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:大功告成

第一千二百零二章:大功告成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家之事,自己不掺和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既是来了,这么急着走做什么,朕还有事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是喜气洋洋:“父皇将要出关,儿臣很为父皇高兴,而今,四海臣服,这是我大明之幸,也是万民之幸,更是儿臣之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在旁笑吟吟的梳头,低声对弘治皇帝道:“太子殿下说的话真好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莞尔一笑:“他呀,永远没有正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是这样说,心里却是暖呵呵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朱厚照的表情不错,让他省了不少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算是双喜临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咳嗽一声,道:“父皇,儿臣清早来,预备了一碗参汤,想着父皇身子不好,今日出关,只怕疲惫,如此盛典,父皇可不能坠了我大明的威名。这参汤,乃是儿臣亲自熬制,昨夜,熬了一宿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朱厚照大叫道:“刘瑾,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早在外头,端着一个食盒,久候多时,一听到太子殿下的呼唤,便忙是快步进来,将食盒交给朱厚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很想取出蛤蟆镜来,戴在自己的眼睛上,因为此刻,他的手,躲在长袖里,已是瑟瑟发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亲手从食盒里,取出了参汤,小心翼翼的端在手里,这参汤还是热腾腾的,他捧着,上前: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,看了萧敬一眼,萧敬立即道:“陛下,太子殿下真是孝顺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:“当真是熬了一宿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有点狐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的变化,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父皇,您看儿臣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弘治皇帝细看,却见他的眼里,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笑,朝萧敬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便上前,要接过参汤,一旁的小宦官,自是取了一个小碟来,按照规矩,是该让萧敬来试一试这参汤,才能给陛下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心里想,糟糕,太子殿下怎么就想着下药呢,这下好了,宦官一试,到时直接倒地,破绽便出来了,这家伙,果然不省心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萧敬伸着手,朱厚照却是笑吟吟的道:“且慢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一脸戹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冷笑道:“这是本宫献给父皇的参汤,怎么,你们还当这里头,有毒?哼,真是岂有此理,我和父皇,乃是父子,你们敢怀疑本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吓了一跳: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又冷笑:“明明你们就是信不过,哼,那本宫喝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竟当面,吹了热腾腾的参汤,喝了一口,而后,旁若无人的道:“看着了吗?还要不要试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忙是碎步后退,忙道:“奴婢万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微笑:“好了,这只是宫里的规矩而已,你为难萧伴伴做什么,取参汤来吧,朕倒是想尝一尝,你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笑呵呵的道:“父皇,儿臣的参汤,滋味可好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参汤落在弘治皇帝手里,莫说朱厚照已喝过了,即便是没有喝过,弘治皇帝也不会有疑心的,弘治皇帝接过了参汤,一饮而尽,喝罢,不禁笑了:“哈哈,你这手艺,可不成,味道怪怪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弘治皇帝下意识的抚额,觉得脑袋有些眩晕,他突然……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第几次上当来着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手插着腰,大笑起来:“父皇啊父皇,儿臣这叫玉石俱焚,这一次,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大怒,可越是怒极攻心,这药的发作越厉害,转瞬之间,便觉得脑袋昏沉,眼皮子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萧敬,吓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转身就想跑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这时道:“老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脸色惨然:“跟我没关系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冷哼:“还说和你没关系,这里,你来善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来善后吧,我想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成了。”朱厚照道:“你忘了,方才这药,本宫也喝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脸,惨绿惨绿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禁道:“太子殿下当真喝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:“这是当然,如若不然,怎么骗得了父皇?哎呀,本宫头也昏沉的厉害,现在,本宫总算是将这事,办成了一大半,接下来,就全部靠你了,反正父皇已是药翻了,这事,不干也得干,呀,本宫头昏的厉害,老方……你记住……这盟誓之礼,就交给你了,你若是没办好,中途出了什么岔子,或是被人识破,又或者……总之……你自己看着办吧,困的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整个人无力,一下子,倒在刘瑾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怒吼:“太子殿下,你不要开玩笑啊,卧槽,我RN大爷的,你昏了,我怎么办呀,我上老下有小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都是我的布置和安排,我担当的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把朱厚照从刘瑾的怀里拽出来,朱厚照却如烂泥一般,摔下地去,方继藩不甘心,装的,一定的装的,你大爷,我方继藩RI了狗啊,这是误交了匪类,他努力的用手撑开朱厚照的眼皮子,眼皮子撑开,里头的瞳孔黯淡无光,这厮……他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刘瑾,战战兢兢的道:“干爷,干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萧敬,早已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料到,事情到这个地步,下意识的,他想要放声大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这才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皇帝必须出关,去见诸部首领,否则,必定大同内外,议论纷纷。陛下心心念念的宏图大计,可就彻底的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这家伙,也昏睡了,那么……接下来,只能自己一个人来扛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咬咬牙,抬头,眼眸如刀,骨子里的狠厉,此刻曝露无遗,他朝萧敬道:“你喊,你喊哪,你来告诉所有人,太子殿下,药翻了陛下,待会儿,你坏了太子殿下的大计,太子殿下,第一个就是剐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的嘴,张的比鸡蛋大,可是没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根据情报,大漠诸部之中,有人妄图对陛下不利,可陛下执意要会盟,太子殿下,为了陛下的安危,这才除此下策,让人取代陛下前去会盟,太子殿下这样做,也是一片孝心,这是为了以防万一,防范于未然。而现在,无论如何,陛下已经被药翻了,可现在,在这行在之外,群臣都在候着陛下,而在这大同关外,各部的首领,也都恭候陛下大驾,天下的军民百姓,无不在等会盟的消息。萧公公,你说,这个时候,你出去告诉他们,这盟誓,不得不停止,若是陛下醒来,你以为陛下会高兴吗?陛下若知道……也未必会感激萧公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公公有些慌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看太子殿下做的事吧,这是人做的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儿子药父亲,天打雷劈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大明只有这么一个太子,这一点萧敬比任何人都清楚,一个做事如此不计后果的人,他几乎可以想象,若是自己不顺从,太子殿下会怎么对待自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卸八块!

    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萧公公想到了这个词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现在,只能将错就错,依计行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侧目看了一眼瞠目结舌,紧张的往口里塞了一个蚕豆下意识咀嚼的刘瑾,道:“快出去,就说陛下想要召刑部右侍郎王守仁觐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刘瑾跑的飞快,一溜烟的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看着依旧还沉默的萧敬:“快,扶陛下和太子到榻上去休息,噢,记得将陛下的冕服和通天冠扒下来,还愣着做什么,到了这个地步,你还想两全吗?信不信我现在宰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目露凶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磕磕巴巴的道:“齐国公……齐国公……这样会死人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你以为我方继藩不知?我也是被害者,到了这一步,大家要死,就一起死,我死了,你萧敬也别想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道:“你们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时间了。”方继藩道:“多做事,少问话,知道的越多,死的越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居然觉得很有道理,便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乖乖依着方继藩的话,背了皇上和太子去了榻上,而后,摘下了冕服和通天冠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刘瑾和王守仁便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看着这行在内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很多时候,他已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历史上的圣人,怎么会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依旧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萧公公,让王守仁穿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幽怨的看着方继藩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见方继藩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,他内心交战,可此时,终究是六神无主,下意识的,顺着方继藩的话去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已经冷静下来了,幸好带了蚕豆来,一粒粒的往自己的嘴里塞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将他的要伸到口里的蚕豆打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吃吃吃,就知道吃,都到什么时候了。”方继藩怒气冲冲,侧目看了一眼一旁忙碌的萧敬,低声道:“我们三个人,萧敬一个人,我们是一伙的,事后,把干系都撇到萧敬这狗东西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章送到,恳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