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:人才啊

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:人才啊

        这刘家管家尴尬的点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家也没办法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这么多口舌是非,刘家是什么人家,那是书香门第,是名门望族,梁家之女虽好,可终究……刘家还是要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得罪了梁家人,大不了,虽是可惜。可没了名声,可就有辱门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管事,以为梁储会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知,梁储居然出奇的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还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又能说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梁储苦笑,颔:“老夫……明白了。既如此,那么你去回禀吧,这门亲事,自此断绝,梁刘两家,再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管事便行了礼,还想说什么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储拂袖:“好了,送客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管事无奈的点点头,忙不迭的告辞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家两个儿子,一时怒了,看向自己的父亲:“爹……这刘家落井下石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储压了压手,擦了擦眼睛,或许是这些日子,哭的多了,眼睛总是模糊不清,他道:“由着他们去吧,断了也好,也好。为父,已经没有兴致,去管顾着什么刘家了。为父现在担心的,是你们的妹子,她这一辈子,长着呢,被姓方的狗东西,弄去搞什么什么医,哎……她这后半生,可怎么办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储说着,摇头,苦笑,一脸的无奈,他坐下:“你们是她的兄长,老夫……能活几年呢,将来啊……我看,你们得未雨绸缪,为你们的妹子,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儿子乖乖的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储仿佛一夜之间,老了十岁一般,摆了摆袖子,只剩下了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已安置妥当。

        宫里的防卫森严,可在女医院这几处小殿宇里,女医们却是可以自由活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们是女子,很快便开始忙碌收拾起来,宦官们要帮助她们搬下行囊和器械、药材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如莹倒是怕这些宦官,不晓得这些器械的贵重,将器械磕磕碰碰了,索性和其他女医,自己来搬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就是如此,渐渐的脱离了原先闺阁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,远离了成日做女红的环境,在西山医学院里,渐渐开始亲力亲为,见有的女医,竟是几个人合力搬动了大箱子下来,宦官们看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宫中的日子,其实对于梁如莹这些女医们而言,并不枯燥,带来的数十箱医书还有期刊,足够她们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,还需相互请教。

        反而在宫里,更能静下心来,好好的读书学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成日方公子所讲的那样,医学是最容不得出差错的学问,其他的学问,说错了,做错了,尚还可以改正,可以弥补。可医学一旦出了纰漏,就是误人,是要死人的,人死不能复生,因而务必心思细腻,既要大胆决断,又要谨慎,更要一次次的学习和练习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这些女医,对于这浩大的大明宫而言,不过是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汪洋大海,自是掀不起丝毫的涟漪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有时,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女医学堂,竟有几分失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曾经很热闹啊,可是……这些学生们走了之后,一下子,清冷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一封奏报,送了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奏报送到的乃是兵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兵部尚书马文升一看,则立即命人,送入宫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弘治皇帝看了奏报一眼:“将人宣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久之后,便有一个武官一脸疲惫的进来,此人,乃是奴儿干都司古里河卫指挥陈列,陈列似是第一次见驾,显得惶恐,战战兢兢,忙是拜下,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眼里带着冷漠:“卿家怎么回京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初,王文玉组织了一支探险队,前往白令海峡,这已过去了近半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支探险队之中,有两千多人,其中大多数,否是奴儿干都司抽调的精兵强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陈列,便是副领队,负责协助王文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王文玉没有回来,他竟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列显得不安,忙是磕头:“陛下,王先生所说的白令海峡,实是艰难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因为艰难?”弘治皇帝显得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你陈列,好歹是奴儿干都司下头的指挥,那奴儿干都司,是何其苦寒的地方,怎么会受不住?

        陈列哭丧着脸:“卑下,跟着王先生,带着人马,先是向北,而后一路向东,越行,风雪便越大,流个鼻涕,鼻下头,都是一个冰坨子,便溺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觉得有些粗俗,便忙是噤声,良久,才道:“那狂风,甚至可以将人刮起来,一到了夜里,再厚实的褥子,也抵不住严寒,这一路,两千余人,就冻死冻伤了七八个,至于那所谓的黄金洲,更是遥不可及,卑下人等,自是劝说王文玉,不可再走了,再走,咱们,可都要死在那里,陛下,非是卑下畏死,只是……这根本就是一条死路啊。那王先生,手指头,都冻掉了一截,却还是固执的很,说是……一定快了……快了……就要快到了,卑下不敢隐瞒,卑下和王先生,生了争执,最终,卑下……卑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带了你的人,回来了?来到了京师……复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列颤声道:“陛下,臣非是贪生怕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上没有表情:“王文玉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带着数十人,继续东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叹了口气,竟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卑下有些话,不知当说不当说。”陈列小心翼翼的道:“卑下觉得……王先生,只怕……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朕知道了。”弘治皇帝道:“卿知难而退,自去兵部,请兵部处置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陈列面如死灰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王文玉,当初还曾在科学院里当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和他有过几面之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人,弘治皇帝是不会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叹了口气,竟是无言,良久:“传继藩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觐见,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,道:“王文玉此人,倒是赤胆忠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头雾水,不知啥事,等看了奏报,方才道:“陛下,儿臣这徒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摆摆手:“罢了,只是可惜,若是此人,死在冰原之中,两个葬身之处,都没有。也罢,不说这些吧。朕听说了外头,有不少闲言碎语,说是那些女医,平日都和你关系暧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惊讶的道:“陛下怎么说这样的话,儿臣洁身自好,不近女色,乃当代柳下惠也,是谁乱嚼舌根子,儿臣尽心教授女医们学问……而且退一万步说,这些女医,有数十上百人,儿臣一个人,怎么吃得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朕还听人说,妇道人家,不思待字闺中,或是相夫教子,却是从医,真是闻所未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不知陛下怎么看待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想了想:“这些话,也有道理,妇人除了做女红,还能做什么呢?三纲五常,女主内,男主外,也罢……朕不说这些……免得你去张皇后面前,说什么闲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禁道:“陛下当儿臣是什么人了?儿臣是那等,搬弄是非,胡说八道,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等方继藩出了宫,想到王文玉的处境,现在……也不知生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徒孙,学了天文地理,倒是一个人才,若是死了,实在可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回到了府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朱秀荣正带着香儿读书。

        香儿的书读的不多,曾经,是自学,可惜这自学的学问,毕竟有限,偏偏她倒好学,而今,有了条件,便更用功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方继藩回来,朱秀荣和香儿都笑了,朱秀荣给方继藩解下外衫,一面道:“今日怎么一脸愁容,这又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香儿欲言又止,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,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,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,便俏皮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坐下,呷了口茶,淡淡道:“秀荣,明日,你要入宫去见母后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母后要听戏,早早约了我去。”看着方继藩近来消瘦,朱秀荣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吹着茶沫,满腹心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道:“夫君可有心事吗?难道……”她极力想要看破方继藩的心思,便猜测道:“莫非……是当真如外间所言的那样,和女医有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却莞尔一笑:“夫君是驸马,有些事能做,有些事,不能做,还请三思。不过……我岂会不知,男人在外,谁没有妻妾呢,倘若夫君当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忙是摆手:“不,我忧愁的不是这个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便眨眨眼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夫说了,你可不能对母后说噢。”方继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荣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今日面圣,陛下对母后,可能有所怨言,说什么妇道人家,懂个什么,能有什么出息,不碍事就好了。又说,女人是办不成事的,不聪明,相夫教子,都已是了不起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