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:隆恩浩荡

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:隆恩浩荡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显然极喜爱这梁如莹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说其他的,而是……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,刺激到了张皇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男人哪,真是忘恩负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梁如莹今日救治,倒是指挥若定,颇有几分女中豪杰之风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等救治之后,她又恢复了大家闺秀的模样,行礼如仪,并无过份跋扈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令张皇后很是满意,此时,天色还早,可已是睡不下了,她不断的称赞着梁如莹,问起梁如莹求学之事,那西山女医院,是什么样子,学的都是什么,如何学,治疗时,会不会紧张,有没有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梁如莹也是对答如流,淡定自若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,已急匆匆的到了大明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急的不得了,看着紧闭的宫门,他便要翻墙入宫,谁料这时,宫里的宦官,透着门缝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子殿下,齐国公,太皇太后已是转危为安,陛下有旨,这天,眼看着要亮了,还是待开了宫门,再入宫探望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心里顿时很不爽,朝方继藩龇牙,略带抱怨的说道:“什么意思,这是什么意思,这是过河拆桥是吗?要我们来的时候,教我们三更半夜的赶来,不用我们了,就让我们在这凄冷的天里等到天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在里头,不知怎么回答,也不敢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听到太皇太后无恙,顿时松了口气,抬头,看了看,月朗星稀,这时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也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便拉了朱厚照一把,徐徐劝说道:“翻墙而入,毕竟不雅,现在既然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,这是好事,我们在此等一等便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无奈,顿时没有气焰,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,安静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乃是廷议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许多大臣,纷纷在清早,聚于午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来的人,看到了朱厚照和方继藩,俱是一脸的惊诧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……这太子和齐国公,大清早的就来了,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来见礼,朱厚照鼻孔朝天,一副你们都给我滚蛋,别烦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就不一样了,显得很和气,最近房价有些缓和,他决定改变自己,免得被愤怒的人揍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他面带淡笑的站在众人当中,身形挺拔的他显得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储等人,见了方继藩,这梁储没有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清瘦了许多,这些日子,一直忧心忡忡,茶不思饭不想,这日子,实是煎熬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一会儿,却有宦官和禁卫,拥簇着一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为的宦官,显是东厂的档头,神气活现,请了一个青年人下车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青年人,纶巾儒衫,显得极斯文,不过……突然见了这样的大场面,他显得既是兴奋,又有些胆怯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人叫刘文华。

        乃岭南刘氏子弟。

        举人出身,入京赶考,寄住在堂叔家里,他的堂叔,在都察院任职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也不知,何故突然在半夜三更,有人寻上门,紧接着,说是皇上让他清早入宫觐见,他忙是询问,而宦官自是晓得规矩的,不该说的,不能说,而且传旨的宦官,在东厂里当值,是里头下了一个条子,让他紧急去办事,宫里到底生了什么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十之八九,是陛下对于这位叫刘文华的举人,颇为欣赏,明言了要以礼相待,因而,这宦官……显得极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令刘文华,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,走上了人生巅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高光时刻,自己可以吹嘘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莫非是前些日子,自己参加了几场诗会,自己所写的诗词,流传了出去,连宫中竟都知道了?而且还很欣赏自己的才华?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乃是岭南才子,心心念念的,便是学好文武艺,卖予帝王家,若是因此而获得宫中的青睐,这是……何其长脸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他心里美滋滋的,就好像吃了糖果一般整个人都飘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在群臣之中,看到了自己的堂叔刘焱,于是便上前,朝刘焱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入宫觐见的事,刘焱是知道的,为了避嫌,双方各走各的,不过刘焱也显得很激动,自己的侄儿居然获此殊荣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是整个家族最风光的荣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捋须,一脸安慰的样子,朝刘文华颔:“待会儿,谨记着,不要紧张,要行礼如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侄儿明白。”刘文华梳洗的干干净净,且他面上还算俊秀,浑身上下,透着一股子书卷气,毕竟是大家族出身,见过世面,此时,自是踌躇满志,倒是颇有几分美周郎的风采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焱点头,显得很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家在岭南,算是地方豪族,可到了京里,却声名不显,现在好了,而今,子弟之中,若有人真能出人头地,足以光耀门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最遗憾的,就是自己侄子和梁家的婚事,这梁储,乃是吏部侍郎,位高权重,本来能与他们家结亲,对刘家而言,可谓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遗憾的是,这梁家之女,居然如此伤风败俗,虽然梁家身份高贵,可对于诗书传家的刘家而言,却不得不忍痛割爱了,刘家是体面人,无法容纳那样的女子,何况,自己在都察院里公干,乃是清流,万万不可自己的名声,有所毁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焱说到此,便没有说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从容镇定,面带微笑,远远看到,两个穿着蟒服的年轻人,说笑着什么,那是……太子殿下和传说中的齐国公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心热,却自知地位卑贱,不敢上前给太子殿下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又见人群之中,有人魂不守舍的站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……梁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本是自己未来的泰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可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梁储似乎也看到了刘文华,想当初,刘文华几次拜见过梁储,都是彬彬有礼,很是殷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今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见了梁储目光投来的一刻,刘文华立即将自己的目光,错开去,对梁储,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午门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鱼贯而入,至奉天殿,分班而立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般,既是紧张,不敢斜视,却又忍不住为大明宫所震撼,等他站到殿中最角落的地方,心里却是一热,迟早……我也要位列朝班……一言九鼎。

        众臣等了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却似乎有人开始收到了风声,开始窃窃私语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……昨夜,太皇太后她老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对于这些话,听不真切,不过瞧许多人低声议论,有的人,面上露出了忧心忡忡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等了很久,也不见陛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咳嗽一声,镇定自若的站出来:“诸公,陛下想来,是不会来此了,今日廷议,所议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头,却传来宦官的声音:“皇上驾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健的声音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肃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纷纷屏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刘文华更是激动的不得了,他恨不得伸长脖子,踮脚,可等到,一个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帘,他吓了一跳,忙是低下头,心里激动万分……颤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疾步入殿,随即,上金銮,升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宿未睡的弘治皇帝,现在……心里还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自己的皇祖母,死而复生,那种情感,实是别人无法体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头一热,那个女子……是自己皇祖母的救命恩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他四顾左右,郑重其事的道:“刘文华何在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是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刘焱,顿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突然召见自己的侄儿,又在这廷议之中,当先提及刘文华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的侄儿,何德何能,居然能蒙陛下如此的厚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身躯一震,忙是出班,他心里虽是激动,面色,却是从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他拜倒在了殿中:“草民,见过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打量了刘文华一眼,很满意的点头:“不错,不错,神采飞扬,青年俊彦,刘卿家在京中待考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拜着,叩道:“是,草民在京中,预备今岁的恩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卿在广东布政使司的乡试,成绩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草民不才,名列第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名列第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在乡试之中,名列前茅,虽然这无法和庙堂之中,某些考霸相比,却也算的上是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,弘治皇帝见刘文华对答如流,似乎,考的也不错,那女医,能有如此未婚夫婿,倒也算是天作之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:“朕见卿家,气度非凡,心甚爱之,来啊,念恩旨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恩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更多人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刘文华,到底做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好端端的,就念恩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华也是愣了,可愣归愣,心里还是格外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宫中特别请自己来,就为了奖励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哎呀……自己到底何德何能,居然能蒙陛下如此厚爱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等际遇,莫说是他一介举人,便是无数金榜题名的进士,都是可望不可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