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:完胜

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:完胜

        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底舱里的人都沸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……击沉了一艘佛朗机船?

        方才外头虽是震动了一下,让人觉得恐怖,可也没传说中,那么大的动静哪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些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,大家安心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咱们的王不仕号,正竭力冲向贼舰,佛朗机还有三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又让人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提起了王不仕三个字,萧敬眉飞色舞,一副很解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在一条船上,哪怕萧敬看方继藩不顺眼,可此时,还是该同仇敌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不傻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听到王不仕号,此刻发出了惊叹,有人下意识的朝王不仕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满面红光,格外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号,竟这样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王不仕,真是了不起啊。”有人禁不住低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面带微笑,此刻,他应当……谦虚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忙道:“惭愧,实在惭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斜眼看了王不仕一眼:“你惭愧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下,正是王不仕。”王不仕轻描淡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便怒了,呵斥道:“好大的胆,你配叫王不仕吗?今天子亲巡,率百官于怒海与佛朗机人争锋,此王不仕,乃皇帝宝舰,受大明列祖列宗恩荫,得陛下之龙威,纵横四海,蛮夷战兢,莫敢匹敌,你也敢叫王不仕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初大家说王不仕是人间渣滓的时候,你这死太监为何不说老夫不配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太监是不讲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这一番话,与其说是给王不仕听,不妨是说给陛下听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冷声道:“住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立即面带微笑,身子微微弯曲,小小的后退一步:“奴婢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不过击沉一舰,贼子尚有余力,现在高兴,只怕还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横冲直撞的人间渣滓王不仕号,无须乘风,却已破开万道海浪,犹如在海中狰狞的海兽,如疾风一般,朝着佛朗机三舰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赫尔伯爵已经胆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抽出了腰间的细剑,现在,唯一的办法,就是以多击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遭遇了,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,他依然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下达了一道道命令:“安娜公主号,前进,拖延住它。无畏号从它的左侧与他们接舷,士兵们做好准备,我们的国王号,靠近他们,登上他们的舰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唯一的办法,安娜公主号是可以被牺牲掉的,利用它的牺牲,给另外两艘船,接舷的机会,只要能和对方的舰船靠近,射出弩炮,用揽绳,将船只连接一起,那么,就可以登上这艘巨舰,和他们短兵交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唯一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娜公主号在得到了信号之后,还是勇敢无畏的率先朝着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迎面相接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畏号与国王号趁机包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在舰桥里,看着远处的舰船,不禁发出了感慨:“这些佛朗机人,能够纵横四海,不是没有道理,他们不但战斗经验丰富,且还如此悍不畏死,实是心腹大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只冷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无畏号与王不仕交接的刹那,顿时,无数的火炮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无畏号便已千疮百孔,拖着残躯,慢慢的倾斜入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此时,安娜公主号与国王号却已包抄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娜公主号疯了似得,妄图想要接近人间渣滓王不仕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它太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声令下,王不仕号轻松的转向,而后,居然开足了马力,船首毫不犹豫的对准了安娜公主号的船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……轰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号的船首,早已安装了撞角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又是撞角直接快速的撞击安娜公主号船身最薄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便见木屑横飞,整个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船身一震,却依旧劈开了无数的木屑和巨浪,最终,直接穿越了安娜公主号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娜公主号,居然……应声而断!

        船首与船尾,直接裂为了两截,两边的水兵和水手们,还妄图接近王不仕号,登船近战,可此时,他们绝望的直接随着断裂的舰船,直接落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处都是哀嚎,是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安娜公主号,穿越了其船身的王不仕号,依旧露出了獠牙,宛如巨兽一般,没有丝毫的停留,朝着迎面而来的国王号,快速行驶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赫尔伯爵,已经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的船,实在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但快,且还转动自如,这才是真正可怕到极点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对方船体庞大,正因为快速,可以随时调转方向,利用最坚硬的撞角,直接碰撞己舰脆弱的船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完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安赫尔伯爵绝望的看着,那已靠近的巨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他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顷刻之间,三艘舰船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自己……更像是一个小丑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经验,以及航海的认知,还有海战的技巧,在这一刻,彻底的颠覆,因为……自己积攒的那些‘把戏’,在这巨舰面前,不堪一击,对方没有任何技巧可言,但是它更快,它的火炮更多,它更庞大!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看着蓝天,无数的水手和水兵们,这一刻,都已停止了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,都绝望的朝天,这一刻,除了天主展现奇迹之外,他们再没有任何勇气,继续去战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的战斗,都变得徒劳无益。

        国王号,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悬停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宛如一个正待处刑的死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人间渣滓王不仕号,似乎满足了他们的愿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大的舰船,好整以暇的调转船头,与之平齐,巨大的船身,密密麻麻的露出了黑黝黝的火炮口

        “发射!”

        自舰桥上,方继藩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声音,顺着铜管,迅速的传递至各个舱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炮舱里,所有的炮兵,早已屏息等候,随即……轰隆……轰隆……轰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为了抵消巨大的后坐力,火炮的发射,并非是所有人同时点燃引线,而是一门门火炮,按顺序发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连绵不绝的火炮,随着巨舰的颤抖,天上……宛如下了流星,这流星砸入了国王号里,无数的铁球疯狂的破坏着这不堪一击的木船,无数人血肉横飞,桅杆被砸断,咯吱咯吱的开始倒下,数不清的舰舱,瞬间被冲毁,无数人倒在血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打开圣书,不断吟唱着的教士,轻易的被一枚炮弹,直中头颅,鲜血染在了圣书上,远处,是惊恐不安的水兵们,发出了最后的哀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发射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短暂的过去了片刻之后,又一轮火雨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国王号,已变得稀烂,宛如海上漂浮的垃圾堆。

        安赫尔伯爵,手持着细剑,宛如临死前的狮子,他试图想要朝着远处的巨舰,比划着他的细剑,可巨大的帆布,直接压顶,最终……再没有人见过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递的窟窿,使海水如泉涌一般的倒灌进来,国王号在沉默,有水手,及早抱着漂浮物落水,他们在水里奋力的挣扎着,惊恐不安的呼救。

        硝烟徐徐的消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人间渣滓王不仕号,继续的停留在水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几乎可以感受到,海面上,无数人在哀嚎,似乎希望巨舰放下救援的舟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……方继藩懒得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已率百官出了底舱,他站在这依旧无损的甲板上,看到四处海域,到处都漂浮的残肢断臂,还有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已经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瞬之间,以一舰对四舰,完胜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大臣,个个瞠目结舌,他们起初出来的时候,还有些胆怯,生怕冒出什么敌人来,可看着平静的海面上,他们才意识到,一切都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许多人面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马文升心有余悸之余,不禁道:“陛下,这一舰,虽是简直千万,可在臣看来,若能以一舰致胜,那么这千万两纹银,值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纷纷点头,这一次,算是表示认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是拿自己的性命押在了这艘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看来,是这艘船,救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方继藩,已是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上前:“父皇,儿臣幸不辱命,区区四艘佛朗机舰,已悉数全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大感欣慰,他凝视着朱厚照:“这艘舰,是朕的儿子和女婿所建,朕实是无法理解,这样的舰,需要花费多少心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这巨舰之上,才能如此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……四艘佛朗机舰,尽数歼灭,如此,实是大大的提振了军心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……也可给登州的军民百姓,一个交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萧敬拜下:“奴婢恭喜陛下,恭喜太子殿下,恭喜齐国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弘治皇帝笑了:“只是,却不需恭喜朕,恭喜太子和齐国公吧,他们……才是出了大力的,你们哪,都该跟着太子和齐国公学学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面上尴尬,他偷偷看了方继藩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依旧还沉着脸……目露凶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