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:说出来你都不相信

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:说出来你都不相信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和李东阳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很久,刘健道:“此事,古之有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问李东阳,古时候,有没有发生过相似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儒家官员,非常注重历史经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这事儿,太让人无语了,仔细想来,怎么处理,还得有依据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死而复生的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李东阳倒是心念一动:“倒有一件,差不多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刘健脑子有点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回去翻翻书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沉吟半响:“汉武帝时,李陵奉旨出击匈奴,不幸兵败被围,当时消息传到了长安,汉武帝听从许多人的建议,以为李陵侍奉亲人孝敬,与士人有信,一向怀着报国之心,定会以死报效国家,绝不会贪生怕死,因此,所有人都以为他战死,皇帝甚至亲自下旨,抚恤他的家人,后来……才知道,李陵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李东阳是来添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典故他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大家发现,李陵还活着,原来是投降了匈奴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汉武帝大怒,李陵族灭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誓言旦旦为李陵辩护的人,统统获罪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大家在说的,乃是方景隆死而复生,你提李陵这茬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该怎么办?”刘健识趣的打断了这个典故,继续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李东阳多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沉吟了很久,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……”刘健不禁苦笑:“怎么就活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已经接受了你死了,为了你的死,做了这么多准备工作,你突然活了,对得起这么多部堂的辛劳吗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个念头一转即逝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沉默片刻之后道:“活着好,活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随即道:“理当去见陛下才是,此等大事,当请陛下圣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现在,贸然闯入东配殿,只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到了什么时候了,事急从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觉得有理,对,事急从权,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难道将错就错?

        他和刘健使了个眼色,二人匆匆朝东配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倒是吓着了其他的宦官和禁卫,有人低声道:“刘公,莫要失仪,莫要失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谁敢拦着内阁首辅大学士和内阁大学士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已经冒冒失失的冲入了殿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礼官还在念诵着冗长的祭文,弘治皇帝伫立殿中,双目微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低声哭泣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耷拉着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道:“陛下,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礼官像是见了鬼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祭文,竟是念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脸诧异的回眸,看着刘健和李东阳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即,他皱眉,龙岩震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场合,如此冒失,这是冲撞来了英魂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活人,再怎么冲撞,只要活人不计较,倒也罢了,甚至是捋了胡须,却也无妨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是什么场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阴沉着脸,一脸怒容的看着刘健和李东阳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和李东阳心里只是苦笑,他们当然知道这个后果,二人拜倒:“陛下,臣……得急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客气的打断他:“天塌下来,也不该在此时上奏,你们就这样急,朕来问你们,天塌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忙是叩首:“天没塌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东阳在一旁加紧道:“可是陛下……人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……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东配殿里,一下子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一脸愕然的看着李东阳。

        人……活了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泣声,也戛然而止,他抬头,一脸错愕:“谁……活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一脸尴尬:“新津郡王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殿中传来了此起彼伏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更觉得自己的后襟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鬼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见鬼了?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忙是取出了羊皮卷儿,上前:“陛下请看,这是送黄金洲送来的快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羊皮卷送到了弘治皇帝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双手颤抖,一脸木然的接过,打开……吸气,接着抬头,目中茫然,良久:“呀……奇哉怪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发懵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压压手:“你先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拿着羊皮卷儿,回头看了方景隆的神位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眉头皱起来:“刘卿,你怎么看待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苦笑:“臣不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老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背着手,开始在殿中踱步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,英国公张懋和礼官们都吓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,这祭祀规矩完全坏了,这是砸招牌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驻足,仰头,突然道:“继藩,你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抹着眼泪: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你父亲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嘴巴张得有鸡蛋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挤出笑容:“这是大喜事啊,是大喜,无论怎么说,人活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将羊皮卷交给方继藩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接过,他一开始是半信半疑,可当真看了,顿时……一下子,全明白了,于是……傻乐:“果然不出所料,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笑的声震瓦砾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笑,外头的百官都吓得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,这不是方继藩的声音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狗东西他还是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爹死了,他还笑得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时喜,接着,又是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脸懵逼的看着众人礼官,看着这香火,还有身上厚重的冕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道:“这算是欺君之罪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算!”方继藩倒是急了:“陛下,说话要凭良心啊,那边来的奏报,是中了三十多刀,儿臣一直说,家父吉人自有天相,绝不是短寿之人,是陛下一口咬定,说家父薨了、薨了,儿臣以为,就算是欺君,那也是陛下欺自己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碰到了原则问题,方继藩又不傻,不是自己的罪,自己认个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轻松了一些:“看来……是这样的。”他反而松了口气: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突然觉得……自己骑虎难下起来:“这边怎么处置?祭祀还要进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远处的张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懋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刘健立即道:“老臣以为,祭祀不能继续进行了,未亡之人,岂有祭祀之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……”弘治皇帝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:“可是已经进行了近半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罢!”弘治皇帝一拂袖,突然,扑哧一笑:“哈哈……活着好,活着好,嗯,走吧,走吧,立即移驾奉天殿,这里的事……张卿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懋还在震惊之中,久久不能平静,他拜下:“老臣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这里,你来善后,继续进行祭祀,只是祭祀的,你自己随便挑一个吧,爱祭祀谁就祭祀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懋:“………”他好久才回过神:“老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左右看了看:“起驾,回宫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乐了,美滋滋的看着手里的羊皮卷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就说了,自己的父亲,断然不会死的,我小诸葛方继藩,岂是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瞬之间,方继藩心里的阴霾顿去,眉飞色舞道:“陛下,儿臣侍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三两步赶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的百官们,议论纷纷,又是一阵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此时,东配殿里,弘治皇帝在朱厚照、方继藩等人的拥簇之下,疾步而出,什么都没有说,径直出了太庙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呆立在原地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禁卫和宦官,顿时走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群臣走又不是,不走又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便有小道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津郡王……还活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众臣哗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,没死为何不早说?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太庙几乎都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梁储几乎跺脚:“我还给方家随了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随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人没死,这礼钱,退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答案自在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东配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祭祀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景隆的神位,已经撤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不能祭祀方景隆了,那么,就祭祀祭祀这东配殿里的其他勋臣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礼官很快,就取出了新的祭文,方景隆是新来的,他的祭文,需要专人撰写,可其他东配殿中的诸贤,都有现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念诵了祭文,接着便是献食,而后是燔烧,焚香祝祷,更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今日的祭祀,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主祭官张懋,听着祭文时,时不时的忍俊不禁,突然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忙是捂着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礼官,一改肃穆,忍不住,也跟着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庄肃,庄肃!”张懋咳嗽:“不要笑,不要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有绷紧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懋突然捂着肚子:“不成了,哈哈…哈哈……”他又是想笑,又觉得自己的招牌砸了,想哭,这哭哭笑笑的,礼官们一时也是无语,只好个个静候着张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懋好不容易稳住了情绪,擦擦眼睛,将自己的眼睛擦红了,努力的使自己的嗓音哽咽一些,沉声道:“先祖们勿怪,勿怪……”他口里说着,心里却忍不住想,接下来……怎么收场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章送到,今天整理一下剧情,明天会还回来,不会少大家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