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:不问苍生问鬼神

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:不问苍生问鬼神

        太庙里,祭祀虽还是进行,可接下来,却发现了百年难一遇的神奇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太庙,竟是多了几分欢快的气氛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大家也不想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实在没有憋不住吗?

        人死了,大家能哀悼一下,这人又活过来……还要故作愁态,这实在是考验到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已是起驾,至奉天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,内阁大学士以及各部的部堂,纷纷到了奉天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老规矩,先商量着怎么办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方继藩一个人乐不可支,宣讲他神奇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咕哝,敢情自己白安慰了方继藩老半天哪,这样一想,便觉得好似吃了大亏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眉头时儿舒展,时而,又微微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咳嗽一声:“方卿家能活着,这是大喜的事,朕……实在是高兴的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是啊……”大家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,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,是好事。有了这个共识之后,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坐下,看了一眼方继藩,呷了口茶,而后笑吟吟的道:“继藩,现在,你可算是松了一口气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是道:“儿臣一直都说家父没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认真的模样,弘治皇帝摇摇头,随即道:“朕已给方卿家,定了谥号,又追封了其为郡王,此事,已是昭告天下,诸卿……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最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牵涉到了祖宗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在于,祖宗之制,又和大明的体制,发生了巨大的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异姓不得封王,这是祖宗法,皇帝开了金口,覆水难收,这是体制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者事关着大明的根本,后者……关系到的,乃是皇上的威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这一次,皇帝将敕封收回,然后来一句,朕逗你玩的,那么……往后,谁还相信圣旨呢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办法也不是没有,想要将这王位追回来,可以找一个罪责,然后除掉新津郡王的爵位,这叫虢夺,这个办法是最方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一个新的问题,就衍生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津郡王劳苦功高,九死一生,命悬一线,为朝廷立下了赫赫功劳,这个时候,却是借着一个由头,来虢夺他的王位,这是做的事吗?如此,不但天下人寒心,也是对不住方景隆,这等亏心的事,朝廷也不便做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,现在是骑虎难下,进又不得进,退又退不得,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低着头……不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见状,忍不住道:“诸卿平日说起祖宗成法,诠释律令,不是都很能说的吗?今日,是怎么了?总要赶紧想一想办法才好,马上,此事,就要天下皆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沈卿家,你是翰林大学士,卿家先来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翰林大学士憋了老半天,才道:“这个…………这个……陛下圣明,自有圣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吹胡子瞪眼,你沈文是翰林大学士啊,引经据典,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古时的先例来诠释?便不禁道:“那么张卿家,卿乃礼部尚书,卿来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礼部尚书张升脑袋垂着,只看着自己的脚尖,碎步而出,道:“老臣以为……沈学士说的很有道理,臣附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感觉要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接着叹道:“刘卿家、李卿家、谢卿家,你们也这样认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、李东阳、谢迁三人道:“臣不敢冒昧,自是陛下圣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抬着头,不禁道:“朕是左右为难,只是徒呼奈何啊,朕若是言而无信,天家威严,荡然无存。朕若是违逆祖宗之法,此例一开,只恐后世子孙效尤,无功不封爵,异姓不封王,这是我朝定律,就怕开了这个先河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抚案,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:“方卿家,可有主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振振有词道:“儿臣一切都以陛下马首是瞻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唏嘘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这事儿,还真就得自己拿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大事啊,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打起精神,却见萧敬在一旁抿嘴而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萧伴伴,你有话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今日却是气定神闲:“奴婢斗胆进言,窃以为……新津郡王,确实已经薨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怒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道:“就是薨了啊,陛下已经明发了旨意,且一个人,身中三十六刀,岂有不薨之理呢?陛下啊……既然他已薨了,陛下赐其谥号,追封其爵位,本就是按着祖宗之成法行事,并无悖逆之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现在,新津郡王死而复生,这……不是好事吗?这是列祖列宗们,体恤陛下的辛劳,不舍得将陛下的左膀右臂召去啊,新津郡王活着,陛下还有什么忧虑呢,这一切,都是上天的美意啊,是以,奴婢以为,此事,既是列祖列宗和上天之意,那么……有什么不符合祖宗之法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与刘健等人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有点道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死而复生的事,没办法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……索性,就干脆,就鬼神来诠释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祖宗们的意思,朕也没有办法啊,既然是祖宗们的意思,自然,也就没有违反祖宗之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绕了一个大圈子,可至少,名正言顺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抚案:“萧伴伴,说的有道理,既如此,那么就如此吧,朕要传召钦天监,想听听,钦天监对此,有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钦天监是关门观察天象的,而古人们相信,天象改变和人事变更有直接的对应关系,这件事,就只好问问天象,看看是不是当真乃是祖宗和上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等人,纷纷微笑: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对!”听到此处,一旁的朱厚照老半天,才明白什么意思,他不禁道:“父皇,若是钦天监说这不是祖宗们和上天的意思呢,若如此,岂不是更麻烦,这样弯弯绕绕,有什么意思,多大点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一脸无语的看着太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关爱智障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便连方继藩,都忍不住捂着自己的脸,觉得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感慨,自己的这个儿子,在别处聪明的不得了,怎么有时,又这样糊涂呢,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钦天监会给朕一个答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钦天监若是说,新津郡王死而复生,不利国家,是不是还要让新津郡王再死一次?”朱厚照想不明白,他可是西山书院力学祖师爷,信奉的是科学,怎么看得上这子虚乌有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憋着脸,见太子较真,生怕他继续口不择言,忙是咳嗽:“朕……相信钦天监,断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瞪大眼睛:“父皇怎么就知道,他们不会信口开河?要是他们信口开河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红耳赤,不是因为被朱厚照问倒,而是觉得,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急了,拉扯着朱厚照的袖子:“太子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了却了一桩大事,一挥手:“卿等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还想说什么,诸臣却是忙不迭的道:“臣等告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只好气咻咻的和方继藩一道退出奉天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路上,忍不住道:“就这么一点小事,你看看他们,扭扭捏捏,扣扣索索的,犹如妇人一般。还有这钦天监……他们若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关爱的看着朱厚照,尼玛,这情商的也太低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打断朱厚照道:“太子殿下,钦天监会让陛下如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啥。”朱厚照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想了想,很认真的道:“因为他们怕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朱厚照一下子恍然大悟,他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:“这样说来,这钦天监从前说的鬼话,其实……都是骗人的,捡着好听的,给父皇说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殿下以为呢?不然,朝廷要钦天监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,才呼出了一口气:“难怪……难怪……难怪每一次天象,都是吉兆。可是为何,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,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,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,这群骗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语重心长的道:“殿下啊,陛下圣明,自然知道,他们的话,不足为信,可是……架不住,有人相信啊,既然有人相信,他们也就有用处了,给他们一口饭吃,又花不了几个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顿时懂了:“原来如此,这样说来,他们很快,就会上奏,按着父皇的心意,而你爹,便算是重新‘活’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翘起大拇指:“陛下聪明伶俐,一点就透,臣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,这是国家之幸,是苍生之幸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撇撇嘴:“别夸了,本宫知道本宫很聪明,还需你来夸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