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:洪福齐天

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:洪福齐天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说罢,却是抿了口茶“不过……时候还早,那些诸部的首领,还不懂规矩,朕会下旨礼部,先派礼官,让他们学一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说罢,像是办完了一桩大事,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大漠诸部的马屁,算是拍对了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朕回京之后,也该告祭一下列祖列宗了,朕总算没有辱没了他们。不过……英国公近来身体有所不适,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弘治皇帝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健跪坐在一旁,心念一动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此番前去大同,老臣以为,还是不得不有所防备,那些蛮人,若是有人包藏祸心,只怕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笑了“他们此时,哪里敢有什么祸心。朕与他们歃血为盟、折箭为誓,他们心存感激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却是心念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既是被尊为天可汗,对于弘治皇帝而言,是极荣耀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……按照规矩,大明所采取的盟誓之礼,势必要借鉴当时唐朝的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陛下,可能要孤身面对那些各部的首领,至少,禁卫需在数十丈开外,倘若当真有什么问题,那可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若大明天子不与各部的首领亲近,那么……难免被人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皱着眉,他这个人,有些杞人忧天,对于异族,他历来是有所防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方继藩有什么坏心肠,只是……方继藩有时候连自己都害怕自己,怎么还敢相信那千里之外的异族人呢?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怎么安排,这一场大礼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了差错,自己可就完蛋了,还卖个啥房子,断头饭倒是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“陛下,前去大同之后的礼节,都是礼部负责吧?儿臣希望礼部,将大礼的全过程,写一份章程,送到儿臣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殿中张升道“这没有问题,现在礼部还在查看古籍,想来,三五日之内,会有草拟的章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殿中群臣,显然也为之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是天可汗,那么,自己这些陛下的肱骨之臣,未来也将名垂青史,成为‘魏征’、‘长孙无忌’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他们也有所疑虑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陛下将此事交给方继藩来办,那么,大家还是极力配合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几日,果然礼部送了章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敢怠慢,躲在家里,将章程摆在自己的面前,细细的研读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过程,他都专门请人进行预演,王守仁等人,全部被抓了壮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厌其烦的,替代每一个角色,包括了如何行礼,皇帝站在哪里,侍卫应该站在哪里,各部的首领又在何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俱都是唐朝时传下来的礼仪,弘治皇帝安排这个礼仪,显然,是为了想要证明,大明的功绩,已直追汉唐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一个皇帝,都有好大喜功的一面,这一点,自不必待言,自己这老丈人,当然也不能免俗,别看他啥事都风淡云轻,方继藩还能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几次预演下来,方继藩不禁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有好几处礼仪,这些部族的首领,都靠陛下太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看出了方继藩的心事“恩师,莫非是怕有人对陛下不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乖乖道“陛下将这个差事交给为师,为师就要承担这个干系,这不是闹着玩的,不出事就一切太平,出事,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低头,看了看章程道“几次预演下来,陛下有三次,都可能遇到危险。这些部族首领,固然不能携带兵刃,可是陛下毕竟年纪大了,哪怕是有人赤手空拳,也可能使陛下陷入绝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方继藩在王守仁面前,总还算规矩的,至少不会随时爆出他的三字经,王圣人嘛,总要给点面子,不然挨揍了怎么办,这个家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顿了顿,道“得跟礼部去说一说,这几处地方,要改一改,让这些狗东西离陛下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想了想,摇头“哪怕是礼部愿意更改,只怕陛下,也未必愿意,恩师,陛下极看重此事,他要展现我大明的威严,也要展现我大明也有如盛唐时的胸襟,有怀柔的手段,若是将这些部族的首领,隔绝开,陛下只怕心中不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禁道“嘿,说的有道理,陛下若当真怀柔远人,靠着礼有个什么用,有本事,他从内帑里,拿出百八十万两银子,赏给诸部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改又不能改,想要如何预知危险呢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越想,越是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此时,外语书院,成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百九十多个少年,统统进入了书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是第一批学习语言的人,朱厚照亲任院长,方继藩乖乖去观了礼,热热闹闹的到了正午,朱厚照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,见方继藩魂不守舍的样子,道“怎么,见本宫做了院长,你不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“殿下,你太冤枉臣了,臣现在担心的,乃是陛下会盟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提到这个,朱厚照眼睛就放光,他一直都希望,自己成为天可汗,光耀万世,可谁晓得,这个彩头,竟让父皇夺去了,他不禁道“这个好办,那就让本宫去代替父皇和各部盟誓就好了,本宫来做这个天可汗。若是有人敢图谋不轨,他还未靠近,本宫就一拳,打断他的骨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太子殿下是怎么死怎么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拍不死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“陛下乃是九五之尊,这些事,自当是陛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背着手,踢着自己的靴子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“既如此,那么我便爱莫能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王金元匆匆而来“太子殿下,齐国公……有个鞑靼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鞑靼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般的鞑靼人,是不得入关的,必须得有凭引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“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方继藩从袖里掏出了一个蛤蟆镜,搭在眼睛上,面对鞑靼人,自己还是保持一些神秘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看到方继藩的蛤蟆镜,激动的不得了,在方继藩面前晃晃手“呀,本宫也要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掏出一个小圆镜,朱厚照戴着,忍不住道“本宫这些日子,都在忙着书院和蒸汽研究所的事,没想到,你小子,竟还鼓捣出了这么有趣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没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鞑靼人进来,却是一副商贾打扮,和寻常的汉人,没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鞑靼人拜下,勉强用汉话道“小人鞑靼部皮货商人祝人杰,见过齐国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但凡是鞑靼人,都爱自称姓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“你有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,是来预警,此次,各部汇聚于大同城外,这牵涉的部族极多,小人听说,这各部之中,有人想要图谋不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打起精神“是吗?可有确切的消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并没有……这只是在关外,道听途说得来的,小人思来想去,觉得不妙,特地想办法入关,前来禀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在于,现在牵涉的部族如此之多,到底是谁,想要图谋不轨呢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随即冷笑“呵……你一个鞑靼人,竟口口声声跑来和我说这些,我看你才是包藏祸心,来人啊,将这狗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祝人杰吓着了,慌忙道“小人确实是觉得事有蹊跷,特来禀告,绝没有其他心思。”说着,他激动的道“小人从前,是部族中的牧人,后来托了齐国公的洪福,才经了商,做的是皮货买卖,日子过的一日比一日好,小人的族人,这日子也是蒸蒸日上,从前的日子,太苦了啊……小人害怕,若是大明皇帝出了关,出了什么事,咱们鞑靼人的好日子,便到头了,接着,又是无休止的征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处,他两眼泪水汪汪,磕头道“还请齐国公明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方才心里信了几分,他道“还有什么蛛丝马迹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做皮货,主要是去各部收购羊皮和牛皮,经常在各部之中逗留,和牧人们,也都交好,因而,各部之中,有什么流言,小人或多或少是略知一些的。咱们这些鞑靼部的升斗小民,自是得了齐国公的恩惠,对齐国公,死心塌地,可是难保,会有一些从前的首领,他们此前,就不受约束,自称自己是某某的后裔,满脑子想着的都是,要恢复祖先的荣光,虽是表面顺从,可是心底深处,却不肯臣服,齐国公不得不防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番话,倒是有一些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鞑靼人内附之后,绝大多数的牧人,日子过的确实比之从前,好了不少,他们不愿再回到战火纷飞的年代,不愿意去劫掠,也不愿再苦哈哈的过着日子,可总会有一些,从前的旧贵,当初的时候,可谓是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,现在却处处受大明钳制,心有不甘,怀着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