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:巨舰出击

第一千一百六十章:巨舰出击

        登州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奇耻大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已将这些佛朗机人,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先袭新津,此后,又袭登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在黄金洲,且还在这天子的京畿之地,耀武扬威,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警告朕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好大的胆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历来自诩自己是天朝上国,哪怕是当他们睁眼看到了新的世界,可依旧,还是自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下诸国,论臣民和疆土,谁可与大明匹敌?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国内弊病重重,却也不是一群蛮夷,可以相比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……鲁国公壮烈战死,登州,距离这京师,可不远,尤其是距离天津卫,更是可谓是近在咫尺,今日,他们敢袭登州,明日,岂不是要袭天津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处,可都是大明门户,一旦遇袭,天下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在一旁,不禁道:“我全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什么?”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袭新津,和袭登州,本就是一次行动,袭黄金洲,是要遏制我大明在黄金洲的扩张,而袭登州,是为了使我大明,为之战栗。他们派出了数艘快船,远道而来,其本意,根本就不是要觐见陛下,而是趁此机会,在我大明泉州停靠,而后,在请求觐见的期间,想来,一定派出了许都细作,刺探我大明的水文资料,同时,刺探我大明的内部,他们要选择一个目标,要确定航线,要了解虚实,最后,妄图一击致命,使我大明满朝文武,为之震撼,也好使我们晓得他们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远道而来,直接偷袭,这是不存在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西班牙人对大明海域的水文,还不清楚,哪里最适合袭击,这都需要时间,需要慢慢去掌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清楚大明对于远道而来的使节,哪怕双方并不和睦,也断然不会,直接撕破脸来赶人,更不担心,大明会因为对西班牙人的反感,便对他们的船队,进行任何反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他们一口咬定,自己是来觐见大明皇帝,大明的各级官府,就绝不可能采取敌视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给予了他们的足够的时间,进行偷袭的准备,且他们派遣的,定是他们最新的舰船,他们自以为,犀利无比,足以袭击之后,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明下西洋的举动,已经遭到了西班牙人的警觉,这使他们开始不惜一切代价,妄图这一连串的行动,使大明彻底的服软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西班牙王国,可谓是如日中天,怎么会将大明放在眼里,在他们眼里,大明不过是远东的奥斯曼帝国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纷纷窃窃私语,显然,也是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虽不及土木堡之耻,可如此堂而皇之的袭击,扬长而去,这还了得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立即道:“臣建议,立即命沿岸备倭卫截击这些贼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方继藩道:“本来他们的船就快,宁波水师尚且追之不及,其他备倭卫,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道:“可是,我们还有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机会?”所有人看向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今日,格外的冷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色道:“他们刚刚袭了登州,势必要沿着航线,穿越西洋,此次西班牙人的行动,一定照会过葡萄牙人,而葡萄牙人在西洋最近的据点是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眼眸一张:“是在吕宋一带的海域,也就是说,他们需从登州,先走至泉州的航线,穿越了澎湖之后,再继续下西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这条航线就好办。”方继藩厉声道:“海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海图,却没有人有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瞪了萧敬一眼:“萧公公,你愣着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委屈巴巴的看了弘治皇帝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阴沉着脸:“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顿时像断脊之犬一般,灰溜溜的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海图取了来,直接铺在了甲板上:“西班牙人对于我大明的海域,所知不多,他们的航线,一定是从我大明这里刺探而来的。因而,只要我们顺着海图中天津卫至泉州的航线一路追击,若是我们的船够快,就一定能在半途,追上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在一旁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海并不是可以漫无目的走的,它有洋流,有深水区域和浅水区域,有暗礁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任何一条航线,都是开拓而出,当初徐经所干的事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开辟出一条航线之后,后来者,往往顺着这条航线走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譬如从登州到澎湖,因为是近陆地航行,最该防范的就是暗礁,一旦船只在海底碰撞到了暗礁,就有搁浅或是沉没的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航线就是安全区。

        西班牙人既然要去吕宋一带,最近的路线只能顺着陆地近海航行,毕竟他们中途没有补给,只能以最快的速度,穿越大明海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也绝不会冒险,开辟新的航线,毕竟,他们随时可能遭遇大明船队,当然是越走最安全的路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这条大明开辟出来的航线,就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相当于是一条陆地上的官道,有现成的官道,谁吃饱了撑着,要去翻山越岭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若是放走了他们,我大明天威,则荡然无存,蒸汽船快,或许,可以追上他们,教他们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错愕:“蒸汽船,真的可以追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显然匪夷所思,那些西班牙人,哪怕是还在登州,距离天津卫,也有一段距离,何况,他们本就是快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试一试,怎么知道呢?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恳请陛下,准许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追击贼舰!”方继藩朝弘治皇帝拱拱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弘治皇帝的怒火,依旧还在翻腾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他觉得这有些天方夜谭,可是……若是大明什么都不做,那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正色道:“追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早就等着父皇下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锅炉还没彻底的熄火,这就好极了,现在,是在和时间赛跑,耽误一时,可就贻误了战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立即大吼:“传令,不许下锚,全速航行,至澎湖方向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整个蒸汽船像是复苏了一般,那烟囱里的浓烟又开始翻滚而出,大船徐徐而行,接着开始加速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在甲板上,站的有些不稳,他们彼此交头接耳,在这巨舰之中,还有天上那翻滚的蒸汽笼罩之下,顿感自身的渺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叶轮在水底开始转动,海面切割出了浪花,翻滚起来的海水,泛着银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追的上吗?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心头,有了一个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大船,却已离开了港湾,在确定了风向有利之后,一张张的帆布徐徐自桅杆上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……却是最考验舵手的时候了,舵手与帆手之间,必须密切配合,一旦张帆之后,舵轮的转舵系统,便需立即关闭,只有叶轮的推进,以及灌满的风帆。

        舰船越来越快,甲板上的人,已经开始站不住了,海风吹得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有人一脸懵逼的抬起头,回头看了一眼那渐渐消失在自己眼底的陆地,突然道:“我们……我们还没下船呀,我们还没下船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呀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一下子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谓事在人为,虽然对于追击上佛朗机舰,他们不抱指望,陛下也下旨,死马当活马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还在船上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也在船上,还有太子殿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哎呀,好可怕,看上去好危险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显得淡定自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声不吭,听到群臣的人声鼎沸,一旁的萧敬,不禁道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多嘴。”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此刻,朕若是率百官下船,像什么样子,朕乃天子,自有上天庇佑,想来……定能无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心里说,陛下……奴婢……奴婢只是个宦官,没有上天庇佑的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……是因为情绪使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或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了甲板上龙精虎猛的朱厚照,朱厚照疯了似得来回巡检各处的舱室,和方继藩一道,下达一道道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年轻人,像是不知疲倦的机械,浑身上下,都充满了朝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无数的水兵、船工,好似也被他们带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甲板上穿梭的人,俱都脚步如风,仿佛……这一艘蒸汽船,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受了这些的感染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,压根就没提下船的事,下了船,在陆地上等候消息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错,身为大明天子,或许……理应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弘治皇帝却突然觉得,似乎……偶尔激情一番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当……真龙巡海吧!

        朕是龙!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突然传出了哗然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呀,我晕的厉害,老夫晕的厉害。老夫要下船,要下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得请陛下,得请陛下下船,不得了,不得了啊,若是有什么风险,社稷而何,苍生而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继藩……齐国公,你疯啦……你是不是疯啦,你为何不让陛下和我们下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开,别惹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