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:妙手回春

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:妙手回春

        仁寿宫已是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两炷香前开始,太皇太后便觉得突然乏力,头晕,胸闷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幸得太皇太后身边总是有人照料,一见不对劲,便有人撒腿前去知会陛下以及御医院和女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御医院和女医院,为了应对紧急的情况,可是一直准备着车马的,虽然平时不得在宫中动用车马,可到了紧急情况,大夫们便立即坐着车马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也已匆匆赶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脸色惨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旁的,乃是一个夜里值守的御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御医里进行诊断,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……这病太过突然,事先完全没有任何的征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起因,此前也绝没有任何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年纪又大,她说头晕、胸闷的时候,便几乎要昏厥了,慢慢的,没有了多少的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哪里是病,这简直就是阎王爷的催命符哪。

        御医急得要跳脚。

        纵是他有万般的本事,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御医的手还搭在太皇太后的手腕上,把着脉,这脉象极不乐观,因为越来越微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等弘治皇帝一到,弘治皇帝只抿着唇看着,没有吭声,他显然是希望不打扰御医的救治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过一会儿,一脸焦急的张皇后也匆匆的赶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御医和女医也纷纷涌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御医上前,低声和把脉的御医低声议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得知症状之后,有人立即意识到了怎么回事,这种病症,这些御医们,不是没有碰到过,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看得出,御医们一脸为难的开始低声交流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梁如莹上前行礼道:“能给小女子,看看病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老御医看着眼前是个年轻的女子,却也知道是宫里的女医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些征辟来的名医,大多数医术都还算高明。自然也难免会有自视甚高的毛病,怎么会将一个小女子放在眼里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到了他们这地步的人,涵养还是有的,于是默默起身,侧让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如莹上前,跪在榻前,按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,神色极是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脉搏,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蹙眉,便立即将手放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焦灼的来回走动,心神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再看看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老御医听罢,便上前,当他再搭住脉搏的时候,顿时,脸上露出了惨然的惊恐之色:“陛下……娘娘突发急症,已是回天乏术……臣无能,无力回天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娘娘这个年龄,突发急症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这真和这老御医没有丝毫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听到此,顿时便觉得头晕目眩,他匆匆上前,快步到了太皇太后的面前,接着泪如泉涌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……太皇太后确实已停止了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皇太后她……崩了!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殿中,宦官们纷纷的拜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御医们也一个个拜倒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没有料到,好端端的,突然就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想张口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听一旁梁如莹道:“第三十四期求索期刊,有一篇《猝死论》,其中有一个症状,是否就是如此,根据许多次解剖,分析出来的原因,所谓猝死,多为心室内骤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如莹努力的回忆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其他的女医也有了印象,随即张口道:“不错,心室骤停的原因有多种,似太皇太后这个年龄,十之八九,就是血管堵塞,当然,现在还不能确定成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急救之法……”又一个女大夫怯弱的样子,如孩子一般,背诵着:“需立即进行,否则……就来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都在背诵书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,极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悲凉,本就是心烦意乱,心痛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还见这些女医们,你一言我一语的,这……明显是一群来捣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满心悲痛,心情极差,不禁勃然大怒,萧敬在后头,察言观色,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,便厉声道:“都住口!来人,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个份上,岂会容的这些妇人们在此放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女医们,顿时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……她们真的不是来捣乱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就如梁如莹,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症,顿时就有了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么大的事,她怕自己的记忆有所偏差,这才开始提起这三十期的《猝死论》,女医之中,有不少人将这《猝死论》背诵下来,大家相互印证,最终……才进行了确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宦官,已是张牙舞爪的要冲进来拿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女医………还是有些拿不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梁如莹努力的定了定神,眼中露出坚定之色,她道:“娘娘已是脉搏停了,若是再不进行急救,一切就为时晚矣,我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所谓猝死,即心脏骤停,一旦病人脉搏停止,在十数秒之内,便会伴随身躯抽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方才,太皇太后身躯确实有过抽搐,只是不够强烈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一旦过了二三十秒,便连呼吸都会停止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太皇太后,几乎和一个逝去的人没有任何的分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是过去了四五分钟,那么……哪怕能够救活,也会产生不可逆的伤害,再久一些,就是真正意义的死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宦官已是上前,扯住了梁如莹,其他的女医,也纷纷要被驱赶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上前,几乎要扑倒在太皇太后身上滔滔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皇祖母,归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何其哀痛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如莹咬唇,却一把打开了宦官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俏脸带着几分红晕,厉声道:“人还可以救活!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听罢,越发觉得这女人,实是胆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能救活?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玩笑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忙看向弘治皇帝,弘治皇帝身躯一震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如莹厉声道:“所有人,让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了方继藩教诲她的事,便道:“为人医者,当有仁心,若有一线生机,便需万分的精气去救治,小环,你来……辅助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小环愣了一下,随即上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如莹倒也爽气,上前将弘治皇帝推挤到了一边,边道:“无关人等,还请让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几乎已是心疼得要昏死过去,此时整个人失魂落魄的,看着梁如莹,似是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忍不住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他你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接下来,他终于找到了方继藩无法无天,为所欲为的罪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女徒弟,是他方继藩教出来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吧,看看哪!这些,还是妇道人家,都还是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太皇太后已经归天,不说太皇太后何等尊贵的身份,有道是死者为大,这些人竟在此如此无礼嚣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何止是萧敬,便连张皇后和其他人御医都不禁瞠目结舌,个个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痴了,一脸无法理解的看着,此时的梁如莹无视所有人的目光,先上前,接着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太皇太后的心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深呼吸,紧接着,狠狠的朝太皇太后的心室按压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……”一旁的老御医,发出了古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以保证,太皇太后已是崩了,毕竟人的脉搏和呼吸都已停止,这……人……还能活吗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这些妇人们,居然……居然……在此侮辱太皇太后的尸首,这……这……这是大逆不道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瞠目结舌,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如莹已是连续按压,使出了浑身的气力,她俏脸憋得通红,额上早已渗出了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读过书的人,怎么会不知道事情的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太皇太后救不活,那自己必会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自己最好的选择,本该是索性站在一旁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有罪责,这罪责也不在女医们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她耳畔里想到了方继藩的教诲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个师祖,是个天大的好人,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,为医,就要有医德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无医德,那么,还学医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可十数次按压之后,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弘治皇帝却是回过了神来,他深深的拧起了眉头,目中掠过了杀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胆大妄为!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咬牙切齿,这皇祖母的突然离世,本就令他悲痛到了极点,现在……眼看着皇祖母过世之后,竟还不能得到安宁,于是乎,愧疚、悲痛、愤怒,无数的情绪,涌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铁青,刚要开口,梁如莹却已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正色道:“小环,为太皇太后进行呼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叫小环的女子听罢,哪里还敢怠慢,噢了一声,面带羞怯,她居然张开了樱桃小口,而后……径直一手捏着太皇太后的下颌,竟是一口……贴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还是很有羞耻心的,虽然是太监,那也还算是正直的太监,他浑身打了个哆嗦,看到这一幕场景,居然下意识的伸出手掌,捂住了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狗东西……这下他完了,看看哪,看看这狗东西做的好事,好端端的女子,竟给教成了这个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