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:可亡也

第一千二百零五章:可亡也

        天坛之下,自是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在这天坛之上……却是所有人都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并非是所有的首领,都与突兀密谋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见突兀取出了匕首,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那礼官,手哆嗦着,整在竹片上速记下‘察阿安塔塔部酋长’突兀献……这个献字写到了一半,他手一抖,啊呀一声,脸色惨然,小臂哆嗦着,居然还是颤颤的写下:“部酋图穷现匕,欲反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戴着墨镜,突兀看不到他的表情,不过想来,一定是惶恐不安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身后的方继藩也戴着墨镜,面上的表情,大家也看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兀提着匕首,冷笑:“什么汉家天子,我突兀乃是成吉思汗的子孙,这大漠,乃是我们的草场,这里的牛羊,也是我们的畜牧,这里的一切,都是我们的,你们汉人,也敢染指,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想要让其他的酋长,群起响应:“我们千百代来,都栖息在这草场之上,哪里容的这些汉人,在此放肆,现在汉狗就在眼前,还愣着做什么,难道你们忘了,你们身上流淌着的是谁的骨血?”

        七八个首领此刻精神一震,纷纷响应:“将这狗皇帝拿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余首领,面上却带着羞愤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有的人看来,突兀这是失信于人,既然已经上书,请求臣服,那么,就应当信守承诺,若是不服气,大可以重回疆场上去,和汉人拼个你死我活,又何必使这样的下作手段?原来自己被邀来此,都被这突兀所利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大呼道:“突兀,你也有脸自称是成吉思汗的子孙,我们而今,打不赢汉人,可至少,也该做一个汉子,想不到,你竟使这样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其他的首领开始跃跃欲试,似乎想要阻止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兀脸色阴沉,便大笑起来:“和狡诈的汉人,信守什么承诺,你们竟要做汉人的走狗,我便成全你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……在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突兀而言,最重要的还是先拿下弘治皇帝,只有拿下皇帝,那么,哪怕这些人,现在和自己作对,也是无济于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汉人报复起来,只会知道,是鞑靼人失信于人,害了他们的天子,愤怒之下,哪里会分辨,哪一个鞑靼人可信,哪一个鞑靼人不可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气定神闲,朝‘皇帝’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他而言,眼前的这个皇帝,不过是瓮中之鳖,和自己相比,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天坛之下,人们终于意识到了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内阁大学士谢迁惊呼了一声,礼部尚书张升更是急切道:“护驾,护驾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护驾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天坛之下,数不尽的禁卫,顿时铿锵四起,刀剑出窍,长矛如林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人急切着想要登上天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一切都已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迁、张升,还有英国公张懋人等,个个脸色惨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完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这到底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懋气急攻心,他年纪大了,几乎要昏厥过去,下意识的,他拔出刀来,发出了怒吼:“陛下若伤一根毫毛,这里的人,统统格杀勿论,来人,控制他们的所有随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兀的鹰钩鼻下,嘴角微微勾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距离‘皇帝’咫尺之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突兀的匕首,在‘皇帝’的身前虚晃,可接下来的话,却不是对着‘皇帝’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口口声声说,要讲信用,这些汉狗们却说,他们的皇帝,若是伤了一根毫毛,我们统统都要死,到了现在,你应该明白,汉人所言的非我族类、其心必异是什么意思,也应当明白,这汉狗的皇帝,来这大漠,不过是收买人心,哪里有什么真心诚意了吧。到了现在,你们还要为这些汉狗说话吗?不如和我一道,劫持了这狗皇帝,遁入大漠,重整旗鼓,我们成吉思汗的子孙,绝不服输!”

        首领们,或是面带喜色,或是忧心忡忡,却又不敢轻易上前,突兀距离大明皇帝,实在太近了,近到他们清楚,若是突兀发难起来,这大明皇帝,便要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兀得意洋洋的大笑,接下来,看着僵立不动的‘皇帝’道:“汉皇帝,也不过尔尔,所谓的威仪,靠的不过是皇帝之名而已,可在我看来,也不过大漠里,一头瘦弱的牛马一样……还有,你眼上戴着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伸手,将‘皇帝’所佩戴的墨镜摘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东西,看着很碍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摘下的这一刻,突兀的脸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‘皇帝’的眼睛,眼睛里,并没有他所预料的恐惧,也没有惶恐,而是冷静,这眼睛,打量着突兀,微微皱眉,他似乎对身上宽大的冕服,很是不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兀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‘皇帝’同情的看了突兀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帝’张口:“朕方才问,朕为汉天子,还要处置诸部的事吗。朕问了,你回答说,万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突兀竟觉得自己背脊发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握着匕首的手心,竟是捏出了汗来,突兀狞声道:“你胡言乱语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‘皇帝’叹了口气:“让你臣服,是给予你这样的人,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,可是太遗憾了,你居然白白错过,既如此,只好将你族灭,自此之后,灰飞烟灭,自此之后,再无察阿安塔塔部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兀咧嘴,想要大笑,他已经失去了最后的耐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发出了怒吼:“你去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突兀,自幼骑射,气力惊人,手中又有匕首,一声怒吼,手中匕首,便如闪电一般,朝着‘皇帝’的胳膊狠狠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杀死皇帝,而是想留着这个人,作为掩护,让自己顺利的遁入大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刀,不过是突兀给皇帝的一个教训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惊鸿一刀掠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刀尖,几乎要扎入皇帝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兀居然听到一个声音:“恩师,退开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很匪夷所思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刻,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匕首……竟是凝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居然抓住了突兀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皇帝,竟好似有千钧之力,突兀额上,竟冷汗淋淋,他发现,自己竟是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兀的眼里,先是狂妄,而后,却禁不住有了几分惊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只有这些气力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平静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首领们顿时一惊,纷纷像见鬼似得,看向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抿嘴微笑:“这点力气,也想做大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兀却是面上赤红,因为此刻,皇帝抓住他手腕的手,开始用了暗劲,他发现,自己的胳膊,慢慢的被扭动,他拼命想要抵抗,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哐当一声,匕首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见,眼睛一亮,嗖的一下冲上前去,一个恶狗夺食,便将匕首捡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突兀的胳膊已经被皇帝反扭,身体都不自觉的开始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呃……呃……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额上,汗如雨下,胳膊上的疼痛,袭遍全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轻描淡写,看着他:“无知鼠辈,不堪一击!”

        击字出口,突然,他浑身动了,双手抓住了突兀的胳膊,咔擦一声,这胳膊生生折断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兀发出了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凄厉的惨叫,刚刚落下,王守仁抬腿,狠狠一脚,踹他下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咔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脚,直接踹中突兀的膝盖,他的膝盖,又是生生折断,小腿的腿骨,吊在了他的裤管里,像半截藕断丝连的甘蔗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咽了咽口水,他突然想吃甘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杀了我吧。”突兀泪如雨下,整个人已成了废人,他疼的眼泪滂沱而下,这一刻,他竟开始哭诉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一把,捏了他的肩头,生生将整个人要瘫下的突兀提着,五根手指,捏住了他的肩上锁骨。

        咯咯……咯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锁骨碎裂的细微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兀两眼死死的张开,双目之中,竟是赤红,他面部扭曲,疼的他已要昏厥过去,他发出了更凄然的惨呼,此时,连求饶都已喊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王守仁还揉捏着,面上依旧淡然,他一字一句道:“朕本是以德服人,可是你竟是丧心病狂,以怨报德,是为愚蠢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在旁,看得目瞪口呆,他喜欢伯安讲道理的样子,很认真,很专注,道理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像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兀嘶哑着嗓音,锁骨上,那钻心的疼痛,连绵不绝的传袭全身,他觉得自己要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叹了口气:“国小而不处卑,力少而不畏强,无礼而侮大邻,贪愎而拙交者,可亡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也字出口,一脚飞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脚,直中下腹,咚的一声,已如烂泥一般的突兀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,天坛乃是高处,因而,这一百多斤的汉子,竟是生生飞下天坛。

        下的天坛下数不清的禁卫纷纷后退,有人大叫:“飞来了异物,撤开,撤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人落地,尘飞扬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章送到,先吃饭,吃完还有一章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