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:他,活了!

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:他,活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前,他一直不相信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看着这浩大的队伍,无数人穿着吉服,人人面带沉痛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圣驾很快穿过了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身边,许多文武勋臣,个个低垂着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方继藩这狗东西虽然不怎么样,可是他爹方景隆,却还算是一个忠厚正直的人,不少武勋,怀念起当初的一些时光,也禁不住老泪纵横,不得已,被人搀扶着,蹒跚而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文臣们却也大多唏嘘,他们和新津郡王打的交道不多,可是新津郡王还是值得他们敬佩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唏嘘着,感慨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几个门生,也在队列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等人,个个眼里泪花闪闪,他们亦步亦趋的跟在方继藩的身后,不禁失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脚步越来越慢,觉得眼前的世界,也变得缓慢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……原来会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,一切都化为乌有,留下的,不过是一丝给至亲的念想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念想,实在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记忆,犹如走马灯似得,涌入自己的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儿子英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继藩,为父有个大胆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啊,莫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歪着头,眼睫毛禁不住阖下,等张开时,这睫毛却已湿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一只手伸过来,拉住了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和自己并肩而行,张口想说点开心的事,却发现……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叹息,不断的拍打着方继藩的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会报仇雪恨的。”良久,朱厚照才憋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方继藩没反应,只是蹒跚着,掩面失声而泣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歪着头,不知该怎么说好,憋红了脸,老半天才道:“老方,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    走在朱厚照身后,乃是内阁大学士谢迁,谢迁心里感慨,不禁想,这齐国公,看来,还是有心肺的,他也有伤心的时候啊,可惜可叹,可惜可叹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听到朱厚照一句你饿不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谢迁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,轮到谢迁开始怀疑人生了,他突然更觉得悲从心起,咱们大明的列祖列宗哪,你们睁开眼看看吧,看看当今太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数不尽的禁卫,自大明门至太庙,三步一岗、五步一哨,一直延伸只御道的尽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英国公张懋,早已至太庙,恭候圣驾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圣驾一到,他带诸官特来接驾,朝一脸颓然的弘治皇帝行了大礼,接引弘治皇帝至享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享殿之中,陈列的乃大明历代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向列祖列宗行大礼,三拜,祝祷,焚香,看着那琳琅满目的神位,弘治皇帝的心里,竟有几分悲呛,他抬头,看着享殿里的袅袅青烟,竟不觉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家不幸,虎狼环伺,神州陆沉,中原板荡,异族入主,自此,华夏血脉,几绝矣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祖高皇帝,襄举大义,于是,驱逐鞑虏,天下归心,日月重明,河山再造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历代子孙,或明或暗,或是或非,及至朕承大统,而今,百四十年矣,弘治皇帝念及此处,不禁想,百四十年了,日月蒙尘,这些尘埃,朕定当清洗干净,不至祖宗为之蒙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穿着冕服,行动笨拙,待又行过大礼,而后,率百官至东配殿,东配殿里,香火鼎盛,弘治皇帝目光,落在了方景隆的神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神位之上,乃是方景隆的画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,悲从心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都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新津郡王,忠魂却已归天,想来,定是列于祖先英灵之侧。

        礼官开始念诵祭文。

        祭文里的每一个词句,俱都是逐字逐句,经过翰林院、内阁,甚至是皇帝亲自朱批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等抠字眼的行为,是一丝一毫都容不得差错,什么样的恩荣,立过什么样的功劳,与皇家的亲疏,都与祭文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已被宦官牵着,到了自己的位置,弘治皇帝听到方继藩的哭声,心里也如鲠在喉,那祭文冗长,礼官念的又慢,他屏息而立,已是听不清晰祭文的内容了,只是心里浮想联翩,数不尽的哀凉。

        东配殿外,百官纷纷垂手而立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未到他们祭祀的时候,彼此之间,也不禁低声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死为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……人们低声议论起新津郡王,不禁感慨:“郡王大功于朝,不骄不躁,堪为人杰,不啻武穆再生,武宁转世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方才见齐国公恸哭哀嚎,现在细细想来,齐国公丧父之痛,其痛悲绝,这孩子,还是有孝心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齐国公只是性子暴躁而已,并非十恶不赦,他若非脑疾,想来,不至如此。我瞧他不发病时,还是挺和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听说,他发病时才和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脑疾之事,真是玄妙,连医学院,尚且一知半解,我等……岂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看看刘公,刘公也是悲痛欲绝,方才差点昏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自然……听说……其子刘杰,生死未卜,可怜呐,怕就怕白发人,送黑发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唏嘘着,有人不禁被这哀凉的气氛所感染,竟也是眼睛眨动,泛出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老臣,这些到了古稀之年的人,想着身边的人,一个个离去,不禁兔死狐悲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伤心的不能自己,宦官忙是将他搀着,刘健和李东阳,都不禁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噩耗传来,刘公的身体,越来越差,亏得他还坚强,如若不然,只怕早就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只是唏嘘感慨,想当初的内阁三学士,而今,都已年过古稀,到了知天命的年纪,年轻时的踌躇满志,壮年时的春风得意,极至迟暮,尚能入阁拜相,这样的人生,何其的完美,可到了如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悲痛的流出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迁倒还稳重,掖了掖李东阳的大袖,低声道:“刘公悲绝,宾之为百官之首,理当持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才意识到什么:“只是哀叹新津郡王……哎,方家,又留下了两个独苗苗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迁也不禁感慨,低声道:“是啊,新津郡王功业未竞,实是可惜,而齐国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太庙外头,却引发了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金吾卫严防死守,又有低级的文武官员,在此静候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通政司一封快报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传报的乃是通政司堂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堂官想要入太庙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是被人截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官却是要疯了:“要立即见驾,不,哪怕是急报传至太庙之内,诸公手里也可,不得了,不得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禁卫哪里管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大的事,有祭祀重要,冲撞了祭祀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里头是什么场合,岂容闲杂人等乱闯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有一个翰林出来,道:“不妨将奏报交我,本官送进去,即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接了羊皮卷般的快报,匆匆入了太庙,他匆匆的穿过了百官,见着了刘健、李东阳人等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忙是上前,悄无声息的将奏报,送给李东阳,接着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皱眉,这通政司,怎么这么没有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副无事人一般,捏着纸卷,而后,轻轻的摊在手心上,眼睛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浑身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脑子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竟是一下子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幻海浮沉中,混了大半辈子,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他脸迅速的落下,口里下意识的发出声音:“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人关注李东阳的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李东阳却站不住了,他匆匆上前几步,轻轻的摇了摇被宦官搀扶着的刘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痛不欲生,艰难的回眸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随即,将纸卷蹑手蹑脚的塞进了刘健的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缓缓的举起手,打开纸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张老泪纵横的脸,突然变得滑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忙是擦了擦眼里的老泪,定睛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看……身子又打了个激灵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一旁,搀扶着刘健的宦官,偷偷的瞄了纸卷儿一眼,像是见鬼似的,张口要发出尖叫,李东阳眼疾手快,一把捂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两个平时自诩自己稳重的阁臣,却都是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刘健才低声道:“怎么又活了,这消息……可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不可靠,就是黄金洲送来的,老夫也不知,为何突然活了,刘公,事已至此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奈何……奈何……”刘健不知该哭还是该笑,他突然道:“我儿呢,我儿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只瞄了纸卷一眼,没有看到真切,只晓得有人活了,当时就震惊了,顾不得继续看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颤抖着手,继续拿起纸卷,却见后头说的是,虽新津损失惨重,死伤诸多,幸得医学生相救,活人无数。

        活人无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样说来……自己的儿子,生存的几率,又大增了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可怜见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又忍不住,老泪纵横,他死死的捏着纸卷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发现,李东阳正一脸焦灼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清醒的认识到,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,现在这事……咋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