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:赏赐

第一千二百零九章:赏赐

        文治武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子亲自慑服大漠诸部,哪怕是唐太宗皇帝在世,也只能做到如此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咳嗽一声,墨镜遮盖了他面上的惭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事,他得认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认,王守仁就是冒充天子,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便是图谋不轨,也得完蛋。

        便是太子,也有干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若是认了,那么,便是天命所归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:“嗯,朕也不知,何故突然有此神力,说来,真是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等人纷纷道:“是啊,真是奇怪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迁却不禁感慨:“陛下,这并不奇怪,这是陛下仁厚,感动了上天,上天佑护着陛下,所谓奉天应运,便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摘下了墨镜,只点点头:“好啦,今日之事,休要再提了,总之,大漠诸部已与朕盟誓,朕自此之后,统领大漠诸部,却不知诸卿,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迁等人,则是心里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圣明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办成了这千古一帝,方才能办成的事,可陛下骄傲了没有,没有,陛下非但骄傲,而且很快就转移开话题,虚怀若谷如此,实是前无古人,想来,也后无来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谢迁张口,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对于真正的统领草原诸部,大家也没有什么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中原人统治大漠的经验,大多数,都是失败的,哪怕是成为天可汗之后的唐太宗,他对于大漠的羁縻之策,也百年之后,也迅的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也为此有些伤脑筋:“还是如以往一样,安置鞑靼军民,挖掘矿产,令他们圈养牛羊?诸卿,今日,大明已至盛极之势,越是如此,朕越是担忧哪,朕站的越高,越觉得如履薄冰,稍有不慎,就是万劫不复,这马上得来的天下容易,可要下马治天下,方才是最难的事。内阁……拟出一个章程来吧,拟定章程之前,先进行廷议,此后,进行部议,待拟定好章程,送至朕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等大事,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没有刻意定下调子,先进行大规模的廷议讨论,看看百官之中,有没有可以切实事情的良方,之后,再缩小讨论范围,进行部议,这个部议,是内阁召各部的部堂,进行更具体的讨论。最后,内阁出了结果,再和皇帝进行磋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最稳妥的法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方继藩道:“陛下,儿臣有一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向方继藩: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面带微笑,看着方继藩,就像看着自己的儿子,当然,这个不是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,方继藩是个真正忠厚的人,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这样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漠北诸部,如西伯利亚等部,却不知陛下,为何他们要南下,投奔我大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:“朕听说,那大漠极北之地,人烟稀少,甚是苦顿,又听西伯利亚诸部的人言,是因为有号称罗斯国,他们与之常年征战,屡战屡败,不得不南下,来我大明,寻求庇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微微笑道:“陛下,想要将这大漠的矿产,挖掘出来,不但要开矿,要人力,还要有运输,有交通,人越聚越多,就难免,会出现市集,会有许多的商贾,甚至,为了供应这里的所需,还会有大大小小的作坊,这大漠之地,何其的广阔,可是……陛下既已听说,罗斯人不断的西进,他们进一分,漠北诸部,就要退一分,却不知……何时是一个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白了方继藩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让蒙古和诸部以及女真诸部,来开矿可以,来养牛羊也罢,可是,将来呢?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要制定政策,就必须思虑的长远,若只看眼前,那么……这政策,也就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陛下,大漠,土地广阔,正因为广阔,才会给予无数部族栖息的空间,因而,先是匈奴崛起,而后又是五胡,此后是鲜卑人脱颖而出,又是突厥,接着,是女真,是契丹,是蒙古。若只是保守的执行休养生息之策,五十年之内,固然大明在北方,永不会有外患,可一旦时间一久,迟早,我们会面对新的敌人,我们的敌人,可能会越来越强大,他们会如跗骨之蛆一般,不断的腐蚀和吞噬我大明在北方的基业,所以……臣的建言是……向西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向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和谢迁等人,不解的看向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西伯利亚诸部,向西,则是连绵的山脉,跨过了山脉,一路向西,照旧,还有肥沃的土地,我们不能将大漠诸部闲置下来,诸部既然被罗斯人打的丢盔弃甲,可现在不同了,我大明,可以作为诸部的后盾,支持他们,一路向西扩张,迈过山脉、冰原、沙漠,令大漠诸部,一路西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漠的游牧之民,不擅长经营和生产,那么,他们每占一地,陛下可以给予他们丰厚的赏赐,而他们的土地,则迁徙汉民,进行生产,既可作为大漠诸部,源源不绝的后勤之用,同时,于我大明,开疆扩土,又有极大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愣,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谢迁听罢,忙是摇头:“不不不不,万万不能如此,这些大漠人,本就桀骜不驯,一旦向西,若胜,难免更加跋扈;若是一败涂地,朝廷则徒耗钱粮,老臣以为,此举,大为不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方继藩家打仗不要银子的?

        你要做大漠人的后盾,这些大漠人数十上百万张口,人家啥也不干,就吃你的,这还不算,你要不要给他们提供足够的武器,这些不是银子?

        当初汉武帝继位的时候,得益于文景之治,国家积攒了堆积如山的财富,可单单一个打击匈奴,数十年下来,直接消耗掉了文景之治的所有财富,你方继藩张口说西进就西进?

        张升觉得自己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他喜的乃是皇帝得天庇护,惊的,却是方继藩这狗东西,竟来出此馊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国库常年入不敷出,齐国公,这西进之事,莫非齐国公出银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让自己出银子了,自己很穷的呀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听到银子二字,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每一次的路数都是,朝廷没有银子了,陛下啊,这个事办不成啊,然后大家眼巴巴的看着自己,这文武百官,仿佛早将自己内帑那么点银子,早就摸清楚了,一个个,就如乞丐一般,就等着自己出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:“是啊,继藩,这有些想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钱,整个寝殿里,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事……是好事,说吧,谁给钱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鄙视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此事,从长计议吧。当然,继藩之言,也是老成谋国嘛,嗯……朕有些乏了,诸卿,且下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迁等人松了口气,他们倒是真怕陛下听了方继藩的鼓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就算是内帑出银子,他们也舍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百官们心里,家国天下,皇帝家的钱,不就是国家的钱吗?大家可从来没有将皇帝当外人,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的是呢,可不能让方继藩,将内帑的银子,统统给花干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,以后怎么变着法子,向陛下讨钱?

        谢迁等人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,方继藩、王守仁、刘瑾,还是被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萧敬取来了礼官所草写的‘召蒙古女真诸部注’,这玩意,可都是有章程的,在国家的重要场合,皇帝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都需有专门的官员进行记录,而这些记录的内容,往往需要送去翰林文史馆,最后,添加进皇帝的实录之中,成为第一手的史料。

        历朝历代的天子,都重史,因为历史所代表的,乃是先人们的经验,这也是无数人,想要削尖了脑袋,想要青史留名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看着这记录,真是热血沸腾,良久,他抬起头来,看向了王守仁:“王卿家,真是大功之臣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不善于言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……方继藩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人思考的多了,难免情商比较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,历史上的王守仁,又何至于,有如此才华,却非但没有获得皇帝的赏识,反而处处被人压制呢,以他这爆表的文武之才,混入内阁,还不是信手捏来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等王守仁回答,忙笑道:“陛下,儿臣这门生,也没什么功劳,陛下太过奖了,我看,随便赏他一个公爵,或给他一个尚书,也就足够了,再多,他也承受不起,毕竟,他还年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瞪了方继藩一眼:“你倒是打的好算盘,这功劳,朕倒是想赏赐,可是朕来问你,以什么名义进行赏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呀,在天下人看来,王守仁根本没有立大功,那么,能以什么资格赏赐呢?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同学们,有一位叫亚中的大作家上传了一部叫《狼域》的作品,作者是一位文学泰斗,故事就不透露了,老虎已经看了,正在向他学习写作方法,这故事讲得是人和狼的故事,非常另类,喜欢的,一定级喜欢,书荒的同学,去看看,不会失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