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道:天崩地裂

第一千二百一十八道:天崩地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的宅邸,果然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又入宫谢恩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大手一挥:“好生照看着正卿便是,这是朕给自己外孙的,不必你来谢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自然美滋滋的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便笑吟吟的带着宦官至坤宁宫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了张皇后,身后的小宦官鱼贯而入,带着大大小小的礼盒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诧异道:“陛下,这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说京里,新近出了一个水粉店,都是精工细作,能让人焕发光彩,朕思量着,州府上来的贡物,是越来越不及以往啦,可不能委屈了自己的爱妻,朕对这水粉,也不懂,所以,让宦官去采买,那店中的东西,每样十件,这东西,可贵着呢,你用了便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堆积如山的胭脂水粉,其包装,俱都是精巧无比,看着就让人觉得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宫中的许多用度,都是靠地方的进宫,什么贡茶、贡米之类,倒不是这些地方上的特产,当真不如意,而是现在京里奢侈成风,不少商家,开始推出了高端化的用品,再加上西山书院,推出了不少新的技术,这些技术对于日用品的改良,显然也有了效果,这贡品,有的却反不如京里的店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抿嘴一笑:“这……臣妾倒是听说过,想来陛下破费不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,坐下,端起了茶盏,乐呵呵的道:“你看……”他低头,呷了口茶,而后舒服的将茶盏放下:“就这……这么一回儿功夫,朕就将这破费的银子,挣来了,小李子啊,你来给娘娘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宦官立即道;“娘娘,可不是吗?陛下现在,片刻功夫,就是数百上千两纹银上下,陛下重仓压了幸福集团,现在这幸福集团,不断的暴涨,这才几天功夫,就翻了三番,现在满京师都疯了,都说能涨到五两去。陛下真是明察秋毫,实是太厉害了,若真涨到了五两,单这幸福集团的股票,便可价值四千万两……这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不禁道:“这世上,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啊,陛下,依臣妾看,可要当心点才好。我虽是女流之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摇头,信心满满的道:“朕自有计较的,到了五两,自当减持一些,总之,挣了银子,不能委屈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皇后便没有再说,给弘治皇帝换了热茶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眉飞色舞,正想说点什么,听到外头有宦官匆匆而来: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不妙了,不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拉了下来:“什么事,这般慌慌张张,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绿……绿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,就听不得这个绿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证券所那儿,若是股票涨了,就挂红牌,若是跌了,便挂绿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还算冷静,技术性调整嘛,西山书院,不是有一个人,专门写了一部‘股经’嘛,专门论述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微笑:“不要怕,是技术性调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宦官,却是一泻千里,战战兢兢的道:“不,不,陛下……”他像没了娘似得:“是暴跌,一泻千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豁然而起,他张大眼:“一泻千里是多少?已跌了三钱银子了,现在……到处都在出货,无数幸福集团的股票放了出来,可是……迄今为止,没人敢收,照这样下去,只怕……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卖呀。”弘治皇帝不禁道:“赶紧卖,不管什么价,能卖多少是多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”宦官要哭了“卖不出去呀,市面上,到处都在抛售这股票,没人肯接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顿感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心……瘆得慌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怒气冲冲的看向小宦官:“出了什么事,怎么无端端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消息传来,是自大漠来的消息,数万西伯利亚以及钦察汗国的人马,还有一些鞑靼人,试探性的,袭击罗斯人,罗斯人……进行了反击,一战之后,幸福集团诸部,功亏于溃,死亡巨万,落荒而逃……陛下,听说奏报,是昨日送入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幸福集团的美好前景,在于这些鞑靼人以及西伯利亚还有钦察、女真各族人,能够一路西征,掠夺数不清的土地,甚至翻越不可逾越的天堑,去夺取肥沃的平原,还有那数不清的矿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试探性的攻击,显然是比较仓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哪怕是如此,任谁都无法想象,这一打,便是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西伯利亚和钦察人,面对的乃是他们的老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连他们都没有想到,罗斯人的实力,又有了巨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罗斯人处在四战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向东,与蒙古人作战,向北,还需与瑞典人战斗。同时,他们还需防范来自于日耳曼的立沃尼亚骑士团,在立陶宛,在波兰与各种各样的敌人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他们的战斗技巧,以及战术,甚至还有武器,提高的极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不断的借鉴不同敌人的长处,不但学习了蒙古人的骑射,同时,将瑞典人引以为傲的方阵作战方法,引入了国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甚至还开始装备了火枪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直接给予了西伯利亚人和钦察人还有鞑靼人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,便是连王守仁都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只是一支罗斯人向西开拓的远征军,在乌拉尔山的西麓驻扎,就这么一支孤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觉得自己遍体生凉,他打了个冷颤:“这些商贾们,反应也太快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对朝廷而言,是小事,甚至弘治皇帝,也没有关注这一次试探性的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果……却太惨太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哪里想到,商贾们的嗅觉竟如此灵敏,消息一到京师,立即就开始传出,而后,立即有人果断的抛售,等到有人反应过来,市场已经开始发生了恐慌,这种抛售愈演愈烈,才一两个时辰,就已是一泻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时辰之前,还是人们争抢的热门,转眼之间,就成了一叠废纸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没见过这么个玩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呆滞的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脑子里嗡嗡的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在想,朕现在内帑里,还有多少银子来着?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他无法计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出这样的事,是谁让幸福集团贸然进攻罗斯人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敢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起身:“快,摆驾,召方继藩,召内阁,召兵部尚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”张皇后担忧的道:“陛下,出了天大的事,也要冷静,万万不可失态,失了君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苦涩的看了张皇后一眼,回头又看了一眼堆砌在桌上大大小小的礼盒,他……心……有点疼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赐出去的宅邸,正卿还这么小,赐给他宅邸,是不是会养成他骄奢的性子呢?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还有内帑拨出去的赈济银,祖宗自有成法,岂可内帑拨付钱粮给国库,公私不分,迟早酿成大祸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:“朕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却是心急火燎,至奉天殿。

        内阁的学士早已到了,他们还一头雾水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子和方继藩匆匆赶来,方继藩已得知了消息,心里暗暗庆幸,还好……自己早觉得幸福集团有风险,还是铁路局和四洋商行稳妥的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股市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哪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方继藩上辈子,是一步步挨坑挨过来的,吃了多少亏,上了多少当,又交了多少学费,这辈子还上这个当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乐呵呵的,一脸亢奋,和方继藩说起幸福集团暴跌的事,一面庆幸的道:“还好本宫穷,当初的股份,都抛了,还债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不禁感慨,真羡慕太子殿下这样的穷鬼啊,啥风险都不会有,什么坑都坑都不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脸色铁青,一见到朱厚照,便怒斥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诧异,父皇今日咋了,吃枪药了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道:“父皇,儿臣只是觉得庆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庆幸,庆幸什么?”朱厚照道:“庆幸前些日子,有人向儿臣催债,儿臣看幸福集团涨了不少,赶紧全卖了,拿去连本带息的将债,统统还了,父皇是不知道吧,证券市场那里,都疯了,到处都在抛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屁股跌坐在御椅上,喃喃道:“朕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。”朱厚照仿佛找到了知音:“父皇,那儿可热闹了,不少人急的要寻死觅活,哭声一片,听说……至今,还在暴跌,这幸福集团的股票,形同废纸,不过不打紧,幸福集团的军费,大致已经筹措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道:“朕买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面上的笑容,渐渐的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偷偷看了一眼方继藩,方继藩立即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便忙也露出了满面的愁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厉声道:“你继续说下去,证券市场,还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病怏怏的样子:“那里的事,儿臣……也所知不多,只是以讹传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感谢‘新鲜杂鱼’同学打赏十万起点币,成为本书新盟主,第三更会尽量快点送到,然后好好休息一下,这段时间,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,然后……明后天暴更,嗯,先求点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