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:不堪一击

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:不堪一击

        一定是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安赫尔的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舰船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西班牙海权的崛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伯爵也是对于海权和舰船有着深厚了解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船是靠风帆提供动力的,对于这一点,他自诩自己是个专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当对方撤下了风帆,却以极快的速度,越来越近……这……实在是违背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按照舰船的动力原则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庞大的舰船,越是臃肿,因此,真正的战舰,必须得在动力和大小之间,做出一个权衡,越大,动力可能越弱,这对海战是极不利的,可若是过小,则又无法配备足够的火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……这一艘巨舰,几乎比自己所见的大明的福船,还要大上数圈,那舰桥,几乎和自己所在的卡洛斯一世国王号还要高上两层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怕的是,那舰船上,居然还冒出了黑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主啊……”安赫尔伯爵,下意识的开始在自己的身上,画了个十字,他碧绿的眼睛里,有的只是无尽的茫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他才反应过来:“迎敌,迎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水手们慌乱的开始紧张工作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那巨舰,几乎在所有人的心底,都投下了一道巨大的阴霾。

        四艘舰船,开始严正以待,事实上,对付这样的巨舰,他们实在是有点儿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赫尔伯爵下令道:“我的天主弟兄们,不要害怕,这是大明的福船,这种船,徒有其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谎言,说实话,他自己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又有什么办法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现自己宛如一个斗恶龙的勇者,举着细剑,带着无畏,沐着天主的圣光,面对着……有大山一般庞大,喷出着火焰的巨龙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……愿天主保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艘佛朗机舰,随即开始朝着人间渣滓王不仕号冲去,它显然,是希望试探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战舰鼓着风帆,快速的劈开了海浪,其船体,在海波之中穿梭,将西班牙战舰的优良技艺,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定会有弱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每一个精通海战的指挥官们的共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间渣滓王不仕号,显然对这艘迎面而来的舰船,有着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居然轻松的转舵,随即,快速的与战舰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快速的转舵!

        安赫尔伯爵紧张的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,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的转舵,几乎看不出一丁点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……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巨舰依旧是浓烟滚滚……要靠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还有足够的火炮,可以击沉它。”安赫尔将一切的希望,寄望于火炮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西班牙曾利用犀利的火炮,曾在威尼斯海域,痛击奥斯曼帝国舰队,为争夺北非打下了牢靠的基础。

        鼓着风帆,佛朗机战舰几乎已和人间渣滓王不仕号在咫尺的距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……船上的指挥官沉着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西班牙海军的指挥官们,往往都是一群干练且果敢的家伙,他们不但出身良好,而且受过系统的训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改变方向,炮手准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下达了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战舰的方向,开始产生了偏离,这是一种策略,改变了航向之后,就可以和大明的巨舰擦身而过,而就在擦身而过的这一瞬间,舰上的十数门火炮,可以给予明舰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船,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赫尔……一下子激动起来,他激动的透过望远镜,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天主保佑!

        激动的佛朗机炮兵们,早已预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知道,决定生死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艘船都在移动,双方的船身,已近在咫尺,这是射击的最佳距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让这些蛮子们,尝一尝我们的厉害!”

        炮兵长们发出了怒吼。

        炮舱里,炮手们一齐发出了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炮舱之外,他们可以看到,对方巨大的船身,这巨大船身引起了海面上巨大的波涛,而这波涛,让显得相型见拙的佛朗机战舰开始剧烈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炮手们,依旧在耐心的等候着,他们经验丰富,带着乐观的精神,认为这个世上,没有什么不是火炮不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两艘船终于彻底的平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在甲板上,都可以看到对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大一小两艘舰船,此时,船身相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佛朗机炮手们……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他们用可怜的炮口对着对方的时候,却突然发现,对面的巨大船身上,竟是密密麻麻的,全是炮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黑黝黝的炮口,一个个对准了自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已经来不及数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原本激动的佛朗机炮手们,这一刻,面上的激动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他们口里反复喃喃念着的天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射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炮兵长,先是兴高采烈,可现在,却是一脸悲壮。

    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火炮声,也开始轰鸣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无数黑黝黝的炮口里,传出了火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喷吐出火舌之后,数不清的炮弹,射向近在咫尺的佛朗机舰。

        佛朗机舰,也可以还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只在这一击之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再没有还击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数不清的炮弹,将船身砸了个稀巴烂,整个西班牙战舰的船身,瞬间千疮百孔,砸入了船板的子母弹,依旧是在船中飞舞,将一个个人,撕成了两半,留下数不清飞溅的木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堪一击!

        佛朗机舰,在此刻,几乎半边的船身,已经稀烂,而后,船身失去了稳定,随即,开始向另一边倾倒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之间,只这第一轮炮击之后,整个佛朗机舰上,已成了人间地狱,无数的炮兵,被炸了个稀烂,到处都是残肢断臂,甲板上的水手们,发现船体开始倾斜,他们纷纷落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先落水的,乃是船的巨大桅杆,而后,另一边的船身,没入了水里,无数的人,抱着残破的船板,眼睁睁的看着舰船渐渐的消失,最终,只剩下船底,裸露在了海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开始呼救,疯狂的叫喊,而巨舰,几乎没有停留,继续向前行驶,仿佛……方才只是打了一只苍蝇一般,这巨舰带来的巨大波涛,将落水的水手和水兵们冲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再没有人听到他们的呼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人间渣滓王不仕号冲散了佛朗机舰的碎片,方才佛朗机舰船,虽也开炮,可对它的伤害,实是有限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几门小火炮,对于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这样的巨舰而言,实是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即便如此,还是有某些舱室遭受了破坏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就有水手对其进行紧急修复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七八个炮手受伤了,医学生和护工们已是将人用担架直接抬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一切又归于了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得漂亮!”方继藩狠狠的用拳头砸在了舰桥上固定的桌上,他双目,像是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眼里布满了血丝,咬牙切齿,这一刻,方继藩久久不能平静……他内心深处,已涌出了无尽的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碾压他们!”方继藩大吼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兴奋的道:“不错,碾压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接着看了方继藩一眼,似乎想起了什么,眼中,带着几分对方继藩的理解和同情:“再传令下去,格杀勿论,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格杀勿论,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安赫尔伯爵目瞪口呆的看到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堪一击,这简直就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一个回合,这坚固和以火力强大著称的佛朗机舰,就这么……彻底的葬身鱼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船速不如人,船体的规模不如人,火力不如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任何海战的所谓经验,所谓的高超的战斗技巧,以及海军的训练有素,都无法弥补这个巨大的代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那巨舰,已经奔着这边来了,迎面而来,那巨大的舰船,似乎从不需歇息,犹如海神波塞冬一般,大海,给予了它无穷无尽的巨大动力,此刻,它挥舞着三叉戟,开始收割着一切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跑不过的!

        战斗!

    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    安赫尔伯爵,带着悲壮,他发出了怒吼:“战斗到底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主保佑我们!”随军的教士们,取出了圣书,开始喃喃吟唱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和百官们,此刻已安置在了底舱,这里是最安全的位置,可方才,火炮齐射之后,巨大的后坐力,还是让巨舰为之颤抖,昏暗的马灯之下,所有人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被打发去甲板上观察敌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要吓尿了,等看到那小不点一般的佛朗机舰,轰然沉没,一下子,萧敬活过来了,他活过来了,眉开眼笑,蹦蹦跳跳的顺着阶梯到了底舱,手舞足蹈的道: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大喜,大喜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百官们依然显得不安,所有人将目光都落在了萧敬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萧敬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道:“初战告捷,初战告捷,咱们人间渣滓王不仕号,击沉敌舰一艘!只一合之力,贼舰不堪一击!反手之间,贼子灰飞烟灭,我大明水师威武,区区佛朗机人,不足一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