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:服还是不服

第一千二百零六章:服还是不服

        突兀摔落在地,整个人手脚尽断,肩上的骨头,亦是尽碎。

        自高台上飞下,脸先着地,地上无数的沙石,直接刺入了他脑袋里,这脑袋,骤然成了一个血葫芦,殷红的血水,泊泊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动弹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剩下最后的意识,条件反射一般粗重的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双目微微阖着,到现在,他仅存的那点意识里,只有‘皇帝’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张何等可怕的脸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冷静,却令人生畏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眼睛温和,却仿佛又有无穷杀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他说话,慢条斯理,之乎者也,却又犹如催命符咒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禁卫,一个个猫着腰,探着身子,张大了眼睛,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,这目光之中,都带着费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实在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鞑靼人,方才还嚣张的厉害,可是转眼之间,就飞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们屏着呼吸,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懋发出了怒吼:“弑君,杀无赦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所有的禁卫都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眼里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算功劳吗?

        管他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无数人呼啸着将刀剑斩下,将长矛狠狠戳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突兀瞳孔收缩,放大,不甘的眼眸里,仿佛是在说……还来?

        呃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快死了,突兀依旧发出了凄然的吼叫。

        转瞬之间,无数的刀剑和长矛作践着他的肉体,剧烈的疼痛,令他昏厥,可新得疼痛,又让失去意识的他,又被疼醒,接着……又昏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突兀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剁为了肉泥,小朋友不能吃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鄙夷的看着天坛下的众禁卫,瞧瞧这些人激动的,就这样还想立功,真是吃X没赶上热乎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坛上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首领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没有参与突兀谋叛之人,心里松了口气,可是随之而来的,却是恐惧,他们拜下,竟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礼官吓尿了,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职责,推着笔,手拿着竹板,刷刷刷的继续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和突兀勾结之人,脸色残然,面如死灰,早已退回了众首领之中,战战兢兢的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低头,弯腰,捡起了地上,方才被突兀摘下的墨镜。

        墨镜而后,遮挡了他那双平静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又变异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如奥特曼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求道,到悟道,再经历了无数的风雨之后,他又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勤于思考的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懂得思考的人,他的思维,是永无止境的,他总会攀上一个又一个思想的高峰,而站在高峰之下,就如站在这天坛上一般,看着高峰之下的芸芸众生,王守仁的身上,没有锋芒,没有对苍生的怜悯,却只是一个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,这一对墨镜上,倒映着数十个首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背着手,上前一步:“方才,不是还有七八人,你们为何不一起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七八个人打一个,按照理性的计算,是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跪地在首领酋长们却觉得自己的脚有点软,站不起,也不想站起来,这样跪着,有安全感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还有一线拼命的机会,他们在‘皇帝’面前,也丝毫没有想要争取的念头,个个磕头如捣蒜:“万死,不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错失了良机。”王守仁微笑,毫不在意的样子:“朕一般一次只能打五个,再多,就吃不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站在一边,不知道自己教出来了什么妖孽,敢情这个时候,你还在侮辱这些鞑靼人的智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首领和酋长们,却只觉得魂飞魄散,哭了:“再也不敢了,是突兀这狗贼,胆大妄为……我们这就去诛灭了他的部族,为陛下出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‘皇帝’抿嘴一笑,和蔼可亲的道:“盟誓吧,时候不早,朕赶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盟……盟誓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繁杂的礼仪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每一个人,心思都不在这礼仪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大礼结束,数十个首领和酋长高呼起大明皇帝和至尊大可汗万岁的时候,天坛之下,无数的官员和禁卫具都传出了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才那一幕,实在给予了太多人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迁和马文升,显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无法想象,陛下竟可以轻而易举的,生生捏死一个鞑靼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要解释,唯一的解释,可能就是……上天之子,受命于天,自有天佑!

        人们欢呼着,心悦诚服的高叫着万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万岁之声,冲破了云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脚下,首领们长跪着,眼里从胆怯,变成了敬畏,他们小心翼翼的看着这大明天子,至尊可汗。

        、此时,再没有人想起,自己的骨血里,和成吉思汗有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时候不早,朕乏了,摆驾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不愿意多留,他的任务,只是促使这一场大礼圆满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首领们依旧跪着,王守仁走一步,他们便膝行一步,纷纷道:“愿为至尊大可汗效力,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回头看了他们一眼:“与突兀密谋之人,明日去大同,领罪,其余之人,在此候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首领们竟再无任何心思,有人心里战战兢兢,有人心悦诚服: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下了高台,方继藩也跟上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谁晓得那礼官,手里拿着竹简和笔,跑的更快,说不准陛下在下高台时,还会有什么交代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历史性的时刻啊,得记录下来,以后可能要讲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:“滚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礼官很想说,你这人怎么回事,讲不讲道理,可看了方继藩一眼,要到嘴边的话,识趣的吞了回去,目中带着几分幽怨,方继藩已脚步匆匆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王守仁接触到太多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瑾极聪明的让人将銮驾预备在了高台之下,口里高呼:“陛下遇刺,而今身体有所不适,文武与诸卫退下,不要惊扰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下了高台,钻进了銮驾里,车马立即启程,没有丝毫的停留,匆匆便往大同方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也不是王守仁能够做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毕竟是假皇帝,在此,能不下任何决定,最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是那些突兀的同党,他也只是让他们入大同请罪,至于怎么处置,要杀要剐,都是弘治皇帝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这一地的鸡毛,自会有人收拾。

        銮驾回的很急,很快,便抵达了大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路上,所有随行人员,都是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留在天坛附近的各部首领们,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……他们终于明白,为何这大明总是隔三差五的吊打大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敢情这大明的皇帝,一个比一个狠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让所有的鞑靼人明白,属于他们的时代,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让无数的女真人明白,虽然他们的时代还没有来,但是可能永远都不会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……唯一做的,就是怎么想着,做大明的臣子,如何体现出自己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的任何妄念,只会像突兀一般的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大漠之中,仿佛开始流传着一个传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传说之中,有一个叫做至尊大可汗的男人,他身长八尺,眼大如牛,黝黑黝黑的,一拳,可以打死十头牛,祁连山顶的冰川,在他的拳下,也不过一合即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如神明一般的男人,如今,成了大漠中的主人,大漠之中,万千生灵俱都在他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……这个男人已经慢慢的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床榻,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谁,这是在哪里?我在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还不等弘治皇帝开始重拾自己的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张笑脸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美滋滋的看着自己的父皇,亲切的道:“父皇,您醒了啊,父皇怎么好端端的,就睡了呢?儿臣担心死啦,还好,还好……父皇化险为夷、转危为安,儿臣……高兴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的看着朱厚照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笑的更加诚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吩咐道:“萧敬,快,给父皇端茶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一瘸一拐的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他压根没有昏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既不敢出去,告诉外头人真相,又不敢有其他的念头,假装躺在地上装死,装了足足两个多时辰,朱厚照毕竟喝的臭麻子汤少,且又血气方刚,终于恢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萧敬居然没去,大怒,生生揍了他半个时辰,现在的萧敬,已经开始恨自己的爹娘,为啥要让自己来做宦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宦官有什么用,努力了一辈子,不还是人的出气筒,给人背黑锅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见弘治皇帝醒了,萧敬一下子,觉得自己找到了靠山,打起精神,斟茶,递到了弘治皇帝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依旧还躺在榻上,眼睛从迷茫,接着,已是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逆子!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气的颤颤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……可是出关的日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朕……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居然被太子坏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儿子,他是不是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大的事,也容的他来胡闹?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沉默着,坐起来,接过了茶盏,呷了口茶,可心口的怒火,非但没有浇灭,反而更加腾腾的燃烧,简直要升腾三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