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:赚翻了

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:赚翻了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轻描淡写的说出三百万两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……他一丁点都不担心,陛下对他的银子,有所猜忌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……这都是堂堂正正的银子,每一个数目,都有正当的来源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可怕的是,这些银子靠的,本就是皇家和方家最乐见的方式,挣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皇上和方家鼓励人买宅邸,他买了,大赚。

        皇上和方家,鼓励人投入进作坊里,他买了,同样大赚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陛下连这正正当当的银子,都容不下,甚至,还觊觎自己的财富,那么,往后,谁还敢拿出真金白银来,投入进这些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百万两银子,哪怕是对于王不仕,也不是小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除固定资产之外,手里能拿到的最大现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,在他看来……方继藩的野心很大,这个铁路局,绝不只是修一条铁路这样简单,而是想要开创一种全新的玩法,相比于这个新模式而言,一个铁路局,简直就是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这铁路局,定是有利可图,因为方家,绝对会对其鼎力支持。这叫什么,这叫立木为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话说到这里,就算是彻底的把天给聊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发现,自己好像没什么可问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你问他这个玩意好不好,他说好啊,好的不得了,他拿了三百万两银子去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还有什么说的呢,什么通货膨胀,什么分红,什么模式,都是假的,白问,因为……碰到这种拿身家性命去支持的财经专家,你已不需去问他有什么理由了,你信就是了,还啰嗦个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后世,则有另一种专家,他们一二三四五六七,口若悬河,大家去买呀,去买呀,结果他自己没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:“这样说来,朕若是买一些,一定不会赔本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道:“陛下斟酌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既如此,朕明白了,卿家且先告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行了个礼,告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敲打着案牍,陷入了深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沉吟着,咀嚼着王不仕的话,突然道:“这个王不仕,挺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萧敬提到了王不仕,眼里放光:“他可有银子了,时常募捐银子来,京里的好几个善堂,他都花了不少银子,还有伤残匠人那里,他也都有花费……听说,单单去年,他就花了十几万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去西山钱庄,取一笔内帑银来,取五百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吓的哆嗦:“五百万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厉声道:“啰嗦什么,快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不敢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从前做啥事,都犹犹豫豫,瞻前顾后,现在,可大气的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几年,内帑是赚了不少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,那个叫唐寅的家伙,狮子大开口,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,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陛下深知,蒸汽舰队,关系重大,虽是不舍的,却还是忍痛,使那唐寅要多少给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五百万,不是小数目,若是玩砸了,那个王不仕,肯定完蛋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回了翰林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,他已是翰林院侍讲学士了,再进一步,便是翰林大学士,可谓是官路亨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他和翰林院,历来格格不入,倒是和对门的科学院,尤其是科学院里的一些财经院士,颇有一些共同的话题,到了翰林院,他便回到自己的值房,木若呆鸡的坐着,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 生活其实可以很愉快的,何必和人家,为了一丁点权力而费尽苦心去争夺呢?

        有这闲心,不如读读书,养养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阖目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有人见他见驾回来,便有几个翰林来,笑吟吟的道:“王学士,不知陛下召见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翰林,最喜欢打听皇帝的动向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道:“自是因为交易中心的铁路局股票之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,那个?那个不就是,姓方的还有欧阳志,借机勒索百姓财货的东西,这方继藩,搂银子的手段,还真是层出不穷,哈哈,谁买谁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是聪明人,他方继藩和欧阳志的手段,摆明着,就是空手套白狼,大家怎么看不出?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深深的看了这些笑作一团的人一眼,眼中,竟是充斥了同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王不仕淡淡的道:“老夫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……这值房里,清冷了下来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学士……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初,多少次悔不听王学士之言啊,又错失了多少次发财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身躯一震,眼里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我告假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……老夫也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肯定要挣银子的,相信王学士啊,不相信的人,就如他们一样,还背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房贷,越活越穷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微笑:“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迟了?”大家看着王不仕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慢条斯理的呷了口茶:“想来,肯定迟了,陛下肯定也已出手了。这铁路局,总共也就一千五百万股,放出来售卖的,也就一千万股,老夫三百万,陛下一出手,只会多,不会少,剩余的,只怕也早已被人抢购一空了。可惜啊,你们迟了,早一个时辰,或许……还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陛下这……怎么可以与民争利啊。”有人捶胸跌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沉默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心里安慰自己,想来…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,就算抢购一空了,又能值几个钱?

        还能玩出花来?

        不怕,不怕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交易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瞬间,八百万股,销售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八百万股一卖,顿时,某些大商行,开始收到了某些内幕的消息,于是乎……只片刻功夫,剩余的两百万股,便销售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原先还在驻足围观,指指点点的人,这一下……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有人不甘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人如此大批的购买,这肯定有利可图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开始有人也想买一些来玩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时候,这些股票,可不是想买就能买到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已有人开始挂牌收购,才一两二钱银子,到了一两三钱银子,却是依旧求购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谁手里若有这股票,转眼之间,便可挣来数成的暴利,可偏偏……求购的讯息,很快石沉大海,因为……没人肯卖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一个个消息放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传闻这铁路,主打的乃是货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铁路的货运成本低,装载量又大,保定、通州、京师之间,又是最热门的线路,一旦修成,那些蒸汽车,将一车车的将无数的货物,来回运送,想想看,这背后,是多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铁路局还拥有沿岸三十一个站点的土地,这点站点的土地,若是将来,运营一点别的什么,又有多大的利润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开始越传越玄乎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,后知后觉之人,开始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情这玩意,谁若是捏在手里,只要能建成,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求购的牌子,挂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此时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专门安排了宦官,随时去交易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宦官疯了似得回来禀报:“陛下,涨了,涨了,已经一两五钱银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……”弘治皇帝一脸惊讶:“朕转眼之间,就挣了……两百多万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次日一早,竟涨到了一两六钱,照着这趋势,怕还要涨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,第一次……见识过这么个玩法,兴奋的一宿未睡,他发现,自己哪怕是拿着算盘珠子,都无法计算自己的财富了,因为自己的财富,随时都在变更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朱厚照和方继藩被传召入宫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:“你们两个家伙,到底玩什么鬼名堂……咳咳……继藩啊,你可知,朕昨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儿臣知道,儿臣恭喜陛下,陛下的眼光真好。”方继藩钦佩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,却在想,这只是纸面上的财富而已,只所以暴涨,是因为世面上流通的股票稀少,都被大庄家给买了去了,陛下有本事,五百万张股票一股脑的统统卖了试试看,保准能跌的陛下立即下旨,杀我方继藩全家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让方继藩无语的是,当初让陛下从国库里掏钱,陛下不肯掏,现在好了,让陛下买股票,陛下倒是买的一身的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陛下望之不似人君,像股民呀,头上都好像飘着一点绿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世上,历来是买涨不买跌。

        重要的是,保定府,现在有银子修铁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工程的进展,这些股票,还是会持续增长的,除非出现巨大的利空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还沉浸在这喜悦之中,玩股票的人,十之八九就是如此,一旦股票暴涨,就开始不将银子当银子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大爷我可是分分钟多少两银子的人,人一下子开始膨胀了,不将小钱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背着手,踱了几步:“这铁路的修建,可要赶紧,可不能耽误,朕是投资人,朕是花了银子的,若是怠慢,朕不轻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