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:人间凶器

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:人间凶器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个个大臣们,忙是将银票卷起,收回了袖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好,连五十两银子也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个个木着脸,打个哈哈:“噢,告辞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想挖自己的鼻孔,却显得很淡定,这些家伙,可能一开始无法接受涨价,从心理学而言,这是可以理解的,这只是涨价的冲击,还没有让他们心理上接受,不过不要紧,时间是最好的催化剂,他们会想通的,然后只会被捶胸跌足的抱怨自己为啥当初没有早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他们错身而过,匆匆至行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行在里,弘治皇帝眼镜搁在案牍上,黯然伤神,方继藩喜滋滋的道:“陛下,陛下,大喜,大喜啊,咱们的座位,已经卖出去了,还很火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只红着眼睛,抬头看了美滋滋的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张口说点什么,却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    重重的叹了口气,弘治皇帝拿起了案牍上的羊皮纸:“继藩,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接过了羊皮纸,低头看着,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见他老半天,没有动静,道:“继藩,你要节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节哀?”方继藩的手,忍不住塞进鼻孔里,表情很平静的样子:“陛下,节哀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孩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摇头道:“丧父之痛,朕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:“可是没说我爹过世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这里只说,身中三十七刀,伤及肺腑,没说过世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,他忍不住道:“这不就是过世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我觉得还能抢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一团糟,却认定了自己的父亲还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理解方继藩的感受,这是无法接受悲痛的事实,他忍不住感慨:“你不要悲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不悲伤呀,这消息,是数月前发生的,现在说不准,我爹不但活着,还生龙活虎呢,说不定,我有一个弟弟,要出生了。”方继藩朝弘治皇帝眨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只是感慨,他不禁道:“朕已追封你的父亲为郡王,享郡王爵位,到时,朝廷会以郡王之礼,将他安葬,方家世代忠良啊……你这几日,好生休息吧,不要伤心,有什么事,就来寻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儿臣的父亲没有死,怎么就封郡王了呢,陛下难道不先等一等,若到时候,他还活着,岂不是要吓陛下一跳,家父,岂不是欺君之罪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挑眉,这家伙,到现在还不肯接受啊,继藩啊,你要振作啊,万万不可心生妄念,弘治皇帝咬牙切齿道:“身上中了三十多刀,伤及肺腑,能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,点点头:“儿臣觉得,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若是及早救治,进行手术,取出身上残留的刀片,对伤口进行消毒和缝合,若是没有真正是伤到要害,儿臣想……父亲应该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惋惜,却又忍不住想打消方继藩的妄念,怕到时真正噩耗传来,他更是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息道:“继藩,哪怕是如此,这也是九死一生了,你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我觉得我爹不会死,他一直都很坚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坚强两个字,眼角,一滴泪水要滑落出来,方继藩手指潇洒的一弹,将这泪水弹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上,再没有人,比自己的爹,更加坚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一点,可以确信,想想看,生了自己这么一个儿子,打小开始,就一惊一乍,每日都在锻炼他的心志,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有一个这样的儿子,就是苦其心志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方继藩,是上天赠与家父锻炼心志的小天使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……会活着的,不就是三十多刀吗?这算什么,想当初,我在他心里,不知戳了多少刀,他不一样,也龙精虎猛么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见方继藩没心没肺的样子,眼里,却是雾水腾腾的,心要化了:“哎,你想哭,就哭出来吧,这里没有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哭。”方继藩斩钉截铁道:“臣父还活着,儿臣没什么可哭的。儿臣得赶紧去卖票去了,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溜烟的转过身,转过身的刹那,一行泪水便不争气的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是相信,父亲一定活着,一定是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从黄金洲传来了噩耗,海试,依旧如期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很担心的看着这两日都沉默寡言的老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极小心的,要看方继藩的眼色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准备停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巨大的舰船,已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庞大的战舰,竟不比福船要小,因为要装载一个巨大的蒸汽锅炉,这巨舰狭长,甚至足以在甲板上跑马,正中矗立起了一个烟囱,依旧还设置了风帆,风帆和蒸汽混合动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巨舰的庞大,整个巨舰,三层甲板,除大量的舱室之外,还专门设置了大量的炮舱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右各七十门炮口,分列排开,一旦打开了炮口的挡板,那无数的火炮,便可在舱室之中,利用滑轨,探出船身,露出狰狞。

        群臣已是到了,从甲板上,眺望着海中的这巨大舰船,还是不禁为之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与附近的其他海船相比,此船规模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则手里端着一沓图纸,向弘治皇帝和方继藩等人介绍:“父皇,此船,因为装载了锅炉,为了加固船身,采用一些佛朗机人的造船工艺,这舰船,底层铺设了龙骨,一体成型,一切的结构,俱都围绕这龙骨搭建,甚至,还用了不锈的合金钢,加固了一些船身,当然,只是少许的用了一些,否则,船体载重甚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又道:“此船最大的好处就在于,它的船身,比之寻常舰船要大得多,可父皇,想来也学习过物理学了吧,按理而言,船身越大,动力越小,因而,战舰往往是船身狭长,以轻便和灵活为主,可因为备了蒸汽锅炉,再加上,搭配了风帆作为动力辅助,因而,其船的速度,并不在寻常的战舰之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船身巨大,就有了许多的好处,可以搭配许多的火炮,当然,开花弹不能登船,这是极遗憾的事,所用的火炮,都是轻便的铁炮,射的都是实心炮弹,火炮下设滑轨,方便火炮校射,抵消互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这里……”他指了指图纸上一个船身的结构:“这里做了加强,为的,是加固船身,还有这里……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:“当初在预备建设蒸汽船时,儿臣主导了蒸汽船的整齐锅炉的研究,开与此同时,与之匹配的舰船,也在同时研究,在天津卫,上千的船匠,建设了巨大的船坞,花费了无数银子,在此建造,他们所选的,都是最好的木料,船匠之中,有佛朗机人,有大食人,更多的,自然是咱们大明的能工巧匠,为了解决搭配锅炉和加固船身的问题,攻克的难关,有一百七十都处,现如今,成败就在此一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小心翼翼的看着方继藩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手指扣着自己的鼻孔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苦叹,真是……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背着手,看了看图纸,图纸里,各种侧立图和平面图,上头,标注了无数密密麻麻的数字和尺寸,他看不懂,于是,索性抬头,眺望着远处的巨舰,弘治皇帝道:“你确定它的锅炉开动之后,不会沉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父皇,理论上,是不会沉的,我们还在江河湖泊里,做过实验,还实用模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,朱厚照沉默了一小下,最终道:“儿臣觉得,应该不至于沉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眯着眼,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巨大的船帆已经升起,那巨大的船帆上,似乎还有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伸手:“望远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忙不迭的取了望远镜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拿起望远镜一看,那巨大的船帆,是黑体白字,上书:“人间渣滓王不仕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人间渣滓王不仕号。

        根据气运学而言,这七个字,实是大明下西洋以来的福音,它见证了一个又一个奇迹,早已名垂青史,现在,此船贯之以此名,竟让弘治皇帝心里踏实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许多大臣或站或坐,而王不仕,自然是坐着的,他有的是银子,坐票对他而言,简直就不是钱,他同时举着望远镜,抬头一看,赫然见到那七字,竟是不由自主的,嘴角微微勾起,笑了:“诸公,快看那船唤何名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纷纷去看,等看清了这七个字,一个个心思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某种程度而言,若是自己的名字,也在这舰船上,哪怕是以这样的面目名留青史,似乎……也不错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哭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