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:战斗

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:战斗

        浩浩荡荡的骑队,已是出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乃人台和张咏二人各率小队人马为先锋,先行刺探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都骑乘了三匹马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古马的爆发力虽不够,可胜在吃苦耐劳。

        漠北,尤其是漠北深处的气候极为残酷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些马匹,经过数千年的进化,对此,倒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行的鞑靼人、女真人,都是精挑细选,他们似乎不太畏惧寒冷,哪怕如此,他们还是浑身裹了厚重的皮衣,里头,穿着暖呵呵的毛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分发毛线衣的时候,许多蒙古人和女真人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穿了一辈子粗加工的皮衣,有的人,可能一件皮衣,就是穿一辈子,自打进了幸福集团,这集团不但分发盐巴、茶叶,对马匹进行分配,还有新衣穿哪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只如此,他们每人,还挎着刀,这刀都是精钢打制,和他们的铁疙瘩全然不同,这样的刀具,哪怕是从前的蒙古和女真贵族,也未必能够拥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今,却都如不要银子一般,人手一柄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便是子弹袋子,专门用来装载火药,左轮火铳,一人两把,别在腰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沿途上,他们需练习短铳的用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太简单,装填火药和子弹时,虽费工夫,可一次六发射出去,打出来,还是很痛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百多个军事学院的生员,编入了队伍之中,教导身边的同伴这如何装药,作战时,如何使用,这些,都是军事学院的学员们在西山反复的练习之后积攒的心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匹马,除了一匹驼载着口粮和物资之外,两匹马专门用来换乘。

        越往北走,便越是严寒,有时这大雪,一下便是一两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些早已习惯了严寒的鞑靼人和女真人,却对此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什么苦头都吃过,且身子骨结实的很,他除了一路带队急行,还需一路绘制地图,思考着即将到来的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些都不是必要的,必要的是,制定一个契合的战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萧敬,冻得哆嗦,正午下马休憩的时候,萧敬拐到角落里撒尿,立即有十几个眼睛,悄悄的躲在不远处的雪松背后好奇的看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是汉人也好,是女真人还是鞑靼人也罢,人类同样充斥着好奇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萧敬发出了尖叫。

        雪松背后,一个鞑靼人激动的嘟囔着:“我就说了,是蹲着的,是蹲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了尖叫,王守仁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躲在雪松后的人个个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自是不怕萧敬这样的死太监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他们而言,什么秉笔太监,什么东厂厂公,都没有丝毫的威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们害怕王守仁,一见王守仁,便如老鼠见了猫似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,萧敬是要告状,谁料萧敬嚎哭道:“这什么鬼地方,这是什么鬼地方,咱就撒个尿而已,这尿才出来,就冻成冰棍棍了,天哪,这样的鬼天气,这鬼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切了一刀,还要吃这样的苦,这是萧敬所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吃苦,那是活该,可自己哪,想到此,萧敬居然哭了,自己割了xx,还要受这罪哪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拍了拍萧敬的肩:“去喝几口酒,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伯安。”萧敬居然对王守仁感激起来:“你对咱真好,从前……我是不是对你有所误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误解。”王守仁道:“我历来不是一个讨喜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居然有点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在这孤独的大漠里,也只有王守仁,还将他这个太监当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至少,他和王守仁,还能进行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该死鞑子和蛮子,屁事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吁了口气,踩在雪地上,留下足印,口里呵着白气,因为方才泪水流在了面颊上,以至面上刺刺的,凝了一层冰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慨道:“咱这辈子,万万没想到,会受这样的罪啊,可是……又如何呢,是咱没将皇上伺候好,从前的皇上,想要做一个守成的天子,他做的不错,咱呢……也就那几分本事,倒也伺候的还好。可如今,陛下的心变了,他想有秦皇汉武一般的功业,可咱……还是那点儿本事,也难怪,陛下对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此处,他打起精神:“咱也要长点本事,等见了罗斯人,你别拦着咱,咱砸烂他们的狗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道:“我不会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萧敬突然觉得索然无味起来,王伯安是个总能把话聊死的人哪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他不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吃了两口酒,吃了些干粮。

        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舆图和指南针,他们已深入至大漠极北上千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蒙古人们,曾在这里留下过足迹,对于这里,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寻到了一些散落的小部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小部族,大多都是‘野人’,他们在这寒冷的环境之中,只需一个肉干,一点盐巴,便足以让他们对这提着刀的大队伍露出憨厚的笑容,以礼相待。

        问明了具体的位置……而此时……他们终于知道自己敌人的具体位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派出人去,吸引罗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斯人在乌拉尔山脉的南麓修建堡垒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……他们将这座堡垒,当做了他们向东开拓的前哨站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屡屡击溃了西伯利亚蒙古诸部之后,他们不但脱离了蒙古人的掌控,而且数十年征伐下来,已是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曾被蒙古人奴役的缘故,他们的骨子里,也有蒙古人不断开拓的基因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堡垒,将成为向东方进军的跳板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很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喜欢攻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此次来的仓促,整个蒙古、女真联军,根本没有足够的破城重武器,在这种情况之下,只能寻求决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只要发现了我们,势必会出了城堡进行决战。”王守仁笃定的道:“毕竟,在他们眼里,蒙古人,已经不足为患了。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守仁手指着这一片片白茫茫的白桦林,朝着乃人台等人道:“就在这里……这里林莽虽是稀疏,却不适合他们的方阵摆开,在这里决战,最好不过,所谓骄兵必败,他们在两个月前,击溃过我们,现在……他们定不会谨慎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传令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中,飘舞着雪絮,在狂风之中,王守仁大吼:“所有人立即休息,枕戈以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天气寒的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几个罗斯人发出狂笑,他们将一头白熊按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辜的白熊在地上拼命的挣扎,然后醉醺醺的罗斯人,举着酒瓶子,打开了塞子,将瓶中的酒水灌进了白熊的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熊扑哧扑哧的喘着气,它虽有利齿和厚实的熊掌,却似乎不敢逞凶,却是一副听天由命的小受模样,只是委屈的呜嗷呜嗷叫唤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浑身伤痕累累,显然已经挨过不少揍了,以至于,它的兽性都泯灭了许多,任由这些罗斯人欺辱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瓶酒灌进了白熊的肚子,白熊呜嗷呜嗷叫的更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灌酒的罗斯人,发出哈哈的狂笑,举起瓶中剩余的酒,倒入了自己的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座未完工的城堡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至于军官和士兵们,只好很委屈的在附近的林里搭起了帐篷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寒地冻,有人在地面上架起了铁锅,燃了火油将锅里的水烧热,有人坐在大锅里,赤身洗澡。

        贵族手里提着鞭子,将一群嬉闹的士兵打散,而后,回到了温暖的大账房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这里,一个衣冠楚楚的贵族穿着瑞典式样的军装,英武挺拔,一手插在腰上,聆听着报告。

        罗斯国横跨中西,正因如此,他们一面有着蒙古人一般的野蛮,可同时,也汲取着来自于西方的传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漂亮的服饰,就是自瑞典的巧匠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罗斯国伊凡三世去过世之后,瓦西里三世继位,这位大公乃是当初拜占庭帝国的公主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因而,瓦西里四世,已经渐渐不满足于全俄统治者的称谓,更希望借拜占庭帝国皇帝的身份,以东方统治者的名义,成为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的贵族,便是瓦西里四世的近臣安德烈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德烈代表了大公,前来视察这里,乌拉尔山脉以东的蒙古人,未来迟早还是罗斯人的心腹大患。因此,夺取东方的广大土地,以正教守护者的名义,将正教的影响,传播至东方,乃是大公委托给安德烈的使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城堡,已经修建了半年,为了维持修建,还有这一支乌拉尔山脉东南的兵马,从西方运来的给养惊人,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,这里的天气虽然恶劣,可只要建起了城堡,将来,罗斯国就可以更加深入东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德烈此时表达了对工程进度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其他随行的贵族则表示,这是因为前些日子,遭遇了蒙古人的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在此时,有人匆匆而来:“我们发现了蒙古人,有数千之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安德烈张开眼睛,他下意识的兴奋起来:“他们是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战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第三章送到,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