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:重大利好

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:重大利好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了罗斯人的事,弘治皇帝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方继藩,笑了:“通州那儿,铁路修的不错,股价又是涨了,听说现在,许多股东,提议建立一个股东局,专门督促铁路的进展,对此,各部反对的声音不少,都认为,这很是不妥当。可朕觉得……这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朝方继藩笑了笑:“卿家,对此怎么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觉得自己已成了元芳,为啥每次都问我?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顿道:“陛下圣明无比,若是觉得好,那自然就再好也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担心着铁路的建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涉及到的,乃是股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恰恰,宫中乃是大股东。

        朝廷那儿,自然希望,这铁路的事,由朝廷来监督,这其实也无可厚非,户部可是对铁路的建造,垂涎三尺,都察院也早想派人去查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民间的股东们却不认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放心,希望股东们自行组织一个股东局,亲自去查问,毕竟,一个是假他人之手,一个是自己单干,前者让人心里犹豫不定,还是后者,睡得踏实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笑了笑:“陛下,想来,这一定是王不仕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也不禁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商贾,可没有这样大的胆子,敢去夺户部和都察院的权柄,而且,他们也没有这么高的水平,能琢磨出这个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王不仕不一样,王不仕乃是大股东之一,这是关系到了他的切身利益的事。何况,他本身就是翰林学士,理论水平是有的,这个构想,也只能是他提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手指头,轻轻的叩击着案牍:“王卿家说的,不无道理。这么多银子投进去,这铁路的建造,可不是闹着玩的,若是没有人监看着,那些花费了数千上万两银子去买了股票的人,心里踏实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铁路的建造,乃至于未来铁路的运营,都涉及到了他们的切身利益,这世上,再没有人比这些股东们,对铁路更上心了,若让他们来监看,当真若是有什么问题,他们也定会极力想办法指摘出来,责令改正。至于都察院和户部,铁路和他们有什么关系,他们跑来凑个什么热闹,他们哪,总是什么都想管,什么都想盯,就说这都察院,前些日子,痛斥求索期刊,不知所谓,坏人心术。朕将那个御史,亲自叫到了御前,拿着期刊,让他来诵读,问问他,这求索期刊,怎么坏人心术了呢?你猜猜看,他怎么说?他竟说期刊中的东西,他都看不明白,他看不明白,只晓得之乎者也,他说个什么劲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对于都察院,现在怨念很深,当年虽觉得他们说啥都有理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眯着眼:“朕看,王不仕这个股东局的构思,就很不错,朕宁可让股东局,来掺和着铁路的建造,也不愿让都察院来,他们懂个什么?按照规矩,朕是这里的大股东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汗颜,心里想,陛下觉得股东局这东西合情合理,不就是因为陛下,便是大股东吗?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颔首点头:“是,按股权而言,陛下的股份,是最多,儿臣次之,再有王不仕再次之,还有其他大大小小商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那就如此了,朕和卿家,还有王不仕,以及占股较多的商贾,各自委派人员,成立股东局,以后,这铁路建造之事,统统由股权多少,来决定建造和未来的运营,朕近日,研究了铁路的原理,自认对铁路,颇有几分研究,朕亲自派人监督,心里就踏实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尴尬的笑道:“陛下,那么是不是其他如四洋商行和幸福集团,是不是也依循这铁路的例子,按股权多少,设立股东局,对其运营,进行妥善管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:“朕让王不仕,再上一道章程来,对了,还有刘文善,要完善这股份商行的规矩,等他们有了妥善的章程之后,再依循这些来处置便是,有了规矩,才会有方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感慨道:“陛下真是圣明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瞪了方继藩一眼:“今日你已不知说了多少圣明了,能不能换个词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极认真的道:“陛下,并非是儿臣溜须拍马,这都是出自肺腑之词啊,陛下对于工商的了解,深不可测,陛下提出这个构想,于工商而言,实是大有裨益啊,陛下,若是不信,您等着看吧,这消息一旦传出,所有的股价,都要涨不可。那些购买了股票的商贾,定是欢欣鼓舞,信心大增,想要让人拿出真金白银,靠的,不就是给人信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眼前一亮:“还能涨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斩钉截铁:“能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点头:“不过,现在八字还未有一撇,可不要随便泄露出去,这其中,难免还有变数,却要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正色道:“儿臣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挥手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方继藩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若有所思,而后,他朝一个宦官道:“现在铁路的股价几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宫里现在专门有人驻在证券大厅,股价的涨跌,几乎是半个时辰一报,跟在弘治皇帝跟前,若是连这个都不清楚,十之八九,很快就会被陛下收拾萧公公一样,打发去大漠里吃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宦官立即道:“半个时辰之前,铁路局的股价,已至三两二钱银子一股;四洋商行现在是二两八钱银子一股,奴婢以为,四洋商行,可能还要涨一涨。噢,还有就是幸福集团,幸福集团今日只是持平,还是一两二钱银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算计着:“想来,铁路局已到了高位,很难有大涨了;四洋商行…嗯……就幸福集团吧,这是新股,命人去内帑……不,放出五十万股铁路局和四洋商行的股票,当然,不要一次抛出,会引起动荡的,慢慢的放,之后,再从内帑里,看看有多少银子,全力购置幸福集团的股份,现在幸福集团的股票,一直都在徘徊,上又上不去,下又下不来,若无重大的利好,想来,收购起来,也容易一些,最高一两四钱银子,在这个价钱之下,有多少,收购多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宦官惊讶的道:“陛下,这样是不是风险太大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淡淡道:“朕的重大利好还没放出呢,放出来了,这新股………涨起来才可怕,不过,你却不可对外透露出什么风声,若是外头有什么闲言碎语,朕剐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宦官打了个冷战,忙道:“奴婢遵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就是好啊,想怎么炒就怎么炒,让哪个股票涨,就哪个股票涨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自宫中出来,却是急不可耐的将王金元叫来,王金元听到少爷唤他,哪里敢怠慢,气喘吁吁的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上前作势要踹他:“狗东西,来的这样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委屈的道:“小人是从新城马不停蹄的赶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道:“有事交代你去办,现在西山还有多少可以动用的银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致在三百万两上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西山虽是家大业大,可毕竟,多是在不动产的股票、未开发的土地,还有数之不尽的作坊和物资,真正的现银,反而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背着手,道:“近来可能有重大的利好,不过幸福集团是新股,我看着,有些不太保险,先将幸福集团的股份,统统抛售了,当然,万万不可一次性抛售,慢慢的来,细水长流,得到了资金之后,重仓压在四洋商行和铁路局上头,调动所有的资金,有多少,买多少。市面上的股票,本少爷都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惊讶的道: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捋起袖子:“怎么,你还敢多嘴,信不信我现在将你的嘴撕烂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金元打了个寒颤,忙道:“不敢,不敢,少爷说啥就是啥,小人这就去办。却敢问少爷,到底有什么重大利好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笑吟吟的道:“不告诉你,说了会砍脑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告了两天的假,当宫中让他和刘文善来完善股份制的章程时,他似乎嗅到了一点什么,他一面去寻刘文善进行讨论,一面拟定出一个个的细则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何保障股东的权益,又如何规范股东的监督权,再有,便是如何进行经营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刘文善和王不仕,这两个大明最顶尖的专家,凑在一起,洋洋洒洒上万言的初稿,便已拟定了,而后,就是对一个个条款,进行不断的删减和补充,刘文善理论极强,而王不仕,却有过大量的实操经验,这两个人凑一起,将一个个细则拟定的,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这一切,大致差不多了,王不仕看着刘文善,他对刘文善很佩服,这位刘学士,乃是个真正将财经二字,当做学问来做的人,许多理论,令人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