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:师生情深

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:师生情深

        是诡计!

        那位公爵觉得头已有些眩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喝酒上了头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微熏的感觉,眼前开始出现些许的幻觉,他似乎看到,天上似有圣光,许多天使在唱着赞美诗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液,还是自他的手腕处,涓涓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艰难的道:“你在明国内部,对其舰船,还有他们的水师,有什么见解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躬身回答道:“这是一群强盗,一群疯子,他们残暴,无礼,是一群恬不知耻的异教徒。不过……他们的舰船,却大多,没有配备足够的火力,他们的火炮,粗制滥造,他们的水兵,衣衫褴褛,面黄肌瘦……是的,阁下,他们不堪一击,而且……他们的行政体系,宛如一只臃肿的泥足巨人,看似庞大,实则,却只以皇帝为中枢,谁控制了他们的皇帝,谁就可以令他们屈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个很新鲜的见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王细作久在大明,当然对大明,有着远见卓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提到大明时,王细作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公爵沉默了片刻,他眼皮子,几乎要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理发师观察着他流出来的血液,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    公爵道:“屈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王细作信心满满的道:“他们的京城,距离港口,不过百里,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水师,占领他们的港口,这个港口,叫天津,接着,便可向他们的京师进军,擒拿他们的皇帝,那么,整个明帝国,就会束手就擒,他们……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富,他们的皇帝在宫城里,更是藏着数不尽的宝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王细作自他的衣服里,取出了一份羊皮舆图,他取出,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葡萄牙总督和教士,纷纷上前来,这是一副标注的再细致不过的舆图,舆图里,清晰的记录了整个大明京畿区域的兵力部署,以及山峦和河流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葡萄牙总督,心念一动,不过很快,他就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侍从将舆图送到公爵的面前,公爵躺着,看到舆图徐徐的在自己面前展开,他双目深沉,凝视着舆图,接着,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理发师见状,立即道:“天主,阁下体内的魔鬼依然没有驱散,我们应该进一步的进行治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理发师表情凝重,他取出了他的剃刀,锋利的剃刀,血迹未干,可在下一刻,这剃刀狠狠的在公爵的手腕上,又切开了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口子极大,以至皮肉直接外翻,那本是渐渐凝结了血液的旧伤口,一下子,又如河水泛滥一般,新鲜的血液,翻腾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公爵觉得自己已经气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他必须治疗,来和魔鬼进行对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脑海里,开始浮现出一幕幕幻觉,他看到了光,看到了无数的舰船,驰骋于洋面,看不到数不尽的财富,看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努力的使自己冷静下来,接着道:“好,很好,你做的很好,来人,赐予他三十个金币,从现在开始,你将是我的私人顾问,如果……如果我们能够征服大明,你将得到双倍的报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侍从,已经取出了一个小袋子,里头叮当的发出悦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接过了这一小袋的金币,忙是躬身道:“阁下,愿意为您效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头,是三十个西班牙金元,嗯……不少了,至少值几百两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将袋子收入了怀里,恭顺的告辞出了这奢侈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他走出房间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公爵对书记官道:“请以我的名义,给国王修一封长信,他需要立即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,还有……这一份地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艰难的说出这番话之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感觉这一刻,魔鬼虽然在自己身体里流失,可自己的生命,似乎也在流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教士,低声在公爵耳边,道:“阁下,这个人,不值得信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公爵努力的道:“这些……就是一群被流放的骗子和小偷,我……我怎么可能,信任这样的人,所以……我才赏赐给他三十个‘皮阿斯特’,而且,承诺等到我们成功之后,赏赐他更多,金币,就是天主的皮鞭……咳……咳……会驱使他去做任何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教士点头,他抱着圣书,对此,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公爵的血液,又开始凝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伤口还不够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理发师继续开始给他放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从这总督的府邸出来时,他手里掂着金币的袋子,可就在此时,突然,钟声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有人开始唱起了圣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细作回头,看着那巨大的府邸,这时候,他忍不住挠挠头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好像……自己成为了私人顾问之后的一刻钟,又失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公爵的头上,蒙上了绣着十字的裹尸布。

        教士带着一群孩子,手持着蜡烛,悲恸的开始唱起了赞美诗。

        公爵的脸上,在蒙上裹尸布的那一刻,那血如白纸一般的惨然。他张大着自己碧蓝的眼睛,可惜,那眼睛已经失去了任何的血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理发师已经收拾了他的工具,退到了一边,诚如他所言的那样,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,而不幸的是,高贵的公爵,虽然不断的放出了身体里有害的血液,可依旧还是没有抵挡的住魔鬼的侵蚀。

        理发师一脸惋惜,这已经是今年第九个蒙天主召唤的人了,可是……这有什么办法呢,这都是天主的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镇国府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的气氛,出奇的凝重。

        讨债鬼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保定距离西山并不远,尤其是现在修通了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坐着车,很快就抵达了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也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像木桩子一般,站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政到了最关键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债务缠身,税收虽是日益的增加,可开销也是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银子疯狂的流转,可问题在于,这疯狂流转的银子,倘若是一旦断裂,就是灭顶之灾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带着一群人,拼了命,如履薄冰的摸索着,他们在走的,是一条从未走过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要修铁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修也不成,商贾们呼声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不能收了人家商税,就一脚将人踹开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者,这铁路一修,简直就是利国利民,对于新政的推广,有着更大巨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通州和保定府,不断的虹吸着附近州县的人口,这人口越来越多,人员往日来越密集,货物的往日,就更不必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有的道路,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来此,是被朱厚照召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孙子听说在保定府很快活,这让朱厚照很恼火,你是本宫的奴婢,怎么就做了大爷呢?

        谷大用那些人,成日在太子殿下面前,搬弄是非,说刘瑾在外头的风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以为,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,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谁晓得,太子殿下……将他召……召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进了大堂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本是坐着,在磕着瓜子,一见殿下和干爷进来,立即豁然而起,他身子越发胖了,吞咽下瓜子肉,才艰难的道:“见过太子殿下,见过干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忙是给朱厚照和方继藩斟茶递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朱厚照一旁的谷大用,这一刻想死。他幽怨的看着肥头大耳的刘瑾,却还得露出欢迎之状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举起了茶盏,呷了口茶:“保定和通州,能筹措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恩师的话。”欧阳志气度非凡,这是一种饱经历练的气度:“现在能筹措的税银,只有八十万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八十万两,还是能筹措出来的,哪怕是国库,都为之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保定有银子,想不服气都不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皱眉:“现在保定和通州,欠西山钱庄的银子,已有上千万两了吧,这一年下来,连本带息,就要还数十万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所以不能再借贷了,可是铁路已经规划,前期的勘探也已做了,花费不少,学生实是无计可施,特来求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翘着二郎腿,冷冷盯着一旁的刘瑾,刘瑾忙挤出笑容,就差喊出一句‘茄子’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想要银子了,这才想起了为师,你们这几个师兄弟啊,没一个省油的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欧阳志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狗东西居然一点都不羞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好像自己和欧阳志沟通确实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欧阳志:“那么,何不筹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筹资?”欧阳志诧异的看了方继藩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一拍大腿,这个狗东西,果然变得油滑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骂他的时候,他反应就迟钝多一点,给他出主意的时候,他反应就快了少许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准确来说,是募集资金,将这铁路,打包成一个买卖,这保定、通州,还有京师,现在都繁华的很,只要铁路建起来,断然不必担心,无法生利的。为师想一想,想一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凝眉,不让人见识一下,铁路带来的巨大效益,怎么能将这铁路推广出去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上的人,虽然口口声声都说仁义道德,可说到底,大家终究是现实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大明的铁路,不过是新城和旧城这一小段,对于地方州府而言,不具有任何的效仿性,可一旦保定、通州贯通京师的铁路修了,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二章送到,今天争取五更吧,求保底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