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:成了

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:成了

        十个八个大美人儿,个个都是精挑细选的,面上不能有丝毫的瑕疵,哪怕是眼睛、鼻子,都需用标尺测量,要符合‘标准’。

        邓健是个极细心的人,王老爷,当然,一切都需用最好的,不求性价比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在众人的伺候之下,起了床,不等洗漱,邓健便道:“王老爷,今日的日程已经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取了一个单子,交给王不仕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带着大金链子,墨镜架在鼻梁上,不禁哭笑不得:“今日沐休啊,难得沐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眼睛微微一垂,看了一眼日程的安排:“又是去交易中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邓健笑吟吟的道:“幸福集团招股,我亲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,这股票让我买?”王不仕要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这股风险过大,适合投机,却不适合他这等人过多的持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家大业大的人,讲究稳妥,若说铁路和海外商行的投资,招股书中的前景,他还可以看到,可这幸福集团,怎么看都像个坑,掉进去,很难爬出来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邓健朝王不仕眨了眨眼:“我家少爷说了,可以抵押,贷款,有多少,给多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叹了口气:“哎,老夫知道你亲少爷的用心,这是要用老夫的名誉,来给幸福集团背书哪。你家亲少爷,心太大,这也不是不好,可是,须知这世上的事,哪里能事事都能掌控呢。招股书,老夫看过,想法很好,前景也很动人,可风险过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邓健怒视着王不仕:“不许你背后评判我家亲少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养不熟的白眼狼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气的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又叹息:“好好好,不说,老夫已到了这个地步,也只好认命了,这些年的投资,都是靠着你家亲少爷,才得来的。银子这东西,老夫不看重,这银子是什么,不就是废铜烂铁吗?既然你家少爷有需要,那老夫就带这个头,挪腾出两百五十万两银子出来,就当陪着你家少爷豪赌一场吧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邓健,露出痛苦的表情:“能打个商量吗?老夫太痛苦了啊,生不如死,这身边,都是十个八个国色天香的美女伺候着,老夫我……哎,能不能将这些女子,统统打发了,老夫……老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邓健看着王不仕,想了想,摇头:“不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倒吸了一口凉气,下巴微微扬起,眼角有些湿润,幸好,这些都被墨镜挡着,吸了吸鼻子,王不仕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今日乃是沐休,新股在沐休之日开始认筹,因而吸引了不少的达官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四海商行和铁路股的发行,让不少人从中牟利不少,也让更多人,了解这股票的妙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现在琢磨股票的人,越来越多,等大家大致的了解了一些原理,便更多人,喜欢在闲暇时,跑去交易中心旁新建的证券大厅里逗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每日,都是人山人海,有人出售股票,有人卖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有一些作坊,还有某些商行,也想有样学样,在这里筹措资金,将自己的商行,推动上市。

        古人们,并非是爱新鲜的事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见到有人一夜暴富,谁坐得住呢?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世上的事,从没有人心不古,有的,不过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王不仕是看的最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京师,现在议论的都是幸福集团,前景诱人,且一看就是大项目,若是招股书里的故事能够实现,未来,便是无穷的利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,内阁正在商讨在大漠,设置漠南、漠北、漠西、漠东四大行省。朝廷要委都司和布政使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听说,连陛下身边的萧公公,对,就是那秉笔太监还兼着东厂厂公的那位……都留在大漠里呢,这可是陛下身边,最亲近的人哪,却留在大漠之中,这不是明眼人都知道的事吗?陛下对这大漠,是极看重的,那招股书中,提及到的修一条铁路进入大漠深处,看来,并非是空穴来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,这样看来,这铁路,一路延伸至大漠,这得花费多少银子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…………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,陛下若是下了决心,这还是银子的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压压的人,汇聚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那牌子便挂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少人,动了心,可真要拿出真金白银,却是难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证券大厅里,齐刷刷的墨镜朝向牌子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墨镜已成了非富即贵的象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是有身份的人,都愿意戴上一个,这东西虽然贵,可身份的辨识度却是极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现在的商贾,往往有三件套,墨镜、大金链子和恒源的绸子衣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是最容易生出效仿之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名气大,有钱,他如此作妖,非但没死,而且好像越来越滋润,如鱼得水,有他开了这个头,大家便开始渐渐敢于暴露自己的财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人有了银子,还藏着掖着,是一件极痛苦的事,可出于从前的惯性,人们还是谨慎甚微,心里有所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一旦有人开始模仿,戴着墨镜,穿着最上乘的绸缎衣,还有戴着大金链子出门,那种夺人眼球的装扮一出来,从此之后,便再也改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钱的感觉未必好,可让别人都知道自己有钱的感觉,那才真是教人欲罢不能,犹如过山车一般,冲上云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越来越多的人,开始佩戴,那些最胆小的人,现在也放的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当富裕的人,开始显露自己的财富,招摇过市,他们的心态,也在渐渐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这些东西,他们能感受到别人当面,对他们所流露出来的敬意和羡慕,他们开始慢慢享受这种体面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信心,腰杆子直了,这心,也就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有人咳嗽,举出了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有人高呼:“西山方家,认筹五百万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又有人惊呼:“王家,认筹二百五十万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幸福集团认筹的资金极大,总计是五千万两纹银,一股作价一两……可一下子,方家和王家出了手,那些心存疑虑之人,便开始放开了胆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老爷七万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杨家四万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只是大商贾出手,为数不少寻常的中等之家,也希望能从中分一羹,五十股,一百股,五百股,整个证券大厅的气氛,顿时带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王不仕却已悄然离开,他心里吁了口气,这二百五十万股,当是送给方家的,不打算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证券大厅的消息,随时都有人会及时的通报到镇国府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拿出了五百万两纹银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也买了两百万股。这两年,东宫挣了不少银子,而这一次,朱厚照又向自己的泰山们,多多少少借了不少钱,才筹措出了两百万两,他喜欢幸福集团,看看人家的招牌,写的多好……‘幸福集团,安居乐业’!

        宫中那里,到底买了多少,方继藩不敢去问,那份招股书,他可是花了无数的心思,也有点悬,好在,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,当下,大明的散户们,应该还没吃过什么亏,没有尝试过倾家荡产的感觉,也还没跳过楼,想来……这样的概念股,还是有市场前景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匆匆而来:“少爷,少爷……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和朱厚照都打起了精神,朱厚照眼里放光:“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气喘吁吁:“太火爆了,太火爆了,转眼之间,就认筹了两千七百万两,剩余的,还在陆续购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激动的颤抖,他原本以为,第一日卖个一千五百万股,已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这一天还没过去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当机立断:“放出消息去,暗示宫中也有人买了,对了,还有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惊讶的看着方继藩:“老方,他们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沉着脸:“我想,可能买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骗子。”朱厚照幽幽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马不停蹄,赶紧去布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此时面上却是杀气腾腾:“什么叫骗子,这叫故事,市场上的消息,本来就真假辩,信的人,自然会信,不信的人,自然不会信,明日,我还要让西山建业,去大漠里进行勘探地形呢,为未来的铁路干线进行选址,那么你说,这是骗吗?铁路迟早是要修的,不是明天,就是一百年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到了这个份上,只有破釜沉舟了,若是还不够,我方继藩就继续价码,再筹措五百万两银子砸进去,幸福集团的事,咱们要做,就要做好,这是涉及到了,我大明国运,也是影响到我们汉人,千秋万代,换个词的话,这叫战略机遇期,过了这个村,就没了这个店了,不拼命,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讲故事,最大的诀窍就在于,不但我们要让人相信,我们可以西进,可以将无数的土地,收入囊中,而且……我们讲故事的人,也要对这个故事,深信不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章送到,睡了六个小时,起来写了第一更,陆续还会有,不过时间不敢确定,但是肯定三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