那一丝不苟的恩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长刀斜刺向着满是阴霾的天空,铁骑在轰鸣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佛朗机的重骑兵也开始出动,他们的重骑兵直对儒生们的正对面,两翼,则用轻骑兵负责机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骑队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杰几乎与对面的一个重骑,双方在碰撞的刹那,惯性便使两具身躯摔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重骑狠狠刺出骑枪,而刘杰堪堪避过,两人同时摔落下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沉重的重甲,死死的压在他的身上,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,已经挤压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重骑的骑士,显然也受了伤,却是舍弃了骑枪,整个人,犹如一个行动不便的闷罐头,笨拙的想要抽出腰间的佩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杰艰难的,双手深入他的脖子里,拼命的掐着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    彼此之间,都在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依旧是炮声隆隆,数不清的弹雨,在天空划过一道道尾焰。

        火铳和枪声大作,围绕着夯土墙,从墙后跃出来的民兵,与试图越过夯土的长矛手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杰觉得自己已是死了,他甚至不知倒在自己身上的重骑士是否还活着,双手依旧不断的掐着他的脖子,他扑哧扑哧的喘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零零散散的骑兵,依旧鏖战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骑在马背上的教谕官宋岩,被三四个游骑堵着,他扬起刀,发出大笑:“哈哈哈……天地有正气,杂然赋流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受伤了,一个佛朗机游骑,一刀劈来,他错身,反手便是一刀,斩在这游骑的后背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佛朗机人哇哇大叫,摔落下马。

        带着血水的长刀,重新又扬起,宋岩依旧大笑:“来呀,且看看老夫手段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嗓音嘶哑,继续念诵:“下则为河岳,上则为日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此时,他的好运气,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从哪里,轰的一声,响起了一声火枪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宋岩的前身,一片焦黑,他的刀,开始无力的垂下,口角里的血水,顺着长须滴淌而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愤怒的佛朗机矛手,趁此机会,一矛刺出,狠狠扎入他的腹部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水便如涌泉一般的冒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岩还坐在马上,可是他的头颅已经垂下,长髯已被血水浸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!”四面八方,依旧传出儒生们的喊杀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发出了怒吼:“诸君可还记得齐太史简,记得晋董狐笔,还记得张良之椎、苏武之节吗?至今日,已是山穷水尽,有死而已,我等若怯,圣学绝矣,我等若死,则圣学永昌!杀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马队覆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夯土墙已是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    数不清的人,在沟堑里,有半截的墙后,在木楼里,依旧还在鏖战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景隆已拔刀,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佛朗机人,开始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头,朝一个年轻的亲卫一笑:“你去西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的亲卫道:“公爷……卑下……不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赶紧滚。”方景隆朝这亲卫瞪眼:“你的父亲,就你这么一个儿子,他跟着老子,死了,我答应了,留给你们秦家一个血脉。你到西京,告诉西京镇守,他娘的,记得给我方景隆报仇。还有,我这里有一封家书,尚没有发出去,你带着,发出去,至少,让老子的儿子,知道他的父亲,给他在黄金洲,寻了几个大pi股的侍妾,老方家,要传宗接代啊,多生几个,是几个,当然,这是机密,万万不可被人知道的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景隆沉默了片刻,凝视着年轻的亲卫:“报上朝廷的时候,用第六首诗,想当初,我的先祖,在土木堡,用的就是这一首,可惜……他运气好,活了下来,没有用上,现在……父死子继,老夫就用这一首,了此残生吧,好好活着吧,没功夫和你多交代了,将来……你去找我儿子,告诉他,为父,死就死了,没什么可遗憾的,只是不能临死之前,见一见正卿,实是憾事,好了,滚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踹了一脚那年轻的侍卫,年轻的侍卫不肯走,方景隆怒吼一声,他才踉跄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景隆长刀在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那数不清的佛朗机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间或,火铳射火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,到处都是尸首交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吼一声,无数藏匿在木楼、沟堑、尸山之后的人,纷纷杀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上突得下了雨,这绵绵细雨,竟有几分故乡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,是雨水之中,竟也带着血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泥泞里,所有人杀成了一团,人们在泥地里翻滚着,想尽办法,想将利刃送入对方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正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海面上的怒涛之上,一艘艘悬挂着日月旗帜的舰队徐徐冲破了薄雾,出现在了新津的洋面,来不及享受胜利果实的佛朗机人,便如潮水一般的褪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更送到,数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