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:安居乐业

第一千二百一十章:安居乐业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若是如此,方继藩就觉得,弘治皇帝有点不近人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冒着风险,立了这么大的功劳,你说没有理由进行赏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人做的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一脸无语的看着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却是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能理解方继藩的心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这个家伙,胆大,可是……也是可用之才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知道方继藩怎么调教出这么多人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比一个逆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道:“方才,你当着谢迁诸卿家的面,说起西进之策,朕觉得,继藩还有什么话,没有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呀。”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只是当着他们的面,不便说,只有陛下这般明察秋毫之人,才能听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面带微笑,这话,挺好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其实,西进之策,关键之处就在于,银子!没有银子,是万万不成的,数十上百万人西进,还需一路作战,这耗费的,是多少钱粮啊,单凭朝廷,只怕万万不能。可是……陛下,儿臣以为,朝廷既然没银子,可是民间,有银子啊。这么多富商巨贾,他们可有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恍然大悟:“盐铁之政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里头的盐铁之政,可不只是纸面上的朝廷垄断盐铁这么简单,事实上,盐铁早就被朝廷垄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四个字的出处,在于汉武帝时期,汉武帝要打击匈奴,国库的负担巨大,因而,进行了中央集权,一改从前的无为之术,转而开始打击地方豪强,借此机会,集聚天下的财富,用来支持国家的扩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个策略的后遗症很大,地方豪强固然可恨,可是用如此残酷的方法,极容易造成天下的怨恨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摇头:“陛下忘了怎么造铁路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瞠目结舌,这样也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募集资金,将大漠诸部,打包,上市,先讲清楚,需要多少资金支持,而后,放出股份。当然,既然要上市,就需要有前景,有盈利,前景和盈利是什么呢?土地哪,陛下,天下的股民,投入银子,喂养这些鞑靼人和女真人,给他们提供武器,他们的一切战利品,如何分配,他们所获得的土地,如何盈利,又或者,如何分配,未来,股民的利益,如何保障,怎么分红。儿臣计算过,西进的许多土地,也并非是毫无利用价值,且现在有了蒸汽火车,未来还是很有远景的。譬如草场,可以拍卖出去,这是利益,一旦杀入了极西,那里还有数不尽的矿产,不只如此,听说,一旦越过了乌拉尔山脉,还有数不尽的良田,田……就是粮食,鞑靼人和女真人兵峰所指之处,总能有利可图,因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歇了口气:“因而,打包上市的这个……我们可以称之为‘集团’,名字儿臣都想好了,土地,乃是万民安家乐业之所也,不妨,这个集团就叫做幸福集团,幸福集团,追求的乃是天下人人都有自己的土地,能够安家乐业。在这集团之下,分为三个系统,其一,则是女真人和鞑靼人组成的开拓团队。其二,则是朝廷组织的后勤团队;这其三,则是由股东根据自己股份的多寡,形成的集团资产处理团队,所有的土地、山林、矿产、草场、粮田,甚至还有掠夺来的人口,都由这个资产处理团队来进行处理,是兜售也好,也自行开采和发掘也罢。所有的利益,再由股东们共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看着方继藩。

        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狗x的,真的好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幸福集团。”弘治皇帝微微皱眉,这名儿,很生僻,很古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忍不住道:“当真能募集银子,有人肯买股票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不靠谱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漠的土地,能值几个钱?还有许多矿产,大多数,都在千里之外,运输的费用,就很吓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未来能不能向西开拓,是否成功,会不会遇到阻力,还是两说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,愿意大量的购买这些开拓来的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微笑:“陛下,股票最大的好处,不在于未来能有多少利益可图,而是需要让人相信,未来……它能有多大的利益,人们看的是明天,是十年甚至是百年之后。这打包上市的幸福集团,想要让人产生兴趣,其实极简单,朝廷可以出一个规划,就说幸福集团在哪里,大明的铁路,在未来,就修建在哪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……这还不够有利可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卧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铁路的运力,已经有人见识到了,它大大的缩短了距离,若是当真铁路能一路延伸,那么,顺着铁路线,沿线的那些矿山,还有那些草场,甚至是那些粮田,说不定,还当真价值不菲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道:“这么长的铁路线,朝廷有这么多银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单单一个保定和京师还有通州的铁路,朝廷都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,不得不募集资金,而一路贯穿大漠,甚至还要一路向西延伸的铁路,这可是数千上万里……弘治皇帝觉得自己将整个皇家卖了,也卖不出这个银子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嘛。”方继藩幽幽道:“又不是真的修,只是规划,规划可以十年,可以二十年,可以三十年,隔三差五,朝廷颁个旨意,光打雷,不下雨,就可以了,最重要的是,让人看到前景,让人们深信,在将来,那数之不尽的土地,可能价值翻倍。到时,再规划一下沿线的站点什么的,这站点附近,还可以规划一下医疗站,学堂……甚至……朝廷还可以,在沿线的区域,设立行省,设立府县,建个衙门,总花不了几个钱吧?衙门建起来,委任几个倒霉蛋,不,委任一些精明强干的能吏去,这架子,就算是搭起来了,要让天下人知道,咱们那儿,啥都有,银子投出来,将来,指不定要发大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一来,土地和矿产,就能作价卖出去,土地和矿产能卖,股票就能节节攀高,大家才肯将真金白银拿出来做支持,未来等到朝廷真的有了银子,钢铁产量足以满足需求,十年,三十年,一百年,就算一百年不够,三百年之后,咱们修一条铁路去,总不成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觉得自己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恩师……真是为了大明操碎了心哪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百年后的事,他都谋划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脸抽了抽,他看着方继藩的眼神,有一些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谓的股市,卖的就是概念,就是一个故事,一个前景,甚至……卖的是一个伟大的理想,只要这个故事讲得好,那么前景就有了,概念就有了,人们愿意为之拿出真金白银,这诚如陛下治理天下一般,大治之世,永远只是个传说,可是……不妨,历代君王,可以励精图治,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,若是连想都不敢想,那么……陛下殚精竭力,又为了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儿臣想好了,这股票,儿臣先买,西山将筹集所有可动用的银子,购买一批,其他人,随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仔细的思量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的这个故事,确实很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铁路、行省、衙门、学堂、矿山、粮田、山林甚至未来还可能有戏堂,有牧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眼眸一张:“你先去试一试,若成,就是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站起来,而后深深的看了王守仁一眼:“王卿家,刑部之事,你暂时不必管了,跟着你的恩师,主要抓一抓这件事,未来,朕对你有大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意思是,方继藩提出的构想里,王守仁可能会成为最重要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算是变相的,给予赏赐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拜下:“儿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在旁,听得津津有味,此刻,他的心,也热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喜欢方继藩的方案,至少,这个故事,打动了他,他爱这个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笑吟吟的道:“齐国公这个故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刚说到了一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侧目看了萧敬一眼,突然道:“萧伴伴,突兀等人密谋,何故厂卫事前,毫无所觉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顿时脸色蜡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此前只想着,自己好像和一个功劳,失之交臂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他才陡然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忙是拜倒在地,惶恐不安的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咬牙切齿道:“朕以后,还怎么敢将自己的安危,交给厂卫,又怎么能信得过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浑身瑟瑟发抖:“奴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解释,却发现,任何的解释,都苍白无力,只好道:“奴婢万死之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朕看哪,这厂卫,该设在大漠深处才是,反正也没什么用,不如多迁徙一些番子和校尉过去,建几个镇抚司,千户所、百户所,说不准,有了衙门,有了人烟,还能提振一点土地的价值。最好亲眷们也一起随行,也算是有一点用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