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书 - 穿越历史 - 明朝败家子在线阅读 -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:继续涨

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:继续涨

        证券大楼外,围来的人已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涨涨涨的声音,几乎已经冲破了云霄。

        置身在其中的人,个个已是浑然忘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夜暴富的神话,在这里疯狂的涌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等刺激,绝不下于金榜题名,又或者洞房花烛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从未这样激动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里布满了血丝,疯了似得手臂在半空中挥舞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一个个牌子挂出来时,他歇斯底里,喉咙都已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发财了,发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银子……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多好多的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本是绝望的股东和散户们,此时,个个像打了鸡血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也挥舞着手臂,跟着一齐欢呼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多的人,是羡慕,是赤裸裸的羡慕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当初,买了……抄了这个底……那么现在的自己,只怕也可以戴上大金链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可惜……可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渐渐暗淡。

        证券大厅里,锣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证券商行的红衣人们,开始驱赶来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交易停止了,明日请早。各位,各位,明日请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人们不肯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交易确实停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幸福集团的股价,固定在了二两一钱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没有跌停和涨停机制之下的幸福集团,足足的涨了七倍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浑浑噩噩的,还不肯散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人流,出了证券大厅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头,却有无数不肯散去的人,纷纷的裹着席子和棉被躺在了证券大厅的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货郎高呼:“棉被啰,席子啰……七十钱,只要七十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长长兴冲冲的去买了一套棉被,他高兴的像过年似得,抱着被子迎面看到了弘治皇帝和方继藩人等,显然,他对方继藩有点惧怕,可是内心的冲动,却还是让他忍不住得意起来:“老哥,你看,方才我咋说,抄底的好时机,必涨的,你看看,你若是信了我,今日就发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你可知道,我今日挣了多少?半亩地的宅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皱眉:“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睡觉呀,就在这里睡,回家,反正也睡不踏实,明日清早开市,肯定是人山人海,得赶紧抢着进去,不然这脚下地的地方都没有,现在是关键时刻,谁晓得明日会不会股价调整,得随时盯着价哪,一旦有意外,赶紧儿抛,迟了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一听,有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让人来此盯着,再快,这一个来回,终究要半个时辰,半个时辰,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不禁道:“继藩,继藩,去买几床被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啥?”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弘治皇帝拉着脸,瞪着方继藩:“回去也睡不着,还是守在这里踏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想要咆哮,陛下啊,不就是炒个股嘛,何至如此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翰林院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如往常一样,预备要下值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打收购了大家的股票,这些翰林们,对待他可客气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样的冤大头,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王不仕,大家当真要亏得裤子都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虽然这幸福集团里,大家都亏了不少银子,可至少,止了损,王学士买了单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大家看王不仕的眼色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怎么说,这样的傻瓜,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往常一样,大家下值时,难免呼朋唤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背着手,戴上了大墨镜,脖子上的大金链子挂着,下意识的,他掏出了一个金色的怀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怀表乃是西山精工所制,借鉴了钟表的经验之后,将这钟表浓缩在了一个巴掌里,这玩意,价格尤其的昂贵,一个匠人,没有半月功夫,就雕琢和打磨不出来,五百两银子,还不带还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王不仕的金怀表,是镶了金的,真正的精工打制,花费了三千多两银子,据说因为制造时间尤其的长,这三千多两银子买来,居然价格还涨了,市面上一表难求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看了看时间,啵的一下,将怀表合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啵的声,乃是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据说,为了制造出这怀表关合时的啵的一声,数十个钟表匠人,花费了数月的功夫,方才试制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的……就是这啵的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表一掏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啵的一下,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一看时间,再啵的一下,合上,徐徐的塞入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子,效果就出来了,哟,原来你还有怀表,且还是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次,王不仕打开怀表时,翰林们纷纷侧目,一个个看的眼睛要出血,有羡慕,有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收了这么多幸福集团的股票,居然……还买得起金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学士,我还有一个朋友,手里也有幸福集团的股票,您看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脸抽了抽,这些同僚,真的将自己当做冤大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的时候,还是他们卖,可到了后来,他们还帮着朋友和亲戚来卖,将股权,统统转移至自己的名下,这分明就是将自己当傻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幸福集团的股票,现在是二钱银子都无人问津呢,自己却三钱银子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性子好,见惯了起起落落,却也还是好脾气:“好啊,明日让他来寻我的小厮邓健来料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王学士真是……啧啧……”这翰林,发出了赞叹,心里却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,更多的是,是觉得王不仕滑稽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眼光好,什么懂经济之道,还是自己最聪明,趋利避害,这王学士,不过就是仗着有几个臭钱,亏得起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翰林听到了,也纷纷言不由衷的恭维起来:“咱们多亏了王学士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学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捷,大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外头,突然传来了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还在此做什么,大捷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的是一个书吏,各位老爷,各位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听罢,纷纷从各个公房冒出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大捷?

        “幸福集团,大捷了,消息已在兵部、通政司确认……证券大厅那里……要疯了,人山人海,到处都是人啊,那幸福集团的股价,一路长红,涨……涨了七八倍,现在已是二两一钱银子了,明日……怕还要涨,不得了,不得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书吏也要哭了,多好的发财机会啊,若是当初,自己收购一些,哪怕就是十几股,那也是小赚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,证券大厅虽已休市,可是你们出去,随便逮着一个人去问,谁能想到,幸福集团能大捷哪,不但是大捷,而且还是完胜,这简直就是暴涨哪,疯了似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王学士……王学士……”书吏像是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已听到他的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涨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嗯……这倒是一件幸运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翰林,纷纷冒头,有人下意识的围拢了上来,他们面上,还是没有表情,似乎这个消息,还需消化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背着手,笑吟吟的看着书吏: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书吏道:“王学士手里,一定有许多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多。”王不仕淡淡道:“此前持有了两百五十万股,后来,又收了一百多万股,前前后后,也就四百万股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百……还加了一个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收购来的股票,可都是……都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中,安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个人,依旧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淡淡道:“若是当真暴涨,真有二两一钱银子,那么……倒是老夫的运气了,今日,也就挣了个七百万两银子,还好,老夫今年是本命年,按理来说,时运不太好,可谁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七百万两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数目,是所有人,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翰林们脑子里,开始飞速的算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很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某种程度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消息,需要大家继续的消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书吏吓尿了:“王学士,您……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算什么,老夫又不爱钱,钱对老夫而言,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,一个人,德行最重要,其次是他的学问和底蕴,金银,反而是最次要的,老夫希望将自己学问,传承家业,不靠这些财富,银子有固然好,没有,又何妨呢?无喜无忧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不仕又取出了金怀表,啵的一声,打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看时辰,抬头:“时候不早,回家,读书去。奉劝诸位,股市涨跌,不要太放在心上,银子毕竟是身外之物,德行和学识,才是人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,一个人,若是太看重这些,便为这金银所驱使,反而成了它的奴隶。子曰: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.贤哉回也!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一顿,又道:“子又曰:饭蔬食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.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焉。我等圣人门下,当如是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抬腿,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……一个翰林噗的一下,喷出了一口血,接着,整个人直挺挺的倒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……却没有人搀扶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依旧如木桩子一般,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依旧……还是沉默。